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二章2
时间:2012/10/8 9:12:45

二、对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辉县的手工业具有十分明显的传统特色,分布面广,行业众多,产品多样,既有制造业,也有各种修理行业、加工行业、原料行业、特种行业。民间铁匠、木匠、竹匠、泥瓦匠、小炉匠、银匠、锡匠、铜匠、油漆匠和其他各种匠人齐全。辉县的手工业一般以家庭为生产单位,有手工作坊及少量手工工具、原材料等生产资料,从事独立的手工业生产。诸如油坊、粉坊、豆腐坊、染坊、纸坊等。他们大部分不雇用工人,少部分雇助手或带学徒。城关、孟庄、百泉等城镇有近20户手工作坊已发展为手工业工厂,雇用少量工人。个体手工业技术落后,自生自灭,发展缓慢。加上长期战乱,到新中国成立时,手工业已到了崩溃的边缘,75%的手工业濒临停工破产。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为恢复国民经济,开始扶持手工业生产。对手工业采取了贷款、贷粮、减免税收等措施,促进了手工业的恢复和发展。1949年,全县有手工业300余户,从业人员883人,总产值36.58万元。随着土地改革的完成,广大农民群众获得了土地,为发展生产,改善生活,对生产生活资料的需求日益扩大,进一步推动了手工业的发展。1952年,全县手工业发展到1499户,从业3693人,总产值达131.7万元,是1949年的3.6倍。他们拥有自有资金19.2万元。其中除少数独立的个体手工业生产者外,大部分是农民兼营商品性的手工业生产。他们农忙务农,农闲搞手工业生产,以图增加收入,改善生活。农民所需要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约有大半都是手工业生产者提供的,手工业者制造了许多为人民所急需的各有特色的产品,如新桥的印染,南关的竹器和筐箩簸箕,大小蒲水的箩头,常屯的炊具和扫帚,西沙岗的桑杈,岭西的锄头、镰刀,罗池的风箱,卓水的竹器,等等。

为克服个体经济条件的制约,县委、县政府根据中央、省、地区的有关指示精神,于19527月,遵循积极引导,稳步前进方针,开始组织手工业生产合作社。原则是入社自愿,退社自由,社员将生产设备作价,与入社资金合计作为股金入社。合作社的年收入,除去投资、纳税、再生产费用外,盈利所得,按比例分配(或对半或四六)。

为做好这项工作,县委先后召开了县委扩大会和448人参加的基层党组织、积极分子大会,学习文件,检查思想,提高了认识,明确了任务。根据全县手工业分布情况和山区、半山区、平原等不同地域的特点,拟定了一个全面规划。先后以乡为单位,召开了手工业者大会,大张旗鼓进行宣传。同时,为了加强手工业改造的组织领导,由县委副书记等人组成了手工业改造的(同时管私营工商业改造)7人小组,同时又抽调有关部门的60名干部,组成11个小组,分别深入到手工业、商业比较集中的地区进行改造工作,将同行业、同工种的手工业组成合作社。

1952年年底,东关、薄壁、大官庄建立铁木、油业、针织等15个合作社(组),社员265人,股金4350万元。1953年上半年又发展7个合作社,社员373人,合作小组19个,社员895人。入社(组)人数占手工业者的37.3%。经过社会主义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宣传教育,手工业合作化进入高潮,小社并为18个大社(包括4个联社),社员2614人,占手工业人数的70.7%。由于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工作发展迅速,建社后出现一些问题,主要是新建社的基础差,领导干部对业务生疏,业务开展不起来,生产不能就绪,存在窝工浪费现象。针对这些问题,19561月,县委确定手工业合作社同样要以发展生产为中心,要按照不同行业不同季节安排生产。根据春季生产和打井的任务,县委沟通了手工业合作社和农业社的关系,安排了铁木、砖瓦、石灰业合作社的生产,使手工业合作社产品直接和农业合作社见面。县委又指示各乡召集农业合作社、手工业合作社、供销社干部联席会议。会前做了充分准备,会上由手工业合作社把所能供应的产品目录交给农业合作社讨论,列出产品供、求数量和时间,经三方面共同研究,由手工业合作社与农业合作社签订合同。这样做使手工业合作社与农业合作社供求明确,保证了手工业合作社有计划地供应产品。同年3月共出动57个流动修配组,165人到40多个农业合作社修配农具,共修配大小农具1.7万多件,有力地支援了农业生产,受到了农民的欢迎。同时,各手工业合作社还举办了各种小型产品展览会,广泛征求农民的意见,对手工业合作社改进产品规格,提高产品质量帮助很大。

1955年,随着农业合作化高潮的到来,手工业合作社也取消了股金分红,建成了完全按社员投工参加分配的高级手工业生产合作社。是年,除部分农工兼营者弃工从农,全县建成27个手工业合作社,入社者占手工业总人数的94%,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

手工业社会主义改造虽然基本完成了,县委、县政府对不断发生的问题并没有掉以轻心,而是积极帮助解决。一是针对手工业合作社干部少、水平低,不能适应工作需要的问题,有计划地抽调了一批能力相称的干部到基层社,分别担任基层社主任、党支部书记、业务负责人员和会计等,解决了干部不足的困难。二是帮手工业合作社解决工作场地。县委责成各乡帮铁木业、棉织业、砖瓦、石灰业解决房子400多间,又在城关镇拨给铁木业2.4万平方米建筑面积,供他们建厂使用。三是针对手工业合作社贷款难的问题,先发动社员投资1.1万元,然后帮贷短期贷款2万元,又利用农民水利贷款,按已签订的砖、石灰合同价值的50%,作为向砖、石灰合作社的预付金(银行利息由手工业合作社负担);将原供销社掌握调剂的贫农基金贷款,交与手工业合作社使用,手工业合作社造出产品变活钱后再贷给农民。四是做好手工业合作社与供销合作社业务上的分工问题。县委根据统筹兼顾、全面安排的方针和有利生产、便利群众的原则,决定凡手工业所需要的废钢铁、木材、竹竿、稻草等原料,可以直接采购,手工业合作社可自设门市部,推销自己的产品,这样做,产品价格降低了7%10%,还方便了群众。

在推动手工业合作化运动中,1956年成立的手工业合作社领导机构辉县手工业联合社发挥了很大作用。他们负责原材料的采购和产品销售,并在手工业合作社中开展以反资本主义经营思想为中心内容的整社运动,建立民主管理制度,明确社会主义经营方针,从而普遍提高了劳动生产率,提高了产品质量,降低了劳动成本,扩大了积累,增加了社员收入,显示了组织起来的优越性,鼓舞了广大手工业者加入合作社的积极性。

辉县的手工业合作化运动的发展基本上是健康的。但由于受农业合作化猛烈发展的影响,从1955年下半年到1956年这段时间,发展显然过于迅猛。在运动高潮中也存在要求过急、工作过粗、改变过快、形式过于单一等缺点,这属于实际工作中的缺点和偏差,完成这一改造是一件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事情。

三、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

新中国成立后,全国从战乱走向和平,人民生产生活环境安定祥和,辉县私营商业开始复苏,县城作为行政经济金融中心,市场率先恢复生机。而工业基础十分薄弱,没有一处现代工业。因而,辉县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主要体现在对资本主义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为加强市场管理、繁荣商业贸易,县委、县政府于19494月,由工商科对全县工商业户进行登记,成立以工商科为首,由税务局、银行、县(区)供销社、区公所、合营商店、私营商店、农村与集镇(薄壁、峪河、赵固、吴村、南村)的工商业者参加的集市管理委员会,针对市场混乱情况,制定治乱措施。其主要任务是打击投机倒把,制止囤积居奇,哄抬物价,欺行霸市,惩处不法商人,稳定物价,维护市场秩序,保护正常经营,疏导流通渠道,活跃商品流通,保证和促进经济的发展。当时,全县有私营商业538户,从业人员2208人;饮食业46户,从业人员350人;服务业43户,从业人员346人,个体从业人员547个;以上各业共有商户627户,从业人员3451人。1950年,辉县开始调整工商业的公私关系、劳资关系和产销关系,并对工商企业进行了第一次登记发证工作。注册私营商业973户,从业人员1729人,资金2531856元。由于部分从业人员弃商从农或弃商从事手工业,从业人员比1949年减少21.56%

   1951年,全县区级供销合作社由1948年的6个发展到11个,村供销社由1948年的50个发展到120个。集体商业有了较大的发展,从业人员增加40%以上。部分私营商业、饮食业退商转农或停业,到年底,全县有私营商业907家,其中座商459户,摊贩180户,行商268户。从业人员共有3309人。社会商品零售额652万元,比1949年(424万元)增长53.8%

19533月,开始对私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县委、县政府对私营商业认真贯彻执行利用、限制、改造相结合的政策,在承认资本家的生产资料私人所有制的前提下,使资本家企业逐步变为国家资本主义企业,是在执行公私兼顾、劳资两利政策过程中的改造。第一步,采取初级形式,即统购包销形式;第二步,采取公私合营形式。同时把对工商业的改造和对人的改造结合起来进行。对私营商业改造的同时,对私营主采取团结教育改造的政策,并按照思想觉悟、工作能力等给予相应的工作安排,使他们通过政治教育,在劳动和工作实践中,逐步认识党的正确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逐步改造成为自食其力、服务于社会、服务于人民的社会主义劳动者。

19533月,主要做了准备、联营工作。

第一,做好准备。首先通过五改运动,使私营工商业者和手工业者受到了一次生动深刻的政策法令教育,从思想上做好了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准备。其次,这期间,建立烟酒、百货、土产、贸易货栈等国营公司,而私营工商业必须到国营公司批发商品,按国家规定价格零售,打破了私商垄断市场的局面,为私营商业接受国营领导,打下了基础。再次,对于影响国计民生的工业制品和粮棉油等主要农副产品,实行国家领导下的加工、订货和统购包销。全县分布的20多个私营油坊,其原料一律由国家统一收购,再委托其加工。其他磨坊、粉坊、豆腐坊、饮食业等,只准就地采购原料,就地出售成品。农民自用的棉花、棉布,不加限制,但不准贩卖。这些政策实施后,制止了粮棉油贩对市场的垄断和私营行业牟取暴利,切断了私营工商业同原料市场的直接联系,使私营工商业不得不进一步依靠国营企业。

第二,动员私营工商业在互利的基础上进行联营,走互助合作道路。具体做法是:将城关56户私营商户、139名从业人员,组成棉布、药业、百货、食品、铁陶器5个联营单位;将文具、日杂、饮食等12个行业,364名从业人员,组成联营小组;将136户其他商贩,156名从业人员,作为经销、代销员。农村以基层供销社为主,建立19个农副产品收购部,93个门市部,81个分销店。初步把私营工商业者纳入了国家计划轨道。

195311月,随着对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宣传和贯彻,国家实行了统购统销政策,控制了粮、棉、油等主要生产资料市场,对粮棉油商人实行留、转、包的办法,即一部分留用,为国营商业代理,分代批和代销两种;一部分转业从事其他生产经营活动;一部分则经过训练由国家公司和供销社录用。对行商,限制其经营商品范围,限制活动区域,乡村行商只能在一个县内经营;限制经营方式,不准行商组织联营、合营,不准函购和委托代销,不得使用牌号和雇用人员。对小商小贩进行清理整顿,登记发证,保证正当经营,制止投机倒把活动。由于对市场的严格管理和控制,私营商业大量减少,部分私营商业、饮食业转农或停业。据统计,1953年全县社会商品零售总额8432362元,国营占58.17%,私营占41.83%

   19547月,中共中央发出《 关于加强市场管理和改造私营商业的指示 》,指出:目前正确的方针,必须是充分利用市场关系变化和改组的有利条件,对私营商业积极稳步地进行社会主义改造,把现存的私营小批发商和私营零售商逐步改造成为各种形式的国家资本主义商业。这个指示贯彻执行后,私营商业在商业零售业中的比重大大下降,在商业企业批发贸易中,国营商业已基本上代替了私营批发商。1954年,全县社会商品零售总额12378169元,国营占70.24%〗,私营占29.76%

   1955年之前,专卖公司、县区供销社、贸易公司、粮食公司、土产公司、百货公司、花纱布公司、食品公司等国营经济体相继在县城建立,1955年增设纺织品公司。1955年之后,在农村集镇,国营和供销社经营商业的份额日益扩大,商业方面,社会主义成分和国家资本主义成分迅速增加,极大地削弱了私营商业的份额和社会竞争力,一些私营企业对国家企业的依赖性也日益加重。由于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贯彻和教育改造工作的认真开展,私营业主认识到资本主义必然要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发展规律,每个人都应该认清形势,把握好自己的命运,要把自己的前途和国家的发展方向结合起来,积极接受改造,争取光明前途。同时对接受改造的工商界人士给予政治上和工作上的适当安排。如对资金超千元并雇有店员的14名资方代表人员,政治上不歧视,生活上给出路,安排经理的2人,副经理的3人,会计1人,一般职务的8人。因此,私营企业主中也有一些要求公私合营,这就加快了对私营商业的改造进度。一部分私营商业过渡为国营和合作商业,一部分私营商业为国营商业、合作商业经销代销,有的成立合作店组,还有的实行公私合营。

195510月,经过社会主义改造,私营商业56户,139人,组成棉布、百货、食品、烟酒、铁货6家公私合营商店;279户,364人,组成文具、杂货、饮食、烟酒、食品、水果、菜业、屠宰、澡堂、理发、照相等12个合作商店;还组成了自负盈亏合作小组31个。城关个体座商、摊贩367户,从业602人。30户(48人)关门歇业,337户(554人,资金98913元)加入公私合营。农村私营商业除84户(107人)弃商从农外,262户(294人,资金21704元)全部申请接受社会主义改造。

公私合营后,原有资财实行定股定息;合作商店及合作小组资本入股,股金分红,自负盈亏。同时,对农村个体商业改造也全面展开。对申请接受社会主义改造的147户个体商业改造成合作商店12个,合作小组20个,代购代销64户,个体经销51户。至此,辉县城乡对私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全面完成。

县委、县政府对实行改造的工商业者,积极扶助,保证其经营额和他们的生活,同时,加强公积金和公益金的积累,对生活困难的还给以各种照顾。如对不足千元资本的个体商贩,不论资历长短,按业务能力高低,适当安排工作;对丧失工作能力的人员给以照顾,共安排他们的子女26人,安排辅助劳力16人;对家庭人员多、负担大或因特殊情况造成困难的,政府给予救济。据统计,共救济36户,金额581元。一系列措施极大地调动了私营工商业者的积极性,他们改变经营作风,送货上门,提高服务质量,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

辉县在对私营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县委坚持积极正确的领导,首先成立了对私改造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并抽调61名同志分赴基层开展工作,在薄壁、城关两镇搞了两个试点,取得经验后,在全县全面铺开。在改造过程中,对私营工商业的资产实行赎买定股发息。运动中还十分注意培养积极分子,发展党员,建立党团支部,还开展了比工作、比贡献、比优质服务的竞赛活动,涌现出一批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形成了运动的有利形势。但是,运动中特别是1955年之后,也存在着要求过急、工作过粗等缺点,把原属劳动人民范畴的小手工业者及其他劳动者盲目地带入公私合营企业,并错误地将他们当做资产阶级对待,对其中一部分原工商业者的使用和处理也很不恰当。

总的来说,党领导全体人民在短短的几年内,顺利地实现了对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三大改造,基本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公有制成为国民经济的基础,促进了工农业和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巩固了工农联盟,为全面开展社会主义建设创造了条件。

四、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

1950年,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虽然处决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管押、管制了一批有破坏行为的反革命分子,但由于干部队伍迅速扩大,干部管理制度不甚健全,干部十分缺乏又十分需要,在接收和招收人员时,缺乏严格审查,致使一些反革命分子乘机混进党和政府机关、财贸经济部门、厂矿企业和教育单位,钻进革命队伍内部。1955年,正当我国社会主义改造高潮到来之际,残余反革命分子的破坏活动又逐渐猖獗起来,他们采取各种手段从事破坏活动。为了纯洁革命队伍,巩固人民民主政权,保证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顺利进行,19555月,中共中央发出了《 关于全党必须更加提高警惕性加强同反革命分子和各种犯罪分子进行斗争的指示 》,71日,中共中央又发出了《 关于展开斗争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 》,决定在全国范围内认真开展一场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的运动。

按照中央和省委、地委的部署,辉县从19557月开始了肃清暗藏反革命分子的运动。县委根据党中央和毛泽东提出的提高警惕,肃清一切特务分子;防止偏差,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的方针,肃反与审查干部相结合,先要害部门后一般部门,有计划、有步骤地在全县进行了肃反工作。7月起,开始在县、区两级领导干部中进行肃反工作,年底结束。19561月起,在一般干部中分七批进行,19593月结束。每批大体上都经过学习文件,提高思想认识,自我交代详细,在小组会上检查历史污点、接受批评,专案小组调查和甄别定案、复查五个阶段。

全县参加肃反运动的有党政群团、商业贸易、文教卫生、交通运输、公私合营、厂矿企业共741个单位,共定出肃反对象3271人。实际在干部队伍中查出反革命分子11人,其中国民党特务4人,反动党团骨干5人,伪军政警宪2人;在职工队伍中查出反革命分子13人,其中反革命杀人犯3人,反动会道门3人,伪军政警宪2人,土匪1人,特务1人,坏分子3人。其余有一般历史问题的303人,分别交代了自己的历史问题,经专案小组甄别定案,视不同情况,很快作出适当处理。

此次肃反运动,对查出的反革命分子除极少数罪大恶极、顽固不化者予以逮捕外,大部分放在原单位或农村进行劳动改造。通过肃反运动,缴获了一些武器弹药,消除了隐患,破获了203宗案件。革命队伍内部的团结大大得到加强。原来闹不团结、工作疲塌、歪风邪气上升的单位,受到了实际教育,纷纷建立起各项民主生活和工作制度,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团结一致、积极工作的局面逐渐形成,人们的政治觉悟得到大大提高。

肃反运动的开展,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也有一些教训。主要是对党的政策把握不准,致使个别有一般历史问题的人被错定为反革命分子,扩大了打击范围,造成了一些冤假错案。对大部分初定为肃反对象的人,采取了过火的斗争,在精神上对他们造成了一些伤害。

第四节 中国共产党辉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

新中国建立后,中共辉县县委领导全县人民迅速医治战争创伤,稳定社会秩序,在大力恢复和发展工农业生产,改善人民生活的同时,把各行各业涌现出来的优秀人物发展为共产党员,壮大了党的队伍,使广大人民群众真正认识到中国共产党是真正为人民谋利益的先进组织,是无产阶级的先锋队,从而使辉县党组织在几年内迅速发展起来。

 1950年,辉县党支部有293个、党员有4145名,其中女党员有491名。1953年,全县共有党支部295个、党员4457名。1956年,全县有党委18个、党总支16个、党支部241个、党员6768个,比1950年增加2623名,增加63.3%。其中女党员868名,占13%。

 新中国成立初期,辉县党员的文化程度还很低,其中文盲71.9%;职业构成以农民为主,占94.4%。随着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和党员成分的变化,文化结构逐步有所改善,1956年,农民党员降低为90.9%,小学以上学历的从占29.1%上升到48.1%。

1949 ~ 1955年,辉县共举行六次党的代表会议。

第一次党代表会议(简称党代会),19491029日到114日在县城召开,出席代表336人,列席191人,来宾183人。这次会议在中国共产党七届二中全会精神指导下召开。大会讨论和通过了中共辉县县委的工作报告,制订全县工作方针、任务,提出生产计划,分配秋季负担。大会号召各级党组织,积极贯彻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和省党代会精神,把党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生产建设上来。这次大会是由战争时期转向恢复国民经济时期的一次关键性会议。大会通过有关决议,选出县委常委5人,书记1人,副书记1人。

第二次党代会,195043日到5日在县城召开,出席代表298人,各区长、乡长列席会议。这次会议继续贯彻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精神,会议宣布辉县土地改革全面胜利完成,总结冬季生产成绩,部署春季生产和救灾工作,号召各级党组织转变领导作风,正确执行政策,力争完成生产计划。

第三次党代会,19521113日到17日在县城召开,出席代表275人。农村、机关、学校团支部书记364人和党的宣传员254人列席会议。这次会议主要是开展三反”“五反运动、整党建党、农业合作化等工作,讨论制订冬春具体工作计划,会议通过了由土改转向恢复生产,开展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决议。

第四次党代会,19531125日到1210日在县城召开。出席代表1398人,列席1182人。这次会议主要贯彻党在过渡时期的总路线总任务,执行中央与省委关于粮食计划收购与计划供应政策,会议拟出粮食统购统销的具体规定。

第五次党代会,1954517日到21日在县城召开。这次会议主要是总结春季工作,动员全党做好夏收、夏种、夏征。会议通过以互助合作为中心,做好夏季粮食统购工作的决议。

第六次党代会,1955623日到27日在县城召开,出席代表264人,列席22人。会议传达和学习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决议和中共河南省第八次代表会议的决议和报告,总结全县工作并确定今后任务。会议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全国代表会议《 关于高岗、饶漱石反党联盟的决议 》,一致表示要和分裂主义作斗争,加强团结,保证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顺利进行。会议选举中共辉县监察委员会,并通过有关决议。

为了充分发扬党内民主,发挥广大党员参加党的工作和监督党的领导的积极性,依靠全党的集体智慧和力量,加强团结,步伐一致,争取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不断前进,也为迎接全省党员代表大会和党的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经县委研究拟定在19565月中旬召开辉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

党员代表大会是党的最高权力机关,它既不同于过去的党员代表会议,又不同于一般的扩大会议。

根据省委、地委指示,中共辉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于1956511日召开,514日闭幕,会议出席代表349名,列席21名。大会学习中共中央《 1956 ~ 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 》,审议通过县委工作报告和1956 ~ 1957年以合作化为中心的全面规划、党的建设工作总结、1955年纪律检查总结,并作出决议。大会选举产生的常务委员会委员为谷占春、栗保善、董思孝、席光华、李敬宾、郑永和、申国英,书记谷占春,副书记栗宝善,第二副书记董思孝。选举产生了中共辉县第一届监察委员会,书记董思孝,副书记李文宣。同时,选举7名出席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的代表。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