陈赓日记摘抄
时间:2012/8/2 10:22:11

陈赓日记摘抄

按:

 

陈赓将军于一九三八年六月十一日至九月二十八日,率领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活动在豫北,现将一九八五年战士出版社出版的《陈赓日记》中,有关辉县部分摘抄如下:

“七七”纪念

    今日一时三十分各部进入战斗。结果:七七二团第三营袭占汤阴南关,日寇闭城固守,仅以机枪向我乱射,恐慌万状。我未攻坚,当将南关伪县政府保安队解决,获枪约四十支,俘虏约二十人,毁坏汤阴车站附近铁路约一公里,担任破坏汤河桥之第二营,未完成任务。七七一团一营将汤阴以北铁桥全部炸毁,十天内恐难修复,毁路一段,砍电杆五十余根,我完成任务后,时已拂晓。安阳之敌,乘车增援,见我已严阵待彼,中途折回,我即安全撤回。下午各部仍回洪河一带休息。这是我们以实际的行动纪念“七七”,一般说是胜利完成了。

此次缺点:(1)行动欠协同,七七一团一营过早爆炸,以致惊动汤阴敌人,使早有戒备,伪保安队亦乘机逃脱一部。(2)因为新战士的惊慌,使部队一时紊乱,使汤河桥破坏不成。这次我们负伤战士十五人。

七月八日

为避免敌机扰乱,部队趁雨撤回东姚以西山西村一带休息,准备完成“七七”纪念周工作。

七月九日

赵基梅【赵基梅,我一二九师组织的一支游击队的领导人之一。该游击队通常指其领导人的姓氏称为赵(基梅)涂(锡道)支队,有时亦称赵支队。】来部,令其确实侦察淇、新乡、辉等县敌情,以便进行新的机动。师电令集结合涧附近休整,并准备新的机动。

晚参加七一二团特别小组会议,我特别提到干部训练与新战士在最短时间内成为熟练战士之重要。因干部伤亡,新的提拔,质量上有了改变,特别是大批的新战士参加,战斗员质量亦有变化。

七月十日

今日补开“七七”纪念及庆祝中共十七周年大会。七七二团、七七一团一营、四支、旅直全部到会,并有当地区长及群众二百余人参加,会场挤得无一步余地,情绪甚热烈。我因痔疮关系,不能多说话,仅宣读中央慰问电及八路军一年胜利缴获统计,但已吃力不小。散会后,各部举行聚餐。

我们的积极合作,更吸引了群众对我们的拥护。林县县长送二千余双布鞋,全部作为慰劳品。上层分子对我们观感大有改变。我们现在组织群众团体,在林县、汤阴已取得合法地位。

七月十一日

为避免敌机扰乱,今日三时出发,十时许各部到达林县以南合涧附近之原康及连家坡一带,旅部住连家坡,部队快要进入宿营地时,敌机十一架,甫从东北飞来,经我头上,我隐蔽迅速,未被其发现。

【资,即资建侯。】率步一连到平顺接运弹药及慰劳品。派七七二团敌工股长及李明【李明,时任三八六旅司令部第四股股长。】等三人检查四支队工作。发出五天工作纲要。

七月十二日

汤阴县长介绍浚县先进分子常、齐二人来部,辗转追随我军凡十余日,要求我们派人到浚县领导游击战争,并愿接受我们的领导。

下午又下雨,令人心焦。

派出政工人员帮助整理四支队。

七月十三日

师电,十六日晚到十七日晓,在平汉、津浦举行第四次总破坏,使敌人穷于应付,令我旅担任道清线之破坏。计算时间旅程,无法赶上,即电令韩团单独执行,并具体指出破路动作的要领。

派侦察股长高厚良率便探一班,由赵支队掩护,前出新、辉附近侦察,并限十六日回报。

今日又大雨终日。

七月十四日

集总为了推动各师工作,令各师组巡视团,互相检查工作,一一五师巡视团五人来本旅巡视。

资建侯领来六五子弹、炮弹回部,并领来一批慰劳品—牛肉罐头、食品、日用品等共约数百件。令各部平均照人数分发,并在战斗员中说明慰劳品的意义—群众对我们的拥护与热烈的期望。

民军【民军,指河北民军,系国民党河北省的地方武装。】副指挥及其政治部主任闻允志来访,谈甚久。此二人颇进步,民族意识甚高。

七月十五日

彭雪枫【彭雪枫,我军著名指挥员,抗日战争时期曾任第十八集团军驻太原办事处处长、新四军第六支队司令员、第四师师长等职。一九四四年在作战中牺牲。】介绍第五战区青年军团匡亚明来访,据说奉李宗仁命派赴山东省政府为省政委员。谈约数小时,并以许多胜利品陈列,他甚感兴奋。午餐后,令纪支队派队保护送到古城。

下午与一一五师巡视团谈话,他们政治工作确较我们进步,有许多可供我们学习之处。

七月十六日

规定筹粮办法五项,令各部执行。

七月十七日

预拟在道清线上的行动纲要。

其一,(甲)肃清辉县及获嘉伪军,并相继袭占辉县。(乙)本月十九日,赓率四个营,以一天半行程,经西平罗,二十日黄昏进到高庄镇,乘夜突然解决辉县以北百泉、马桥及辉县西门一带之伪军,主力集结辉县东北,相继袭占辉县,并准备及时打击可能由新乡来援之敌。(丙)赵支队二十日进至辉县以东山地,并以一部伸至潞王坟,分向汲县、新乡方向游击,保证主力左翼之安全。(丁)补充团除以一部于二十日黄昏进到土高东南,乘夜突然袭击获嘉附近伪军,干脆歼灭之。(戊)二十一日拂晓前,各部均离开袭击地,撤至纵深,隐蔽休息。

其二,二十三日起决定以赓率四个营及补充团,同时解决薄壁及武家湾之徐向九匪部。

其三,全部集结孟村、大东村一带,大量彻底破坏辉嘉至博爱段之铁桥铁路,并消灭此一带伪军和护路日军。

其四,集中全力进至博晋公路【博晋公路,由河南省博爱县通往山西省晋城县的公路。】,伏击敌人之辎重及运动中之日军。

七月十八日

决定明日出发,令各部今日须完成行军准备,设伤员收容所于合涧附近,各部不必要的笨重行李亦留守于此。

四支队的整理,有了显著的进步,决定留该队主力位置姚村附近。开展林、汤、安、平汉线工作,并向水冶、观台积极游击,有计划地配合友军,不断破坏平汉交通,暂以一个中队掩护我伤员收容所与临时后方。

派资建侯赴平顺领款。

廖肇杭【廖肇杭,时任三八六旅旅部书记(相当于秘书)。】,率工作连及学生到黎城。

七月十九日

昨晚雷电交加,暴雨如注,几通宵不停,令人焦急万分。拂晓派人侦察,报以水深泥滑。又据赵支队报告,“部队出动,现阻于水,无法通过”。只好忍气吞声,暂时停止行动。

一一五师巡视团到七七二团,当令该团召集连以上干部会议,接受一一五师的工作经验,特别是学习他们党的工作及教育工作的新的经验。

余益元调来旅部,我对他的批评,看来他还未能诚恳接受,对他仍须作艰苦的说服。

下午雨止,但乌云四布,危险万伏。黄昏后,令人咒骂的雷雨,岂止倾盆,简直是覆海而来,真使我哭笑不得,只好大骂一声汉奸的天气!

七月二十日

拂晓观望天空,白云轻淡,半月高挂,似乎对我含着胜利的微笑。如今日可望无雨,即令各部照十九日命令出动。但是许多道路还是被大水淹没着,泥深如浆,稍一不慎,即有滑倒之危,过香木河,水深及腹,许多战士都赤着下部。

部队在鹿林娘娘庙一带宿营。

今日派张宏义经过林县政府的引导,挺身入水冶,劝说伪副军长徐某反正。

七月二十一日

部队早六时出发。我提早一个钟头先行,赶至先头营。大路还被水淹没甚多,许多庄稼亦被毁坏,联想到今晚夜行军的困难,真是不堪设想,此时远望着西南两方,又是乌云层层,雨鬼又露着凶恶的面孔。但我决心已定,任凭它怎样的狂风暴雨,决不变更行动计划。

到达南村,仅为十时。令部队在此造午膳,睡眠二小时,然后作战斗鼓动,准备十六时出发。

赵支队亦到此,当给以任务,令其十五时出动,由南村迂回到辉县东北山地平汉线附近,分向新乡、汲县游击,保证我袭击队之左翼安全。

各团营大行李均置于此,以周希汉【周希汉,时任三八六旅参谋长。】总其责,并派一步兵连掩护之。

我十二时率领各团团级干部及参谋带通信连先行,进至大佛殿708.4高地,侦察地形。此地甚险要,仅一路在山峰间穿过,左折右转,当地人名为十八盘(但绝不止十八盘),大有贵州娄山关之险,了望开阔,望远镜中,新乡、获嘉近在咫尺。

召五日前派出的侦察参谋询问敌情、地形,知辉县附近敌情仍无变化。当即下达命令,其要旨:(1)估计新乡、汲县之敌增援辉县之可能较少(因为连日大雨,道路一部被毁,车行困难故也)。(2)七七一团一营经高庄、金章、大小槐树,袭击百泉伪军。(3)七七二团一营(缺两个连)经高庄、小屯、东刘庄,袭击樊寨伪军。(4)以七七二团共七个连经小屯、东刘店袭击辉城西南两门之伪军和伪政权机关,相继占领该城。(5)以七七二团第三营为总预备队,位置于百泉东南621.5高地。(6)袭击开始时间,为闻得辉城开始射击时(不能超过下夜一时),即同时动作。(7)我随第三营前进……。约十七时,部队已陆续到齐,即令停止于此,令连以上干部详细研究地形及任务。部队轻装,被毯包袱均留置此地。战士经过政治动员后,勇气百倍。

十九时开始接敌出发,我随先头连前进。高厚良事先已为各营选择好了有民族觉悟的向导。到高庄,天已张开黑幕。大群大群的战士们尽在黑夜中摸索前进。道路有些被冲坏,有些被水淹,到处必须迂回。我是有马而不能骑。四空的乌云,远远的雷电,一步一步向我们逼来,但它们决不能挫折我们的勇气。夜色如墨,对面不能辨别人物。轰烈的雷声,震耳欲聋,田野间喧闹的蛙声虫声都听不见了,一切似乎都被雷震所征服,然而那间断的一刹那一刹那的闪电,却对我们帮助不小。在黑得象冲洗照片的暗室一样的夜幕中,借着闪电的照耀,远看战士们急促的身影,象长蛇一般向前迈进。哪里有水,哪里有个缺口,刹那间都使我们得以看清。掉落了队伍,也利用这一刹那,疾步赶上。有时闪电来得太猛太强,也可刺耀我们的眼睛,突然丢掉视力,但是一闪之后的余光,仍可作为我们的照明。每一次闪电,就是我们跃进的时间,继发的雷声,仿佛我们前进的鼓乐,使我们这次进军更加壮观。这样,大家反到感着无限的兴趣。

正当乌云越压越低,人们都预感着顷刻间将身无干纱的时候,又发来一阵一阵的狂风,卷起的沙土触面如刺,大家的眼睛都缩得仅留一线之光。我的眼镜上时常受着沙石的袭击刺刺有声。阵阵狂风,虽使我们的呼吸更加短促紧张,但是却驱走了压顶的乌云。这样,两次临头的大雨,两次都是借着风力驱散。有些人说,今晚是马克思在天有灵,又有些人说,是中山先生在天有灵,倒诱起了一场小小的辩论。

向导告以目的地仅三十里地了,队伍顿时沉寂下来,静若无人,大家均预备着格杀一场。

十二时许,各部均到目的地,忽然枪声发自辉城南门。霎时间,城的四郊,枪声、机枪声、手榴弹声,一触即发,与雷声交响。

两小时后,几处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预定袭击得手的信号发出了。指战员们均欢喜若狂,谁也顾不了静肃,胜利的歌声立时四起,枪声渐渐稀少了,雷电亦由近而远,似乎它的掩护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该隐退了。雨始终未曾下来,使我们保持不被雨湿,只被汗湿的最后胜利。看表已到四时,我即发出胜利的撤退信号—胜利的前进号音。

战斗结果:各营照命令完成了任务,袭入西南两关,占领两小时,将伪军、伪区署、伪商会全部解决,与城上伪军互以手榴弹抛掷,机枪对射。敌恐慌万状,机枪大炮无的乱放。樊寨伪军固守城堡,我奋勇接近堡下,作多时宣传,伪军犹死不缴枪,顽固抵抗,最后只好放火,将其焚毙。百泉伪军大部分于黄昏时撤走,留下一部死守城堡,经我奋勇攻入,敌由地洞逃脱。此次共获长枪五十余支,轻机枪一挺,俘获三十余人,毙敌数目总在二百以上。我亦伤亡二十余人。

七月二十二日

拂晓,各部均按计划撤回高庄及其以南一带休息。所获俘虏,许多未穿上衣,或者是赤着脚,因为他们是睡梦中仓皇应战,来不及穿着。看此狼狈相,沿途群众均向之讥笑。

我由高庄直回南村,经大佛岭,遇辉县县长及民军一部,谈约一小时。

前进时勇气百倍,但归来时,已是疲惫不堪。昨夜不能骑马,今日马又掉掌,只好步行,确使我相当困难。到达南村又是大雨如注,南村四周尽为水淹,恐怕今天部队是避免不了淋雨了。

黄昏前各部均回南村,以电话规定各部明天工作后,十九时就寝。

七月二十三日

雨仍是不断地下,河里的水已与岸齐,我们的行动将又遇着困难。

电告韩团侦察敌情。

各部均洗衣擦枪。

七月二十四日

准备二十五日出动,执行预定的第二次计划。令各部队作准备,规定每人至少须备有一双草鞋。令赵支队派一个连明日护送伤员到合涧,并规定七七二团卫生队赶制担架。

辉县关县长来访此人确能艰苦地工作,民族意识很强,为河南省政府委任的合法政府。此间土匪文起亮部受第一战区【第一战区,其作战区域为平汉路方面及翼南、豫北地区,当时的司令长官为程潜】借抗战名义,到处诬人为汉奸,掳人勒索,以至挡路截枪,无所不为,并自委县长,到处设立税收机关,专门搜刮发财,群众怨声载道,甚至企图暗杀关县长,阻碍其县政的推行。我决定帮助这一合法政权的建立,采取协商调解的办法,统一政权。

七月二十五日

昨晚接刘电,二十五日可到西平罗,决今日停止行动待他到来,并电韩团。

规定两天工作计划,派平汉支队长赴文亮处。

七月二十六日

刘电:在合涧停一日,处理后方伤员。

七月二十七日

今日大雨终日。

一战区游击队派其政训处副主任来联络,我谈到关于统一政权问题,未得结果。

据李宜之报告:温部【温部,国民党土杂部队。】大部集中黄水口,并向我方构筑工事,做贼心虚,可笑。

刘黄昏抵部,谈至下夜一时许始寝。

七月二十八日

南村一带,房屋狭小,部队拥挤不堪,加以病号丛生,刘又必须了解本旅情形及传达新的指示,部队必须停留几日,决定全部移至西平罗及其附近。十四时抵西平罗,决定三天工作计划。

给韩团电示,其要旨为:(1)准备八月二日以前集结南村,归来随主力行动。(2)行动前应于二十九日晚以全力袭击获嘉段,并大量破坏该段铁路桥。

七月二十九日

刘召集团以上干部讲话,了解各团情形。韩来旅部。

七月三十日

敌有沿道清线东退模样。电韩团破坏获嘉、修武段铁路。

辉县县长来部,并招待伪军代表,彼等表示反正诚意。

七月三十一日

与刘决定破坏平汉线,实行第五次总破坏,本旅担任安阳到新乡段之破路任务。

“八一”纪念

本旅今日举行盛大“八一”纪念会,赵支队及第一纵游击队,当地群众均参加,共约万余人。刘病,我作报告:(1)说明“八一”纪念意义;(2)揭破日寇欺骗宣传;(3)我们的任务。

晚演剧,甚热闹。

电令韩团务必坚决破坏铁路,并停止东来行动。

八月二日

刘召集巡视人员汇报,费时一日。

再电催韩团报告破路情形。

八月三日

召集小组长、排长以上干部会议,刘报告达一整日。

韩团电告破坏修获段铁路约二百米,断电线柱百余。

八月四日

召集团级干部座谈会,七七二团干部颇有些自我批评精神。此会收获较好。

八月五日

苏日张高峰事件【张高峰事件—一九三八年七月底八月初。日军在中、苏、朝鲜交界处的张高峰地方向苏军挑衅,遭到苏军的有力回击。八月十一日,双方在莫斯科签订停战协定。当事件初起时,把抗战前途主要寄托在外国援助上面的国民党政府,借此大力张扬,希望苏联出兵。】,国民党甚重视,国民党并以此作为苏联出兵宣传,企图从日苏战争爆发中得到便宜。

我率四个营执行破路任务,下午进到鹿台山及其以东宿营。

八月六日

下午一时由鹿台山出发,黄昏到达杨闾,了解情况后,决心:(1)以七七二团全部袭击潞王坟车站,并破坏其附近铁桥。(2)以七七一团一营附工兵一排破坏汲县附近之仁里屯铁桥。

各部均约二十时出发。我随七七二团前进。二十四时进至潞王坟,离车站尚有四里,即闻轰然之声,几如山崩地裂,发自汲县附近,知一营已在轰炸仁里屯铁桥。此时所得情况:“日寇约四十名,机枪四挺,小炮两门,固守潞王坟车站,围以铁丝网两道,附近房屋可以为我们利用而又接近的,均被焚毁。”部队摸索前进,我到达离车站约一华里的小高地上,即闻机枪声,继以手榴弹声,我第三营十连及十二连已冲破两道铁丝网,接近敌人,占领车站矣,即令第二营及工兵连立刻破坏车站以西铁桥两座,第一营即位置我所在之小高地,准备迎击可能由新乡来援之日军。此时轰轰之声三响,震动山岳,两座铁桥已在空中飞舞,我三营占领车站,敌一部退入票房(敌驻地),一部由地洞逃脱,大部仍固守楼上,以手榴弹向楼下投掷,以致许多胜利品不能搬出。我十连二排长从容扒上房顶,将日旗夺下,然后放火焚烧。一时火光烛天,呻吟声不断从楼上发出,弹药爆炸声,胜似过新年。这是给侵略者的回答,让这般侵略者的“英雄”们领教领教咱们八路军的厉害。

天将拂晓,发出撤退号令。据检查,共获步枪十支,日寇大部被焚毙,共炸毁铁桥两座,破路一段,计百余米。

八月七日

十四时前,各部均照原定计划撤回杨闾附近。七七一团一营报告,未经战斗,顺利将仁里屯铁桥彻底炸毁,几日内无法修复,汲县之敌恐慌万状。

函关县长来此处理此间县政。

八月八日

据我侦察报告,今后敌完全停止车运,赶修铁桥之车数辆,行至潞王坟破桥处翻车。六日晚战斗,潞王坟车站日寇被焚毙二十七名,被击毙约十名,车站资料全部被焚。

关县长在此召集乡绅集会,组织区署,我参加做报告。

七七一团一营归还建制。

八月九日

刘电,博、沁【博、沁,河南省北部之博爱县沁阳县】之敌约九千人有西退模样,令我率七七二团和补充团配合骑四师行动,破坏道清线。

八月十日

率七七二团到赵窑,集便衣队约三十余,携手榴弹、手枪及轻机枪二挺,准备突然袭击在百泉洗浴之日军。这几天日军不敢出城,我亦未达目的。翟河伪军有悔过意,可以争取,决定不予歼灭,并赞成关县长收编。

八月十一日

今日由赵窑出发,经高庄镇、召赵基梅给其任务。下午一时到达褚丘。

张高峰事件有扩大可能。

刘令田团【田团,即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团长为田守尧同志。】归我指挥。

八月十二日

我到骑四师,与副师长张东凯协商解决王白头部【王白头部,当地土匪部队。他们假借抗日之名,行破坏抗日之实,广大群众深受其害。】及配合大举破坏道清线事,结果:(1)程潜令骑师协同八路军解决王匪,但朱怀冰【朱怀冰,国民党军第九十七军军长兼第九十四师师长,极端的反共顽固派分子。在第一次反共高潮中,曾率部向我第十八集团军总部所在地太行山区进攻,遭到我军痛击。】不愿意,因朱企图收为己有,决定暂缓几日。(2)破路协同部署:A.我朱团【朱团,疑系“田团”之误。从八月十八日日记看,担任修武至狮子营间破路任务的部队是田团,而不是朱团。】担任破坏修武至狮子营间之铁路。B.我补团担任破坏狮子营至获嘉团间之铁路。C.骑四师担任破坏获嘉至大召营间之铁路。D.七七二团担任破坏大召营到新乡间之铁路。E.铁道总队担任对修武、武嘉间之重要桥梁之破坏。F.行动日期为十六日,晚二十四开始。

下午到补团,听取关于补团情形的报告,并给予十六日晚的任务。

八月十三日

召田团吴政委【吴政委,即六八七团政委吴信泉同志。】来补团,给予十六日晚任务。该团团长率两个营到路南,一时不能赶回。

下午回部。令各兵团赶制破路工具,并深入政治动员,彻底完成十六日晚任务,作为友军模范。

田团报告,昨日我一排人袭击运动中列车,该车出轨,我获步枪四支,轻机枪一挺。

又韩团报告,以一个步兵连破坏获嘉附近铁道约六七米。

八月十四日

参加七七二团干部会议。

检查各团准备工作,特别是工具准备。

八月十五日

商定十七日晚协同解决合河伪军。

八月十六日

各兵团按照与K4D协商之计划行动。我为指挥各兵团便利起见,今日暂留褚丘。为配合K4D协剿合河伪军事,下夜二时赶赴马营。

八月十七日

上午十一时,七七二团胜利撤回马营。

K4D派参谋持张【张,指国民党骑兵第四师副师长张东凯。】函,谓“王【王,骑四师师长王奇峰。】意:部队过于疲劳,要求改期”,当以二十日晚执行为复。

部队仍回褚丘休息。

八月十八日

根据各报告,除友军朱怀冰九十四师陈、潘两旅未得通报不明外,我们和K4D协同动作结果如下—

(1)我田团(缺两个营)在修武至狮子营间,共毁铁道约三华里(恐计算失实)。

(2)兵团在狮子营至获嘉间,破路约二华里,计烧毁枕木一百六十跟,铁轨三十七条全部搬运铁道线外二华里之处埋藏,其余铁轨仅将道钉拔去,又毁电杆四十七株,电线全被群众收去。我袭狮子营留守站之日军未得手。

(3)K4D担任破坏辉嘉至大召营之间的铁路,其十二团及徒步团因担任区域内之大召营之日军先我占领铁桥,破坏部队工作甫开始,敌即射击。十一团及徒步团与敌激战终宵,以致破坏工作未能按照计划完成,战到拂晓,敌铁甲车赶到,我即撤回,此次敌伤亡六七名,我伤二名。骑十一团因在西翼,得照计划完成,据说破坏成绩很好。

(4)我七七二团担任破坏大召营至新乡之线,发动群众二百余人参加协助,共毁路约七百米,轨道、道钉大部被群众搬运回家,枕木全部烧毁,并炸毁距新乡八华里处之五孔铁桥一座(因炸药不够,未能彻底)。大召营车站之日军七十余人出站向我袭扰,被我击溃,退入车站。我获步枪一支,机枪弹夹数个。

八月十八日

再电各兵团,准备第二次配合友军,再度大举破坏道清线,应根据十六日经验,积极准备,赶制破路工具,并深入政治动员。

据侦察报告,我们这次在道清路的破路,给道清西部之敌以非常严重的打击。从十七日晚到现在,根本不能通车,恐再有五日亦难通行。现在敌已大感恐慌。今日敌步兵六百,炮六七门,由新乡步行进到获嘉。午后由获嘉到前寺庄之敌约八十余,搜集破坏的铁轨、枕木、道钉、铁钩等物。又据,新乡今日开去工程车一列,在我们破桥处停止,并有日寇三百余人开赴大召营车站,一部在路北散开,掩护修路。当令各团作必要的准备,并各派出一部积极袭击掩护修路之敌。

八月十九日

到骑四师商量协同消灭合河伪军的具体部署,决定二十一日拂晓动作。

八月二十日

敌仍在各破坏处修路,沿线群众被其枪杀者不下数百,我补团昨以少数部队袭击修路之敌,击毙数人。晚,我率七七二团进到赵固,准二十四时由赵固直趋合河。

八月二十一日

1.骑四师担任进合河西门和南门,七七二团担任进东门和北门。2.第二营由赵固直趋大槐树,主力经马营、永康进西门,以一部分堵东门及北门,防其逃脱。我与骑四师会合后,经过交涉,未经战斗,即得入城,但敌终于恐慌,当向北门企图逃跑,我北门堵击部队不机动,让其逃脱。结果我仅获步枪共三十余支,马十余匹,骑四师获步枪二十余只,轻机枪一挺,伪区长被俘。下午部队仍撤回褚丘。

八月二十二日

程潜电:沁阳之敌约四千余人,分途向南进犯,企图不明,我田团报告,博爱之敌约二千余人已到焦作,有东犯模样,当令:1.田团营随时准备袭伏东犯之敌,并与韩团取得密切联系,必要时宿入纵深小庄、回头山一带。2.补团应以一部经常向获(嘉)修(武)间袭伏敌人,破坏交通,与田团及骑四师取得密切联系。3.七七二团应以不大于一营之兵力同获(嘉)新(乡)间游击袭伏,与K4D取得联系。4.准备二十四日配合友军再度破坏道清线。

骑四师副师长张东凯来访,谈甚恰。

八月二十三日

令希汉携马八匹送骑四师。

约十时,南面发现炮及机枪声,令各部作战斗准备,并向获嘉方向派出侦察。

王白头派政训主任来,企图(此处缺字,原文如此—编者)我收编,我只好一笑置之。

发出二十四日晚行动命令,并令坚决完成任务。

师电令:二十七日晚到二十八日晨进行平汉、正太、道清第六次总破坏,我除指挥田团及本旅外,同时指挥赵、谢【谢,谢家庆同志。当时,他所指挥的挺进支队,与赵(基梅)支队,纪(德贵)支队同在平汉路沿线活动。】、纪等支队在平汉线的行动。我们为了趁道清路刚修复(据报今日可望通车),再给以破坏,使敌人疲于奔命,并直接威胁沁阳南进之敌,有效配合友军作战,故决定道清线行动提前于二十四日实施,平汉线仍照师规定时间进行。

八月二十四日

各兵团今日均出动。

先国【先国,即丁先国同志,时任三八六旅补充团政委】来,我向他提出:(1)对补团应进行艰苦教育,保持我们的传统,反对军阀主义与封建残余—严格纠正个别打骂现象与拜干妈的恶劣现象;(2)提高军事纪律,加强各级负责制;(3)筹粮问题的几个办法;(4)薄壁侦察。

八月二十五日

道清路经十六日晚的大破坏,直到二十三日才修复,甫经通车,昨晚又被我协同K4D大举破坏。结果如次:

一、我六八七团在修武、狮子营间破路一华里,并炸毁铁桥一座。

二、我补充团在狮营、获嘉间破路约六百里,毁电线柱七十三株,烧枕木一百三十根,毁路轨十余节,破坏铁桥二座,共十二孔,道钉、夹铁、电线悉为群众运回。

三、K4D在获嘉与大召营间挖毁路基据说三千米,焚毁枕木百二十余根,卸下路轨十一节,炸毁八节,割取电线一百二十斤,截电柱三十余株,破坏大召营西三孔铁桥。

四、我七七二团在大召营与新乡间毁路约四百米,枕木尽焚、铁轨、道钉、夹铁、电线均为群众运走,并将新乡西八里之六孔铁桥全部彻底炸毁,修复甚难。

昨晚的大破坏,较十六日晚更彻底,更难修复。但十六日晚的破坏,给敌人的困难已是不堪设想,从十七日起敌人调动忙碌,大兵掩护修路,道清线上的炮声总是不绝于耳。那么,这次敌人惶恐紊乱将更加可观了。

八月二十六日

今日去K4D与之交换工作经验,遇王白头,满脸烟容,令人一望而知为流氓。据说王部今日大部出发路南,其目的为跑反性质。

八月二十七日

今日雷雨交作。

敌在华中战事无进展,晋豫之敌在蠢动着,其企图似为策应对武汉的进攻。同蒲路之敌由永济经解县向风陵渡前进,博沁之敌向其西南进犯,似为渡河模样。我们这几次在道清线的破坏,对博沁西南来犯之敌确给其打击不少。近日我军还将有大的行动,令各团做好准备。

八月二十八日

骑四师向孟县西进,朱怀冰嘱我们派队担任新乡到修武线的破坏。师首长决心以我率七七二团与补充团在汲、淇间破坏平汉线,并肃清扈全禄伪军,尔后向北扫荡至安阳线之伪军。道清线以赵支队及道清游击队担任破坏。

集总令六八七团尾追沁、济西南犯之敌,明日出动。

八月二十九日

到薄壁慰劳骑四师伤员。

令补充团开进褚丘。派出侦察。赵基梅受领任务。

八月三十日

正准备明日出动,忽接刘电:敌占济源后,以一部西进,主力南犯,有渡河企图,风陵渡之敌亦有渡河模样,令我率七七二团、补充团及六八七团袭伏沁、济间之敌。我为有力地和直接地配合友军。决于二日晚三度破坏道清线之获、修段,并令赵支队继续在该线活动,不断实施破路任务。部队五日西移。

八月三十一日

召回向东派出之侦察。给予各团二日晚破路命令,参加补团特组会议。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