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一章1
时间:2012/9/27 15:20:20

第一章 

巩固新生政权和恢复国民经济

194924日,辉县全境解放。25日以后,中国共产党辉县县委、辉县人民政府进驻县城。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全县各界万余人集会庆祝,31.7万辉县人民成为新中国、新社会的主人,翻身得解放的人民群众欢欣鼓舞,从此,中共辉县委员会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由领导人民以夺取政权为主要任务,开始转入人民政权的建设、巩固上来,党的历史地位和任务发生了根本变化。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头三年,辉县县委领导全县人民完成了土地改革,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彻底消灭了封建剥削制度,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和三反五反运动,在胜利完成艰巨的社会改革任务和大力支援抗美援朝战争的同时,到1952年年底,全县工农业生产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全面迅速恢复了遭受严重破坏的国民经济,巩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为开展有计划的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创造了条件。

 第一节 辉县人民政权建立后的形势和任务

一 、辉县人民政权的建立

辉县解放区是豫北新乡地区建立时间最长的解放区,19284月就成立了中共辉县的第一个党支部。19404月,中共豫北地委组建了中共辉县委员会。19437月,辉县抗日政府正式成立。194924日,辉县全境解放后,辉县人民彻底摆脱了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祖祖辈辈当牛做马,受尽压迫和剥削的辉县人民成为这块土地的主人,获得了新生。辉县县委在取得剿匪反霸的胜利和土地改革顺利进行的同时,选举组成辉县人民政府,筹备和召开了各界人民代表会议。

辉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是在新中国建立初期,人民群众尤其是新解放区的人民群众还没有完全发动起来,还不具备普选人民代表的条件,根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的规定和各界人民代表会组织通则召开的。它是辉县人民政府传达贯彻党的政策、联系群众、接受监督的协议机构,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行使民主权利的有效形式。人民代表会议讨论辉县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重大政策和发展计划,并做出决议,由政府执行,人民开始行使当家做主、管理国家的权力。

194912月到19532月,辉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召开过六届共11次会议。

(一)行政区划的变更

194910月,辉县县政府改称为辉县人民政府,属平原省新乡专区,全县设10个区,335个行政村,1267个自然村。第一区城关、第二区南寨、第三区上八里、第四区高庄、第五区常村、第六区峪河、第七区赵固、第八区薄壁、第九区南村、第十区夏峰。全县设10个区委,基层支部263个,党员2963名。1953年在区与村之间设乡112个。1954年城关设镇。1955年为加强乡人民委员会的领导,撤销9个区,只保留南村区。1956年全县设16个中心乡,作为112个小乡的指导机构。区设党委,乡设党支部或党总支。境域面积2007平方公里,总人口34.9万。

(二)行政机构的建立和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根据上级指示,辉县人民政府在原有行政机构秘书室、民政科、财政科、建设科、教育科、司法科、公安局、税务局的基础上,1950年又增设百泉河务局和邮政局、电话局。1951年增设粮食局,1952年增设工商科、统计科、卫生科、人事科、财政经济委员会、扫除文盲工作委员会,将司法科撤销,成立辉县人民法院。  

1955年邮政局与电话局合并,成立邮电局。建设科撤销,成立农业科、林业科、水利科、交通科。增设计划统计科、财政办公室、手工业管理科、文化科、检察院。

区级政权组织——区人民政府逐步建立。下设民政、公安、钱粮、农业、文教等部门,另设人代会(土改时为农代会)、武装部。

村级政权组织也日益健全,各行政村设有正、副村长。下设人代会主席(土改时为农代会主席)、武装委员、财政委员、民政委员、治安保卫委员、文教委员等委员。各组织机构均由所在村(包括自然村)群众选举组成,机构设在行政村,各个自然村也有专人负责,并发展了民兵、妇女、青年团组织。

建立各级政权和党组织,需要大量党政干部和专业人员。干部严重不足。辉县人民政府在县城招考一批城乡知识分子,充实中小学教育,同时选拔一批优秀农村干部做城市经济工作。到1953年,国家行政干部从不足300人增加到854人。这些干部主要分布在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农林水牧、财贸和文教系统。

二、辉县县委和县政府面临的形势和任务

   19492月,辉县全境解放,人民开始过上安定和平的新生活。但是,阶级敌人并不甘心于他们的失败,总是千方百计妄图推翻人民政权,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土匪、恶霸、反动会道门等反动势力仍在秘密活动,他们互相勾结,串通一气,或进行造谣活动,扰乱民心;或组织地下武装,妄图暴动;或利用封建迷信,制造事端。他们伺机破坏,严重威胁着人民政权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这个阶段新区和半老区316个行政村的农民还未进行土改或土改未结束,党面临的形势非常严峻,任务还十分艰巨。

    由于帝国主义尤其是日本帝国主义的掠夺,国民党的长期腐朽统治,长期战乱的创伤和连年不断的自然灾害的侵袭,辉县的工农业生产极端落后,经济基础十分薄弱。1949年,全县31.7万人,其中农业人口有30.7万人,其他各业仅1万人。全县社会总产值3615万元,人均114元。其中农业总产值3506万元,占社会总产值的97%,工业总产值仅36万元,占社会总产值的0.9%;社会商品零售总额424万元,全县财政收入177万元。农民人均年纯收入47元,粮食亩产41.3公斤。辉县的现代工业基本为零,全县只有一个小榨油厂。个体农业和手工业是生产的主体,其他产业处于从属地位。加之国民党长期滥发纸币,造成恶性通货膨胀,物价飞涨,物资奇缺,投机活动猖獗,许多个体经营者停产歇业。19491月,困守新乡的国民党四十军7000余人侵入辉县县城。5日,开始分别在杨闾川、高庄、赵固、峪河等地88个村抢劫10天,所到之处,人民群众的粮物被抢掠一空。是年春天大旱,6月蝗灾遍及200个村庄,受灾面积达18万多亩,10月又有水灾,农民流离失所,此时仍有逃荒要饭卖儿卖女的。整个国民经济千疮百孔,人民生活极端贫困,社会购买力极端低下,因此,尽快进行土地改革和恢复国民经济,成为辉县县委和县政府的首要任务。

三、统一财经和稳定物价

    解放初期,辉县的财政经济面临着极其严重的困难,由于解放战争还在进行,军费开支浩大,人民政府又包下了大批国民党军政人员,同时还要有重点地投资恢复生产和交通,救济失业人员和灾民,财政支出大大增加。再加上国民党统治下形成的投机资本,凭借他们在市场上积累的经济力量,于19492月、4月、7月、11月和19502月先后掀起五次涨价风,给国民经济的恢复和人民生活造成了严重危害,搞得人心惶惶。据统计,1949年的物价比1936年上涨564万倍,上涨倍数令现代人难以置信,但却是毫无水分的事实。为了控制物价,稳定市场,安定人心,人民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有力措施。首先加强了对金融货币的管理,明令规定使用人民币,限期禁用国民党政府发行的金圆券,公布金融管理办法,严禁金银外币计价行使流通与私下买卖。1950年,中国人民银行辉县支行设立发行基金保险支库,开始货币发行基金的保管、调运工作,调节市场票币流通比例,办理损坏票币的回收、兑换和销毁等货币管理业务。

同时,贯彻执行国家有关法规,加强现金管理。规定一切军政机关的现金,除留若干近期使用外,一律存入银行。针对物价飞涨情况,政府查封投机大本营,实行折实储蓄,加强市场管理,以统购统销(纱布、米、面、煤炭等)和直接代销方式稳定市场零售价格,掌握市场物价领导权,如19493月,人民政府速令国营粮店向市场投放粮食14万斤,平抑物价,安定人心。对私营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利用、限制、改造政策,运用缩小地区差价,取消季节差价和灵活掌握批零差价等手段,保持市场物价相对稳定。

为了根本扭转财政经济形势,在加强金融货币和市场物价管理的同时,县委、县政府建立县财政金库,县财政按省厅规定统一收支。1950年到1952年,坚持财政收支管理高度集中体制,各项财政收支除地方附加,全部纳入国家预算,采取领报制度,收支两条线,收入全部上缴,支出由上级核定,严格编制预算,审核决算程序,不造预算不拨款,无计划不报销,建立审批程序,有效地制止不合理开支。税收遵循保障革命战争供给,照顾生产的恢复和发展的原则,贯彻了工轻于商,生产资料轻于生活资料,日用必需品轻于消费品和奢侈品和视情况减免的征收管理政策,调查核实税源,依率计征,杜绝偷漏,力求合理负担。

对工商业,县委和县政府采取三项措施,扶持工商业迅速恢复和发展。一是恢复城乡贸易货栈、古庙会,沟通城乡物资交流;二是对工商业者的开业、歇业进行登记,发给营业证;三是贷款支持。1950年至1952年,累计发放私营商业贷款34万元(折合新人民币,下同),个体手工业贷款8.7万元。这样,全县私营商业从1948年年底的210家发展到1952年的907家,从业人员1554名,资金达到218万元。手工业恢复发展到980家,从业人员2650人,产值达到131.7万元,是1949年的3.6倍。

19501月,国家发行人民胜利折实公债,年息5%,分5年还本付息,发行对象为个人,全县共购4617份,超额2.6%完成任务。在这一年当中,银行发放牲畜、水利贷粮15万余公斤,对解决农村耕种困难、兴修水利起了很大作用。辉县人民不仅以买公债的爱国行动支持人民政府,还踊跃地交公粮、纳税款,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也继续过着艰苦的供给制生活,以节约政府财政支出。直到1952年春,国家工作人员才由供给制改为供给制加津贴,以工资分(每分折合人民币0.23元左右,每月分值不等,以每月5日《 河南日报 》登记的统一分值标准计算)为计算工资标准单位。在农村实行土地改革的基础上,开展互助合作,解决农民生产困难,先后在农村建立和发展100多个供销合作社,社员达16.4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49.2%。到19503月,辉县财政收支接近平衡,金融物价趋于稳定。结束了国民党反动统治造成的长期通货膨胀和物价上涨的局面,为安定人民生活,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创造了有利条件。

事实表明,辉县财政经济状况已经好转,这是人民政府建立后,在全县范围内领导和建立新的经济秩序,改造国民经济的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重要开端,是在经济战线上取得的一个伟大胜利,胜利地完成了中央提出的用三年左右的时间恢复国民经济的战略任务,为以后开展大规模的社会主义建设打下了坚实基础。

第二节 土地改革、抗美援朝和镇压反革命

一、深入进行土地改革

抗日战争时期,辉县抗日民主政府在老区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减租减息和反奸清算运动。解放战争时期,194654日中共中央《 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 》下达后,又开始了没收地主土地分配给农民的运动。194710月中共中央公布《 中国土地法大纲 》后,县委召开纠偏会议。从19488月到19495月,完成了10个区152个行政村的土改工作。

新中国成立前老区的土改运动,是在不断纠正的偏向中进行的,积累了不少经验教训,为新中国成立后的土改提供了借鉴。

19492月辉县解放后,外出逃荒的贫苦农民纷纷返家,外逃的地主、富农和历史上有污点的人因在外地无处安身,80%以上的人也陆续从开封、郑州、山西、新乡、本县县城等地返回本村,据194910月统计,返乡人口有5万多,全县人口从解放前的24万陆续增加到30万左右。新区和半老区192个村庄(新区53个村、半老区139个村)由于长期受国民党反动派的统治,广大农民缺吃少穿,盼望早日土改,像老区那样实现耕者有其田。

19491029日,辉县县委召开第一次党员代表会议,通过决议:已进行过土改的,全力开展生产运动,彻底解决土改中的遗留问题;未开始土改的,深入发动群众,切实完成土改。11月中下旬,第一批土改在半老区45个村和新区16个村展开,12月底结束。195029日,第二批土改在半老区的66个村和新区23个村展开,39日结束。对剩余的42个村,其中新区14个村的土改,19502月中旬开始,3月中旬结束,半老区28个村,由于春季旱灾严重,推迟到1950825日开始,910日结束。

由于新区和半老区情况不同,所以土改的步骤和方法也不尽一致。新区的土改大致经过以下几个阶段:

(一)宣传发动,建立土改机构

新区有53个村,约23的村在1948年前已得到解放,但未来得及进行土改。城关与孟庄等村是19492月解放的。这53个村基础薄弱,农民对土改政策不太了解。土改工作组进村后,首先进行广泛的思想发动,贯彻依靠贫雇农,团结中农,中立富农,有步骤地消灭封建土地剥削制度的政策。扩大农会,选举农代会。第一批土改的16个村,原有农会会员80人,经发动扩大到2588人,并在此基础上选举出农代会为土改的合法执行机构。通过农会和农代会,党的土改路线和政策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各村通过算账、回忆对比,广大农民提高了阶级觉悟,明白了地富剥削农民的实质。

新区的地主、富农,眼看土改势不可挡,便用分家、馈赠、假卖、假当等手法,隐瞒土地。工作组发动群众,对地主、富农的不法行为进行彻底的揭露和斗争。

(二)划分阶级成分

划分阶级成分是土地改革的关键一步。县委在划成分时,采取了自报公议,张榜公布,三榜定案的办法。第一榜,自报成分,分组讨论,由农会评议,村干部审定;第二榜,组织群众集体讨论,反复对比,集中意见,工作组审定;第三榜,是把第二榜的划分结果,向群众公布,再次征求意见。在具体做法上,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首先划出贫农、中农成分,稳定中农情绪。地主、富农不同意所划成分时,如所申辩理由充分,则进行复议;理由不充分,则同他们算剥削账,说理说法,使他们无话可说。第三榜公布后,给地主、富农下通知书,让他们上缴财产。据第一批和第二批统计,新区38个村(其中第二批一个村未搞完,没有统计在内),共划地主296户、富农151户,地富户数占总户数的4.55%。

划阶级成分的过程既是发动群众的过程,也是向地主富农进行说理斗争的过程。土改中,各村有组织有领导地开展了诉苦活动,提高了群众的阶级觉悟。对一般地主富农分子,只要服从政府法令,不进行斗争,对态度顽固分子,则发动群众进行斗争。

(三)分配土地与财产

划分阶级之后,进行土地和财产分配,分配土地坚持中间不动两头动的原则,不侵犯中农利益。新区第一、二批38个村的土改中,共没收和征收地富土地17159亩,房屋54565间,牲口1025头,农具7670件,粮食34石,水车26挂,小推车24辆。6712户无地或少地农民分得了土地、房屋,平均每户分地2亩多。分配土地时,以行政村为单位,优先照顾军烈属,不许干部多占土地。在丈量土地时,又查出黑地2700多亩,并重新作了分配。第三批14个村的土改进行得很顺利,共没收征收地富土地69003亩,房屋20257间,牲口376头,农具357件,粮食11石,2370户无地少地农民分得了土地房屋,平均每户分地近3亩。这三批土改一结束,就颁发了土地证。

半老区139个村的土地改革大体经过以下三个阶段。

1)分类排队,确定土改的步骤和方法。

半老区139个村,约有三分之二已经在新中国成立前搞过土改,封建剥削关系已基本消灭,土地也大体平分。在1946年至1948年春的土改中,由于的偏向,发生了严重侵犯中农利益,将地主扫地出门等问题,使得许多地富与错斗中农逃往国统区,据吴村、马庄等7个村统计,在总户977户中逃亡103户,有些村没有划阶级成分。所以,新中国成立后半老区的土改重点,是划阶级成分和解决错斗中农问题。

在三批土改工作中(第一批45个村,第二批66个村,第三批28个村),经过充分调查研究,分别对139个村进行了分类排队,确定了土改的方法和步骤。

第一类村,过去土改较为彻底,土地已大体平分,党组织和农会、民兵、妇女、青年团组织健全,贫雇农占优势。但这类村也发生过错斗中农,将地主扫地出门等问题。对这类村用抽补的办法,补给逃荒户与错斗中农土地,并给地富同样一份。

第二类村,土改不彻底,村上地富及其代理人仍有一定权势,贫雇农尚未彻底翻身。对这类村,组织或整顿农会,重新成立农代会或各界人民代表会,消灭封建残余势力,解决部分人多占土地等问题。

第三类村,土改很不彻底,或还未进行土改。这类村不少是偏僻的边远小村,封建制度依然存在,贫雇农生活困难。对这类村,首先检查土地情况,建立、整顿农会,成立农代会,打击剥削阶级势力,没收与征收地富土地山林,分给贫苦农民。

为了搞好半老区土改,县委选派50多名干部,在杨起营等6个村进行土改试点,用试点村的经验推动面上土改,及时解决新的问题。

2)划分阶级,三榜定案。

半老区划分阶级的办法与新区大体相同,不同的是各村划出前期土改后产生的新中农。第一批土改的45个村,由于受的影响,地富占了10.6(后来得到纠正);第二批土改66个村,划地富553户,占总户数的4.37%,与新区大体相同;第三批土改的28个村,据24个村统计,划地富93户,占总户数的2.09%。

3)分配土地,纠正错斗中农问题,妥善安置地富。

划分阶级之后,便进行土地分配或调剂,给未得到土地的贫苦农民分配土地,补偿错斗中农和妥善安置地富。具体做法是:在没搞过土改的村,没收和征收地富土地,清查漏划户;动员部分党员干部和军干家属退回多占土地;超过一般中农水平的新中农,本着自愿原则,适当退出部分土地。给无地或少地的贫苦农民和逃荒户分配土地。给划为中农的补偿土地,也给地主富农一份土地,让其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

新中国成立后辉县的土改运动是在和平环境下进行的,每批土改时间都不长,最长的40天,最短的只用了16天,对地富的打击不力,对广大农民阶级教育不够。1950年美帝国主义发动侵朝战争,不少地富跳出来反攻倒算。如新区一地主指着一位分了他的土地的贫农说:世界大战起来了,你八爷(指八路军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不行啦,快把土地退给我!”强行把地倒算回来。全县344个行政村中,215个村有倒算活动,占全县村庄总数的62.5%,倒算地富1133户,占地富总数的44.5%,被倒算的农民3577户,倒回土地1076亩,房屋262间,粮食623石,各种器具4212件,钞票252万元(旧人民币),为了打击地富的倒算活动,保卫胜利成果,1951212日,县委、县政府在县城召开了群众大会,处决了倒算地主王鹤年。1316日,县委又召开了2400人参加的三级干部会议,会后派170名干部,在210个村开展了打击地富倒算活动。经过10个月的工作,全县对查出有真凭实据的1133户倒算地富展开清算斗争,把胜利果实归还给农民,保卫了土改运动的胜利成果。

在打击地富倒算活动中,全县又清查出来黑地2376亩,补划地富118户,打击了地富的嚣张气焰,贫下中农受到教育,阶级觉悟得到很大提高。

辉县解放后的土改运动,县委共调集干部500多名,组成工作队深入农村领导土改,在全县建立健全了344个村政权,农村党员发展到 2936名,建立党支部263个,建立健全了农会、农代会和各界人民代表会,并发展了民兵、妇女、青年团等组织。土改取得了伟大胜利,彻底废除了封建的土地剥削制度,广大农民成了土地的主人,实现了千百年来梦寐以求的耕者有其田的愿望。

二、支援抗美援朝

正当辉县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为争取财政经济情况根本好转而斗争的时候,1950615日爆发了朝鲜战争。党中央在关键时刻及时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重大战略决策。辉县人民积极响应党中央号召,遵照边抗、边稳、边建的方针,于1950年冬开始,发扬高度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

(一)深入开展宣传教育,提高广大干部群众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觉悟

抗美援朝运动开始时,有部分干部群众对抗美援朝的正义性、必要性及战争的前途认识不足,存在亲美、崇美、恐美思想。也有些人存在麻痹轻敌思想,对战争艰巨性缺乏认识。县委首先在全体党员、干部和群众中广泛开展反帝反美爱国主义教育和时事形势教育,组织县、区、村各级干部和党、团员与积极分子学习,训练骨干3875名,召开不同层次的报告会、声讨会、控诉会、座谈会共300余场,受教育群众达10万多人次,通过学习讨论,克服了各种糊涂认识。19514月,成立了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辉县分会,接着各区也成立了抗美援朝分会。1951年五一国际劳动节,全县298个行政村14万群众参加反对美国武装侵略朝鲜的游行示威活动,19万人在世界和平理事会的和平呼吁书上签名。

78日,召开了全县第一届抗美援朝代表会议,402名与会代表听取赴朝慰问团归国代表所作的《 志愿军在朝鲜抗击美帝国主义英勇事迹 》的报告,广大干部深受教育和鼓舞,大家热情赞颂人民军队的英勇无敌,切齿痛恨美帝侵略者的残暴罪行。

(二)各界青年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踊跃参军参战

在爱国主义教育的基础上,县委于19512月,号召广大爱国青年报名参军。许多青年听到征兵的消息后,都争先恐后到区政府报名,迅速在全县形成了参军热潮,全县自愿报名参军的达6000多人,体检合格的达1600多人,1600人应征入伍。出现了许多父母送子,妻子送郎,兄弟争相当兵的动人情景。在朝鲜战场上,青年战士英勇杀敌,不怕牺牲,有319名青年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其中,任排长以上职务的有30名,立功者96人。

(三)积极制订爱国公约,踊跃捐献财物

195178日,县里召开首届抗美援朝代表大会,会议要求广大干部、群众努力生产,厉行节约,大力支援抗美援朝运动。会后,很快在城乡掀起爱国生产竞赛和增产节约运动的热潮,全县298个行政村,村村都订立了爱国公约,95%以上的工人、农民、学生、干部和个体手工业者制订了爱国公约。广大干部廉洁奉公,带头搞好工作、生产和学习,主动拿出节约的薪金支援抗美援朝。广大工人、农民提出前方在流血,后方多流汗的口号,开展劳动竞赛活动,努力增产节约,支援前线。学校加强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刻苦学习,锻炼自己,做好一切准备,时刻听从祖国召唤,到抗美援朝第一线去。

同时,全县开展大规模的捐献和慰问活动。全县群众热烈响应县委关于向前线捐献武器和慰问活动的号召,踊跃捐献财物,从195010月到195111月,全县捐献人民币14亿元(旧币)。辉县人民怀着对中朝人民军队无比热爱的心情,为前线指战员赶制军鞋、军袜,缝制慰问袋,寄赠日用品等,据不完全统计,寄慰问信两万多封,做军鞋2300双、袜子2630双、慰问袋1650个。

(四)搞好生产,开展拥军优抚工作

全县人民响应县委提出的前方打胜仗,后方夺丰产的号召,积极生产,以实际行动支援前线。生产上,认真贯彻组织起来,提高生产技术的方针,除注意深耕细作,浇水施肥外,还十分重视选择优良品种,促进增产增收。由于广大群众积极生产,全县粮食年年增产。1952年,粮食总产量达82605吨,比1949年的57380吨增产25225吨,增产43.96%。社会总产值达到5606万元(新币),比1949年增加55.28%。

为了使前方战士安心打仗,县委、县政府认真开展拥军优抚工作,慰问烈军属,及时解决他们在生产生活上遇到的实际困难。许多学校师生义务承担为烈军属扫地、打水、磨面等杂活。生产上,全县对烈军属实行代耕制度,以行政村为单位,组织劳力,帮助烈军属耕、种、管、收,责任到人,保证平均产量不低于一般农户。由于拥军优抚工作开展得扎实有效,烈军属普遍反映良好,他们纷纷给前线的亲人写信,告诉亲人不要惦念家人,要勇猛杀敌,为国争光。

1952年年初,美军不顾国际公法和人类道德,进行灭绝人性的细菌战。针对这一形势,辉县人民开展爱国卫生运动,以实际行动,粉碎美军细菌战。建立了县、区、村三级卫生防疫委员会,在群众中开展三净(街院净、衣服净、锅碗瓢勺净),五灭(灭蝇、灭蚊、灭虱、灭蚤、灭鼠)、三不吃(不吃生水脏水、不吃病肉、不吃腐烂瓜果)活动,有效地保证了全县人民身体健康。

通过抗美援朝运动,不仅大大提高了全县各界人民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觉悟,在兵员和物资上有力地支援了抗美援朝战争,同时也推动了其他工作的开展。

三、镇压反革命

镇压反革命,巩固人民民主专政,保障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是党的七届三中全会上提出的一项重要任务。按照中央部署,中共辉县县委从195012月到19519月领导全县人民开展了一场广泛而深入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对反革命分子予以毁灭性的打击。

辉县县城在解放前夕,盘踞着中统、保密局等特务组织及国民党县党部、县政府、参议会、保安团等机构和武装。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许多反动分子和组织转入地下活动,妄图东山再起。据19492月辉县全境解放后公安机关的调查统计,全县共有土匪近201800多人,恶霸38人,反动党团骨干1000多人,这些反革命分子拉股结帮,严重威胁着社会治安和新生的人民政权。19506月,美帝国主义发动了侵朝战争,残存的反革命分子以为时机已到,更是甚嚣尘上,他们造谣惑众,制造混乱,说什么第三次世界大战马上要打起来了蒋介石要光复大陆了等等。他们有的刺探情报,里通外国;有的反攻倒算,破坏生产;有的纠集反动武装,妄图暴乱,反革命气焰十分嚣张。西平罗一伙反革命分子组织地下军,阴谋攻打人民区公所。吴村一反革命分子把手榴弹挂在村长的门上,妄图进行暗杀恐吓。仅195089两个月份,全县就发生反革命案件100多起。据统计,全县278个行政村,有215个村的地主、富农有倒算土地行为,占地主、富农总数的77.33%。反动的会道门也四处活动,秘密集会,散布谣言,妄图变天。反革命分子的这些活动,严重干扰破坏了社会秩序和国民经济的恢复,广大人民迫切要求党和政府对反革命分子予以坚决打击。

19503月,中共中央《 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活动的指示 》下发到基层,1010日又下发《 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 》,县委于1028日召开全县整党整干会议,学习贯彻镇压反革命运动的政策界限。12月,县委领导全县人民大张旗鼓地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在33个行政村进行试点,开始镇压反革命。从195012月到19512月,全县共举行数村联合斗争大会240次,参加斗争大会的行政村296个,人口10万多人,共斗争了448个不法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分子,单村斗争大会进行636次,参加斗争大会的有14万人,斗争不法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分子153人。1951212日,县政府召开2.5万人的群众大会,处决反动倒算地主王鹤年和杀人犯马尘。13日开始,召开县、区、村干部和积极分子2013人参加的会议,历时4天。会议以镇反工作为中心议题,贯彻执行镇反政策,发动群众,培训骨干,在全县210个行政村开展镇反运动。16日,县城召开4.5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处决20名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4月上旬,第一批镇压反革命运动结束。

4月,全县又开展了22个三、四类村的镇反运动,按照《 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 》,依靠现有基础,深入打击敌人。

8月,又在130个村开展镇压反革命运动,时间20天,斗争380人,逮捕了一批,镇压了26人,农村治安组织普遍建立,不足以判刑的,交群众管制起来。从195010月到19519月,县委发动群众,揭发、控诉反革命分子的罪行,并对反动党团、军政宪特骨干分子进行逐一登记,同时,根据党的政策和群众要求,处决48个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反革命分子。先后四任国民党县长、县党部书记长关朝彦在1950105日伏法。19516月,国民党台湾特务李光远(辉县大蒲水人)空降于大蒲水附近,携带假证件和电台潜伏内地搜集情报,公关机关发现后追至云南,将其捕获,审讯后处决。

轰轰烈烈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共逮捕反革命分子631人,在全县各地共处决130人、判刑278人、释放105人、待判117人、农村管制1027人。

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先后查获步枪27支,手枪23支,曲枪194支,子弹2672发,手榴弹105枚,其他武器53件,基本上肃清了国民党反动派在辉县遗留下来的反革命残余势力,稳定了社会秩序,巩固和加强了新生的人民政权,有力地支持配合了土地改革和抗美援朝斗争及国民经济的恢复工作,为经济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创造了有利条件。

四、农村整党运动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成为执政党,党员干部队伍迅速壮大。但是由于对新党员、新干部没有来得及有计划地教育培训,不少人难免带有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党政干部中甚至还混入了少数投机分子和坏分子,加之个别老党员、老干部滋长了骄傲自满、不思进取、以功臣自居、贪图享受的情绪,还有部分党员干部产生了官僚主义、命令主义的作风,甚至出现了贪污腐化、堕落颓废、违法乱纪等严重问题。因此党中央于1950年至1952年数次发出了关于整风和整党的指示。

根据中央的指示和省委的部署,在辉县县委的领导下,自195010月至19531月,辉县开展了整风整党运动。

19501028日,辉县召开整党整干会议,119日结束。参加会议的党员干部213人,非党干部166人。会议提出整党的主要目的是通过学习文件,提高思想认识,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武器,检查工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增强群众观念,改进工作作风,改善党群关系,贯彻党的各项方针政策,进一步团结全县人民搞好各项工作。明确指出整党的重点是检查执行政策中的主要问题,并对整党的方法和步骤作了具体安排,要求结合中心工作,有准备、有计划,慎重而又稳步地进行。

195010月到19531月,辉县分三批进行农村整党,共有81个农村党支部537名党员参加。

县委、区委组织的整党工作队深入到村,同群众同吃、同住、同学习、同劳动。首先,向群众讲明此次整党的目的是进行系统的党纲和党章教育,动员群众参加整党。其次是组织党员学习整党文件,学习党章规定的共产党员入党条件,对照个人思想实际,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解决党员干部中存在的思想问题。其三是进行党员登记和组织处理工作,接收新党员,改选支部委员会,健全组织生活和学习制度,制定生产规划。81个农村党支部整建党中接受新党员74名,组织处理的主要对象是混进党内的少数阶级异己分子和蜕化变质分子,对那些经过教育不符合党员条件的,做好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使其自动退党或劝其退党。

通过这次整党运动,克服了组织不纯、作风不纯、思想不纯等问题,改善了党的作风,提高了党员的思想政治水平,加强了组织纪律性,增强了党的战斗力。全县在整党期间共接收新党员123名,壮大了党的队伍。

五、其他民主改革

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同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相配合,辉县县委领导全县人民进行了多方面的民主改革。

(一)宣传贯彻实施《 婚姻法 》

婚姻制度是整个社会制度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构成社会的家庭制度的基础。过去,婚姻自主被视为大逆不道。男婚女嫁,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需属相相合,门当户对,父母就包办定婚,男女青年没有选择余地。

针对这种情况,早在19422月,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公布了《 婚姻暂行条例 》。其中第一条指出:本条例根据平等自愿,一夫一妻之婚姻原则制定之。第二条:禁止重婚、早婚、纳妾、蓄婢、童养媳、买卖婚姻、租妻及伙同娶妻。第十条:结婚得男女双方自愿,任何人不得强迫。第十五条:寡妇有再婚与否的自由,任何人不得干涉或借此索取财物。再婚时其本人财物可带走。第十六条:夫妻感情恶劣,至不能同居者,任何一方均可请求离婚……”这种婚姻制度的确立,砸碎了几千年来束缚妇女的封建婚姻制度的锁链,使广大妇女走上了争取婚姻自由、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1943年以来,新的婚姻条例,在辉县解放区经过各级党政、妇委及法律部门的大力宣传,广大妇女的思想觉悟逐步提高,纷纷要求婚姻自主,争取人身解放。

1950413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51日颁布实施,自此,从法律上废除了包办买卖的封建婚姻制度,但是,几千年遗留下来的婚姻习俗、封建迷信等传统根深蒂固,从法律的制定到实施,还必须付出艰苦的努力。

辉县县委、县政府根据上级的指示精神,召开各级干部会议,认真传达贯彻婚姻法和《平原省委为贯彻婚姻法给各级党委的通知》,提出三项基本要求。第一,于19504月成立贯彻婚姻法运动委员会,大张旗鼓地开展宣传,提高思想认识,切实贯彻执行。第二,深入基层,调查婚姻状况,认真检查、纠正干部群众中存在的封建残余思想,把贯彻婚姻法当做中心任务来抓,达到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并抽调干部组成工作队,深入农村,逐村逐户宣传贯彻落实。宣传形式灵活多样、丰富多彩,如组织大会宣讲,小会座谈讨论,说快板,演街头剧,放映幻灯,张贴漫画,展示婚姻法图解等。各村村头墙壁上都张贴宣传标语,村中人群易聚集的地方书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全文。第三,加强司法部门的领导,提高司法干部的政策水平与业务素质,在党员干部中办训练班,着重检查阻碍贯彻执行新婚姻法的封建残余思想,为贯彻婚姻法扫除思想障碍。

1950年下半年,一个全县性的大张旗鼓地宣传婚姻法的运动在辉县城乡普遍展开,各级妇联干部全力投入运动,印发《婚姻法宣传手册》2000份,逐条逐句向城乡群众讲解,并结合实际,对典型的违法案件和行为进行批判,公开处理,使旧的婚姻制度在全县遭到了公开猛烈的攻击。

1951年,宣传婚姻法运动继续向纵深发展,辉县县委按照上级《关于检查婚姻法执行情况的指示》精神,向全县各区、村提出:第一,继续进行婚姻法的宣传教育,组织力量检查婚姻法执行情况;第二,及时正确处理违法案件,严肃处理司法人员及国家干部在执法中的违法渎职行为,对典型的具有教育意义的违法案件公开进行处理,推动婚姻法的切实贯彻执行;第三,普遍建立婚姻登记制度,吸收妇女干部主动积极参加婚姻案件的审判,保障妇女合法权力;第四,切实保护妇女权益,严惩虐待妇女的犯罪分子,动员青年男女向封建势力挑战,为争取婚姻自由勇敢斗争。

19511229日,司法部门召开万人大会,判处虐杀妇女犯王学文死刑,同时还宣判了9起干涉他人婚姻、纳妾、重婚等破坏婚姻法的罪犯。

在大张旗鼓地宣传婚姻法的一年多时间里,摧毁了重婚、纳妾、童养媳、包办、买卖等封建婚姻制度,确立了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及其子女合法权益的婚姻制度,对男女任何一方坚决要求离婚的合法要求也给予了支持,使广大男女群众享有平等自由的权利。

据统计,1950年全县通过自由恋爱结婚的达10.5%,到1953年,买卖包办的旧婚姻制度已基本被摧垮,逼寡妇改嫁的事件基本绝迹,童养媳、早婚恶习已根本革除,自由恋爱结婚的已占总数的80%以上。全县涌现出4.8万户互助友爱、团结生产、民主和睦的新家庭。

婚姻法的广泛宣传和贯彻,使广大妇女从封建礼教的奴役之下解放出来,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教育上享有和男子同等的权利,妇女群众走出家门,走上社会,积极地参加到新社会的各项建设事业中,这是进一步肃清封建制度残余和建立新型的社会家庭生活的伟大变革。从此之后,家庭内男尊女卑现象逐步消失,受压迫的妇女群众得到了真正的翻身解放。

(二)开展禁赌禁毒斗争

据有关资料统计,1949年辉县全境解放前夕,全县种植罂粟达2030亩,吸食鸦片者达900余人。从19526月至10月,辉县根据中央人民政府颁布的禁毒令以及河南省公安厅禁烟禁毒方案要求,开展了轰轰烈烈的禁毒斗争。首先,对国家的法令进行广泛的宣传贯彻,提高群众的觉悟,动员群众禁毒。接着进行社会调查,内线侦察贩毒情况,要求制造、贩卖、吸食毒品者到公安局进行登记。同时,严厉打击和惩治那些屡教不改的制毒、贩毒者。到1953年,种植罂粟及贩毒、吸毒现象绝迹。

辉县解放前,赌风盛行,赌害甚炽,因赌博卖田产、儿女、老婆者并不鲜见,伤命者也时有所闻。赌法有掷骰儿、打骨牌、摸纸牌、麻将、押宝等多种。以赌为业者为数不少,或在家设赌场,或乘庙会设赌棚抽取快钱,很多人输光就去偷盗抢劫,为非作歹,骚扰乡里。解放后,人民政府明令禁止,但还有赌博者。19495月,发现赌博案140起,五区(常村)最多,计78起。是年,根据华北人民政府《禁止赌博的指示》,公安机关严厉打击,大赌、常赌基本禁绝。

取缔旧社会遗留的卖淫嫖娼等各种丑恶现象的斗争,也都带有民主改革的性质。194911月至12月,继北京、上海、天津等大城市集中行动之后,辉县封闭了全部妓院,将妓院老板审查处理,将娼妓集中在教养院进行教育,启发她们控诉旧社会的罪恶和老板对她们的虐待,帮助他们改造思想、医治性病、参加生产、学习技艺,经过学习教育,她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妇女,择偶成家,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通过土地改革、抗美援朝、镇压反革命和其他民主改革,革命的洪流荡涤着旧社会的污泥浊水,共产党执政下的社会面貌、社会风尚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民政权更加巩固,为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的工作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也保证了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促进了社会风气的进一步好转。

(三)对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学习运动

从旧社会过来的知识分子,由于刚从旧社会进入新社会不久,帝国主义思想、封建买办思想在他们中间还有很大影响。许多人对新的社会事物不了解、不熟悉,大都有从新学习的愿望,希望深入地了解革命,了解共产党,了解新社会,以适应形势的巨大发展和变化。新中国成立初期,为了帮助旧知识分子摆脱旧思想对他们的束缚,增强他们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事业和各项政策的了解,树立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人民政府动员组织全县中小学教师,开展爱祖国、爱人民、爱科学、爱劳动、爱护公共财物的五爱教育,参加抗美援朝和土地改革、扫盲等项社会改革实践,组织他们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启发他们自我教育与自我改造,使他们的精神面貌发生了一定的变化。他们中间的大多数教师要求进步,愿为新社会教育事业贡献力量。但由于他们在旧社会生活过较长时间,旧思想、旧观点、旧作风还不可能一下子肃清,加上一些混入教育界的部分反动骨干人员参加工作动机不纯,有的对土改政策抵触,帮助家庭倒算;有的怀疑马克思主义,甚至敌我不分;有的在工作中存在严重的个人主义,脱离政治、脱离群众。这些思想和作风,以一个新社会的人民教师标准来衡量,以教育为人民服务的党的方针政策来要求,是极不相称的,因此,对旧知识分子必须进行思想改造。

19511130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在学校中进行思想改造和组织清理工作的指示》,要求在大、中、小学校教职工和高中以上学生中普遍开展政治理论学习运动,号召他们运用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进行自我教育和自我改造。19522月,根据上级指示精神,辉县初级师范学校教师参加了平原省文教厅在新乡召开的中等学校教师整风会议,学习三反五反文件,揭发批判教师队伍中的贪污分子、反革命分子。学习期间,还对教师进行了三查(查历史、查立场、查思想),进一步澄清了每个教师的政治历史面貌。

1952年秋假期间,县委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和省、地委的部署,集中初级师范学校(设初中部)和全县小学教师839人认真学习周恩来总理关于知识分子改造问题的报告,并组织多次讨论,使大家认识到只有搞好思想改造,才能真正成为教育战线上的革命战士。

通过学习,大家认识到,如果对新旧社会没有正确的辨别和认识,立场、观点就不会转变,就不能很好地为新社会的教育事业服务,为工农兵服务。只有对新旧社会加以透彻的分析和认识,才能破旧立新,真正按照党的教育方针,培育新社会教育战线的优秀人才。深入学习,解除了许多教师的模糊认识,端正了态度,提高了学习的积极性。

在开展学习运动期间,大会揭发控诉了旧社会的黑暗统治,控诉了日本帝国主义和蒋介石集团给人民带来的苦难。通过大会报告、小组讨论、典型发言,广大教师分清了敌我,明辨了是非界限,初步树立了无产阶级的教育观点。

在此期间,文艺界也开展了整风学习运动。195111月,党中央发出《关于在文艺界开展整风的指示》,县委按照指示精神,立即组织文学艺术工作人员开展了整风学习运动,通过学习文件,联系思想实际,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克服错误思想,使文艺工作向着健康的方向发展。  

        经过思想斗争和政治斗争,清洗了长期隐藏在教师和文艺队伍里的极少数反革命分子,纯洁和巩固了知识分子队伍,培养了大批骨干力量,并在知识分子队伍中开展了建团、建党工作。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