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一章2
时间:2012/9/27 15:24:48

第一章 巩固新生政权和恢复国民经济

 

第三节恢复国民经济与开展

三反五反运动

一、国民经济的恢复

新中国成立初期,辉县经济极其落后,所以集中力量恢复国民经济成为最紧要的任务。辉县是农业大县,工商业基础十分落后。据统计,1949年,全县共有土地110多万亩,能够灌溉的只有13余万亩,且每亩产量仅有百余斤。全县只有一个小榨油厂,职工14人,年榨油360吨。商业则主要是小摊贩、夫妻店和沿街叫卖者。国民经济的恢复主要靠农业,正像周恩来总理所指出的:农业的恢复是一切部门恢复的基础,没有饭吃,其他一切就没有办法。辉县土地改革后,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个体农民分得了土地,彻底摆脱了封建枷锁,生产积极性大大提高。辉县人民政府还推行减轻赋税,推广先进耕种技术,奖励垦荒(开垦熟荒地一年内、生荒地三年内免交公粮)等政策,积极领导全县人民治山、治坡,抗御水、旱、蝗虫灾害,贯彻除害兴利并举的方针,整修旧的渠堰,以利排灌。1950年开始勘测兴建雁平(盘上雁翅口到西平罗)干渠,195112月疏浚百泉东一支渠,同时发放水利贷款,推广解放式水车,使干旱山区、丘陵和平原地区受益面积,从新中国成立初的13.8万亩增加到1953年的24.9万亩。在平原地区,鼓励农民打水井,据统计,新中国成立前辉县有普通水井7280眼,到1953年发展到9418眼,净增2138眼;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县水土流失面积1159平方公里,人民政府发动群众,封山植树育林、挖鱼鳞坑、打谷坊、修条田,有效地控制了水土流失面积。人民政府还具体规定,能把旱田变成水田,已增加产量的,三年内按旱田出负担,三年收不回成本的,可请示政府适当延长年数以收回成本;苗圃地按三成计算负担;奖励表扬能提高产量、提高工效的各种发明创造,奖励劳动模范和技术能手。大力保护树木,禁止乱砍滥伐。轻税薄赋,扶助农村副业生产。保护与发展工商业,全县逐步建立供销社,促进农副产品流通,发动农民组织农副业结合的互助组。这些措施大大促进了农业生产的恢复和发展。

在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中,如何对待私营工商业,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了巩固人民政权,尽快恢复和发展国民经济,辉县全面贯彻19506月中国共产党七届三中全会上确定的对工商业合理调整的方针,即调整公私关系、调整劳资关系、调整产销关系,从而逐步确立国营经济的领导地位,使私营工商业者各有其位,各得其所。同时,在保证财政需要的前提下,适当减轻工商业者的负担,保证工人的民主权利和合法权益,加强生产的计划性,克服生产中的无政府状态,求得产销平衡。通过不断地调整和平衡,有利于国计民生的私营工商业恢复正常的生产和经营,市场逐步活跃起来,人民群众的多种需求得到满足。通过城乡贸易货栈、集市贸易,城乡物资交流畅通,有力地促进了工农业生产。

按可比价格计算,1952年农业总产值5691万元,比1949年的3506万元增加2085万元。其中种植业5295万元,林业10万元,牧业185万元,副业200万元,渔业1万元。1952年工业总产值61万元,比1949年的34万元增加27万元,其中轻工业产值54万元,重工业产值7万元。1952年,社会商品零售总额652万元,比1949424万元增228万元。1952年的财政收入330万元,比1949年的177万元增153万元。1952年农民纯收入66元,同194947元相比,增长40.4%。到1952年,胜利完成了国民经济恢复任务,为有计划开展辉县经济建设初步奠定了基础。

二、三反运动

随着土地改革的胜利完成,农业生产力逐步提高,农民的购买力也逐渐提高,加之国家基本建设投资的增加和抗美援朝斗争对某些工业品需求量的增大,私营工商业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是,资本家中的不法分子不满足于用正常方式获得一般利润,力图用向国家干部行贿等非法手段获取高额利润,他们勾结国家机关、经济管理部门内的工作人员,供其所需,投其所好,以送回扣入干股分红利,把他们拉下水。在资产阶级糖衣炮弹的袭击和腐蚀下,国家机关和经济部门中的少数干部滋生了贪污、浪费、官僚主义。为了挽救、教育全党干部和同志,粉碎资产阶级的猖狂进攻,巩固人民民主专政,195112月,中共中央先后发出了《关于实行精兵简政、增产节约、反对贪污、反对浪费和反对官僚主义的决定》、《关于反贪污斗争必须大张旗鼓地去进行的指示》,并要求各单位立即发动群众开展斗争。

19522月,县委召开了县、区969名干部参加的大会,县委书记杨志远作动员报告,分析了国内外的政治经济形势,讲明了开展三反(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运动的重要意义、方针政策和方法步骤。并划定开展三反的范围,决定在县直机关及省农学院、农场、林业学校等27个单位进行。参加会议的969人纷纷表示响应党中央的号召,把贪污、浪费和官僚主义现象揭露出来,把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污毒清洗干净。随后进行自我检查,县委书记和县长带头,领导干部层层检查,有什么问题就检查什么问题。从检查出来的问题看,情况是严重的,数字是惊人的。如有些单位想尽一切办法挤大公、肥小私;挤小公,肥个人;贪公家的便宜,挖国家的墙脚;有些人贪污浪费,性质恶劣;有些人勾结奸商,贪污受贿,投机倒把,牟取暴利;也有些单位比排场、比阔气、比享受,大吃二喝,挥霍国家资财等。通过由上至下的检查,解决了多数人的三害(贪污、浪费、官僚)问题,多数领导干部过了关,取得了三反运动的指挥权;许多一般干部擦亮了眼晴,形成了骨干队伍;同时,也暴露和孤立了贪污数量大的分子(时称老虎)。

县委采取三项措施,一是以党政领导为首组成节约检查委员会。加强对运动的组织领导。二是充分发扬民主,放手发动群众。各级领导干部明确态度,欢迎大家提意见,不压制民主,不打击报复,号召全体干部和全县人民本着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精神进行检查揭发。三是充分发挥政策的威力,明确宣布:运动中凡能彻底坦白者,不论贪污多少,都能得到重罪轻罚,轻罪不治罪;凡自己主动坦白又能揭发别人的,可将功折罪;对个别贪污较多、罪恶严重又拒不坦白者要给予严肃处理。

打老虎斗争期间,揭出有贪污行为的373人,占参加三反人数的30.5%,其中共产党员92人,占参加三反党员的44%;揭出放高利贷的55人,隐瞒历史的45人,特务1人,有血债的1人,国民党员11人,隐瞒家庭成分的6人,会道门5人。对揭出的问题,进行查证落实。属于贪污者85人,共贪污343397万元(旧币)。经过两次组织退赃,退出84451万元。运动中,因贪污和隐瞒历史受到刑事处分的16人,受行政处分60人,受党内处分28人。所有参加者都进行了书面鉴定。

在退赃和组织处理后,又用7天时间进行思想、组织、制度三大建设。采取学习、座谈,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方法,教育干部自觉划清无产阶级思想与资产阶级思想的界限,进一步树立革命的人生观,建立健全民主生活制度、财务制度、工作制度、保密制度,堵塞可能出现贪污浪费的一切漏洞。

历时半年的三反运动,清除了党员干部中的腐化堕落分子,有力地抵制了旧社会遗留的恶习与资产阶级的腐蚀,对于形成健康的党风政纪起到了重要作用。这次运动教育了干部的大多数,挽救了犯错误的同志。由于没有经验,运动中在追查贪污犯的打老虎阶段,造成了一些冤假错案,伤害了一些同志,发生过一些过火行为,但随即作了纠正。

三、五反运动

1952126日,中央发出指示,要求依靠工人阶级,团结守法的资产阶级及其他市民,向违法的资产阶级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坚决地反对行贿、反对偷税漏税、反对盗骗国家财产、反对偷工减料和反对盗窃国家经济情报的斗争,以配合三反运动。2月初,县委在城关工商界开展了五反运动。

参加运动的商户907家,1187人,分27个行业。经过县委精心部署,分析阶级和群众力量,宣传贯彻政策,学习共同纲领,采取利用矛盾、分化互解、团结多数、孤立少数的策略,开展检举揭发和坦白交代。到月底,经过查证落实,按照过去从宽,今后从严;多数从宽,少数从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工业从宽,商业从严;普通商业从宽,投机商业从严的原则,对2名偷税严重,拒不交代的商人,予以逮捕判刑;3名商人虽有违法行为,但能积极坦白交代,受到宽大处理。在处理了以上5人之后,凡有五毒行为的商户积极坦白交待,共补交国家税款(含退交国家财产)9.6亿元(旧币,下同)。运动中坦白交待和揭发出行贿案45件,金额5206万元;漏税案3410件,金额46034万元;盗窃案518件,价值35469万元;盗窃经济情报案7件,价值697万元;偷工减料案65件,折款745万元。经查证落实,对偷税漏税200万元以上的两户,200万元以下的630户分别给予处分,其他免予处分。

运动到518日结束。这场斗争巩固了工人阶级和国营经济的领导地位,密切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联系,保卫了革命成果,给整个社会的经济生活带来了生机勃勃的新气象,为对私营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创造了条件。

运动过后,县委和县政府针对新出现的公私关系和劳资关系一度紧张,市场萧条的情况,进一步采取有力措施在新的基础上调整关系,扩大加工订货和收购包销,保证合理利润,使资本主义工商业继续有所发展,1952年同1949年相比,资本主义工商业总产值增长49.4%。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