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三章1
时间:2012/10/15 9:47:41

第三章  

社会主义建设在探索中曲折发展

在基本完成对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初步建立社会主义制度以后,中国的社会主义经济、政治和文化应该怎样建设和发展,成为党所面临的全新课题。19569月,党的八大提出的基本任务是:团结全党,团结国内外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的中国而奋斗。这就表明,全党的工作中心已经开始转移到集中力量发展社会主义生产力上来。但由于在中国建设社会主义,远比在中国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艰难和复杂得多,中国自己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究竟应该怎样走,既没有充分的理论准备,又没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只能为寻找适合中国国情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进行多方面的探索。

第一节整风运动和反右派斗争

毛泽东在党的八大开幕词中提出,现在在我们的许多同志中仍然存在着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宗派主义的思想和作风,不利于党内团结和党同人民的团结,必须大力克服这些严重缺点,才能把我们面前的伟大的建设工作做好。195611月召开的八届二中全会,以当时波兰和匈牙利事件为鉴戒,强调在兼顾国家建设和人民生活的同时,必须警惕和防止干部特殊化和脱离人民群众,于是决定年后开展全党整风。1957427日,中共中央正式发出《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 》。整风的主题是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党希望通过整风,克服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达到这样的目标:造成一个既有集中又有民主,既有纪律又有自由,既有统一意志又有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

辉县县委组织全县干部认真学习《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和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1222日,县委成立以第一书记谷占春为首的13人整风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同日,县委以扩大会议形式,召开整风动员大会,谷占春向大会讲解整风运动的重大意义。全县各直属机关,区、乡干部和中小学教职员及百泉农校全体师生共4382人参加整风会议。各单位按照居住地址和工作关系,划为六大片,由县委常委担任各片整风领导小组组长。谷占春动员大家帮助党进行整风,要求扫除一切思想顾虑,采用大字报、小字报、意见箱、座谈会等形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大胆地放,坚决地放,彻底地放。各单位把大鸣、大放提高到对党忠诚不忠诚的高度,很多单位甚至规定每人每天写大字报的张数,写不够就算没完成任务。这样,大鸣、大放步步深入,一浪高过一浪。至195714日,先后掀起了3鸣放高潮,共贴出大字报40078张,每人平均9.15张;提意见134560条,每人平均30.7条。在半个月时间里,能提这么多意见,很大程度上是动员的结果。意见大多是重复的,没有严格归纳分类。这些批评意见,绝大多数是诚恳的,是与人为善的,是抱着对党忠诚的态度提出的,它揭露出党和政府的工作作风问题和党政干部存在的许多思想作风问题,对于党和政府及其工作人员改正缺点错误,改善工作是极为有益的。但参加运动的极少数人也有错误言论,甚至乘机向新的社会主义制度发动进攻。他们攻击的重点是党的领导、粮食统购统销、人事制度、干部政策,等等,有些人还根本否定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把人民民主专政说成是产生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根源。这种情况引起了党的重视和警惕。毛泽东于5月中旬写出《事情正在起变化》一文,标志着党中央的指导思想开始发生变化,运动的主题开始由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转向对敌斗争,由党内整风转向反右派斗争。在这样的情况下,县委暂停整风,实际上运动的主题由整风转向反击右派。中央从19578月起,要求运动进一步向地县、市区、大厂矿(以后又提出向中小学教职工)展开,并提出要深入挖掘右派。

195814日,县委召开了1151人参加的积极分子大会,布置反右派斗争。15日,县委第一书记谷占春召开了参加整风的全体人员大会,发动大家积极地参加反右派战斗。他指出:敌人已向我们宣战了,这场斗争是一种不流血的又是异常激烈的阶级斗争,是敌我之间你死我活的生死斗争。他们以帮助我们整风为名,来颠覆革命政权,这就超出了整风的范围。因此,对右派分子的各种反动言论必须坚决地予以反击,不获全胜,决不收兵。对县委的动员,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认为这场斗争是我们动员人家放,不放就说人家不积极,放了却又来抓人家的小辫子。还有些人认为把形势看得太严重了,一时的错话,即使有片面性,就该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吗?县委则按照上面的指示,认为这些看法是看不清阶级敌人的真面目,对资产阶级右派分子猖狂进攻的危害性认识不足,对严重的阶级斗争麻木不仁,阶级观点模糊,划不清大是大非的界限,没有把反右派斗争和全国的阶级斗争形势联系起来。为了解决这些问题,取得反右派斗争的彻底胜利,县委采取如下措施:第一,严密组织,加强领导。为了作战有力,指挥方便,将鸣放期间的小组,改编为兵团,下设战斗小组,每个兵团由县委常委亲自掌握,包干负责。第二,训练骨干,壮大积极分子队伍。采取大小会结合的方法,组织骨干和积极分子反复学习反右派斗争的材料,进行忆苦思甜,提高阶级觉悟;并采取个别谈话、骨干串联、火线考验等措施,使中间分子克服温情主义,打破情面,积极向靠拢,扩大反力量。第三,分析敌情,区别对待。尽管采取了多种斗争策略,有些对象仍说自己并无反党之心是真心真意帮助党整风等。运动遭到了很多人不同程度的抵制,当时说他们装疯卖傻避重就轻喊冤叫屈等,对这些人,毫不留情地编入狡猾抵赖顽固不化之列,遭到更猛烈的批斗,被批斗的对象先后达2100人,占整风人数的48%。至33日,反击阶段基本结束,有339名干部、教师被划为右派分子(其中既是右派又是反革命分子的75人,获嘉县转来的12人不含在内),占参加运动人数的7.7%。之后,反右斗争在工商界上层人士中展开,6月,在文化、教育、卫生系统进行反右补课,又揪出右派分子86人。全县共揪出所谓右派分子423人,还划所谓中右591人(其中党员247人,团员108人,非党群众236人)。

反右斗争结束后,在全县范围掀起鸣放高潮,动员机关、学校、厂矿、农村揭批三风(主观主义作风、官僚主义作风、宗派主义作风)、五气(官气、骄气、娇气、暮气、阔气)。到71日结束时统计,写大字报59495张,提意见15616条。

接着又掀起自我思想改造运动,人人检查,个个反省。据当时统计,共写大字报2.7万余张,向党交心意见8000多条,同时开展了四书(挑战书、应战书、决心书、保证书)运动。

辉县的反右派斗争扩大化后果是严重的。在思想上,使忽视客观实际急于求成的倾情绪抬头,给1958年的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共产风提供了思想前提,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政治上,严重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把一大批忠贞的知识分子、爱国人士和党员干部错划为右派分子,使他们长期受到政治歧视,受到各种不应有的处分,并把其中的大部分与地、富、反、坏四类分子并列20余年,作为无产阶级专政对象,甚至株连到他们的家属子女,使他们在入党、入团、参军、招工、提干、升学等方面受到不公正的待遇。

但是,也要看到,反右派斗争中,确也有极少数人散布错误言论,反对党的领导,攻击社会主义制度,因此,反击右派分子也是必要的。

第二节大跃进运动

一、大跃进运动

大跃进的提出,标志着党力图在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中打开一个崭新的局面。毛泽东发动大跃进的时候说:中国经济落后,物资基础薄弱,使我们至今还处在一种被动状态,精神上还是受束缚。在这方面我们还没有得到解放。(工作方法六十条)说出了全党想尽最大努力把建设搞得快一点的共同愿望。

一五计划的顺利实施和反右派斗争的胜利,大大提高了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也使党相信,动员和依靠人民群众来进行经济建设,就能取得我们所希望的、世界上从来没有的高速度。

195711月,县委决定以讨论毛泽东亲自主持起草的《一九五六年到一九六七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简称《纲要》)为中心,在农村展开一次关于农业生产建设的大辩论,推动全县农业更加迅速地发展。通过贯彻讨论《纲要》,很多人认为,第一个五年计划能够超额完成,是由于鼓干劲;社会主义改造能够提前完成,是由于反右倾冒进。当时,党内党外的骄傲自满和倾冒进情绪开始膨胀。特别是195712月,县委在扩大会议上传达学习《人民日报》关于《发动全民讨论纲要,掀起农业生产的新高潮》的社论,在批判了某些人像蜗牛一样爬行得很慢的右倾保守思想后,便吹响了大跃进的号角。

1957年冬与1958年春,辉县在兴修水利上本着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为主的方针,掀起了水利建设高潮,全县参加水利建设的达到6.5万多人,占全县劳力的43%。经过冬春的苦战,水浇地从19579月的48万亩增长到78万亩,其中渠浇地42万亩,增加11.4万亩;井浇地18万亩,增加3.1万亩;蓄水池浇地18万亩,增加15.5万亩。在全县95万亩耕地上,新修、扩建了雁平渠、石门渠、三泉、包公庙、中湖、东关、孟坟7条较大渠道,总长4.3万米,新打水井2000多眼,新修沟洫台田2.2万亩,修成平地水库2座。县委在全县农村动员广大农民日夜奋战,实质上已经揭开了大跃进的序幕。

195846日,县委提出《关于全面大跃进的30条规划》(以下简称《规划》),64日,召开了县委委员,区、乡党委书记和县直各机关区级以上党员干部参加的县委扩大会议,号召大张旗鼓地、深入广泛地宣传贯彻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学习县委的《规划》,全面训练骨干16581人,组织了35500人的宣传队伍,然后以区、乡为单位,组织了16个总路线报告团,22个分团,从7月到11月,向群众报告1250次,听报告的达21万人,占全县成年人的90%以上。使总路线家喻户晓,人人皆知。很多群众编顺口溜,说什么总路线是仙丹,社员学了干劲添,去年亩产七百五,今年亩产两千三工作遵照总路线,敢笑卫星跑得慢;生产遵照总路线,粮食双千菜双万大跃进的气氛十分浓烈,似乎到处都是万马奔腾、一日千里的跃进景象。

为了完成和实现《规划》目标,县委在全县农村发动了冬春季农业生产建设群众运动,组织广大农民日夜奋战,掀起了一个以兴修水利、深翻和平整土地、积肥修路、改良土壤等以农业基本建设为中心的生产高潮,实行了农业的大跃进

大跃进中,盲目地不顾实际地大幅度地提高和修改各种计划指标,持续人为地拔高产量指标,造成指标严重膨胀普遍失实。在农业上要求五年、三年,甚至一两年达到十二年农业发展纲要规定的产量指标,并提出许多痴人说梦似的假、大、空口号,如总路线,到农庄,一株麦穗重六两,今年小麦大丰收,金色麦堆顶破仓建设祖国抢时间,一天等于二十年,等等。

高指标带来高估产。1958年夏收期间,全县各地同全国一样,兴起一阵虚报高产、竞放卫星的浪潮,报刊媒体大加鼓吹,使卫星越放越大,越升越高。大放卫星,放大卫星,连续放卫星成了十分抢眼的口号。为了放大卫星,浮夸风越刮越烈。例如: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只要想得到,就能做得到。”“要想粮食成倍翻,思想大跃进是关键。”“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等,这些违背常识的口号十分时髦。在县、乡要求农民群众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大胆想,大胆干,大胆修订小麦丰产计划的压力下,辉县孟庄乡南田庄三队从4月份开始,曾连续4次修订了丰产计划,第一次一亩报500斤,第二次报了550斤,第三次报了600斤,第四次就报了800斤。谁知到了611日,《河南日报》报道遂平县卫星社2.9亩小麦试验田平均亩产3530斤,没隔几天,又报道商丘县双楼社亩产小麦4412斤,并配发了《报高产,天外还有天》的社论。南田庄三队在乡里主要领导的唆使下,大胆地报出1.59亩试验田亩产4535.4斤的卫星,在621日的《河南日报》头版头条套红大字报道出来,同日,《人民日报》也在头版报道了这条消息。县里立即召开会议,号召全县向南田庄学习,并抽调县里的笔杆子,煞有介事地总结了5条丰富经验。《人民日报》、《河南日报》同时刊登消息后,全国20多个省组织代表团来参观,南田庄出尽了风头。

高估产带来高征购。由于虚报产量,1958年全年征购任务指标达2138万公斤,占粮食实际总产量10503万公斤的20.3%。为了完成任务,很多农村基层干部只好糊弄百姓,弄虚作假,还强迫群众统一口径,以应付上级。许多公社为迎接上级检查,就堆起一些表面是粮食,里面是麦糠和玉米秆的小粮屯,检查的人迫于形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竟都说粮食不少,形势一片大好。辉县的粮食不断地、大量地外调,几乎要被调空。群众手中留粮极少,可上级却连续召开反瞒产会议。检查团到村里问社员有没有吃的,都说有。表面上,19591961年,成人年吃粮标准从180公斤提高到250公斤,但农民每天实际吃粮不及0.4公斤。

大跃进提出的大办工业、大办农业、大办钢铁、大办水利、大办交通、大办食堂等几个大办中,出现了许多违背常识的荒唐事,如卫星田深翻4米、土坷垃熏肥、红薯亩产30万斤、水稻亩产6000余斤等。且在各种大办中,均采用大兵团作战的方法,全县每天参加劳动的人数在15万左右,实行行动军事化、劳动战斗化、生活集体化,只图快,不求好,窝工浪费现象十分严重。在各种大办中,农民群众一天干十五六个钟头是常事,去茅坑(厕所的俗称)解手因瞌睡栽下去的事屡有发生。盲目地大办工业,一些合作社实行所有制形式的升级过渡,转为地方国营工厂,而且还盲目地建起玻璃、细菌肥料、钢铁等30余个地方全民所有制企业,不久就停办了。

在大办水利中,集中农民工35万人建成拍石头、石峪沟、龙门等10余座水库,匆忙上马,勘探不够,有的地质不明,严重漏水;有的大坝不固,决口淹田,90%以上的水库只好废弃。

在推行小麦密植时,有些区、乡要求每亩下种20100斤,主观认为,下种量越大,产量越高,说什么种多穗多,一个小鬼拿一根骨朵,根本不考虑合理密植,不考虑农民的合理化建议。结果下种量越大,产量越低,造成大减产。很多地块连种子也打不够,甚至绝收。深翻地时,认为翻地越深越好,而实际上深翻0.5米到4米的因为打乱了活土层,把生土翻上来,庄稼不长,造成严重减产。

大跃进开始后的第二年春天,辉县国民经济由于比例失调造成的严重后果进一步暴露出来。1959年春天,县委主要负责同志谷占春、郑永和等已开始认识到大跃进的失误,并找出了一些失误的原因,在有关场合谈过对大跃进运动的怀疑,提出了符合本县实际情况的正确意见和建议,他们认为那些违背客观经济规律和自然规律的做法,是很不恰当的,是应该纠正的。很多公社干部也根据本地情况提出了正确意见,大家都希望恢复八大所坚持的综合平衡、稳步前进的建设方针,要求总结经验,纠正偏差。

这本来是一个纠正历史错误、重新调整发展思路的良好开端,从全国来说,经过几个月的紧张努力,共产风、浮夸风、高指标和瞎指挥受到初步遏制,大家的头脑已经由,形势开始向好的方面有所转变。但八届八中全会以后,中央又开展了一场反右倾反右倾机会主义的运动。

1959103日至1110日,地委派工作组来辉县领导反右倾整风运动,2194人参加了这次县、乡(社)队三级干部会议,听了庐山会议精神的传达,大会号召开展反右倾运动,再掀大跃进高潮,108日,县委第一书记谷占春代表县委向大家作检查,之后,参加会议的23个县委委员都作了自我检查,到113日,参加会议的人至少都作了一遍检查,其中检查三遍以上仍过不了关的有118人,占参加会议的5.6%。谷占春一人就作了5次检查还说不深不透。为了把运动深入进行下去,县委于1120日制定了《关于开展机关整风运动的工作方案》。《方案》规定,这次整风运动,主要是在机关、团体、学校、工矿企业、人民公社的全体党员中开展。办法有两种:一种是分别到各级党校集中进行;一种是在职结合工作进行。发动大家对大办钢铁、大办人民公社等问题进行辩论。在反右倾机会主义的浪潮中,一些正确的认识都被当做谬论进行批判,提出的中心口号仍然是:反右倾,鼓干劲,掀起新的大跃进高潮。这就中断了在经济工作中纠的进程,逆转了本来有所好转的形势,使以高指标、浮夸风、共产风和瞎指挥风为主要标志的倾错误再度泛滥,造成了更大的危害。

二、大办钢铁运动

19588月,中央政治局在北戴河举行扩大会议,会议决定1958年钢产量要比1957年翻一番,达到1070万吨(前8个月只生产400万吨),1959年达到27003000万吨。会议通过的第二个五年计划指标,比三个月前八大二次会议通过的又普遍翻了一番。这次会议把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迅速推向高潮,以高指标、浮夸风、共产风为主要标志的倾错误严重地泛滥开来。会后,为了在余下的4个月时间里,完成670万吨钢生产任务,在全国掀起了全民大办钢铁的群众运动。为了完成上级下达的钢铁生产任务,县委随即召开有县直机关全体干部、厂矿负责人,以及各公社党委书记和公社干部1200余人参加的大办钢铁动员大会,号召各级党委书记挂帅,动员全县人民全力以赴,建小高炉,小土群(小型、土法、群众运动)炼铁炼钢,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全党全民大办钢铁运动。920日,成立钢铁指挥部,动员2.7万多人投入了采矿、建炉、运输等各项工作,从沙锅窑和沿村矿山到李固钢铁基地,车如流水马如龙。101日,全县投入劳力7.2万多人,到李固建造1683座炼铁炉(小土炉),还修了一条11.5公里长的小铁路。为了烘托气氛,白天万杆红旗迎风飘,夜晚万盏灯火彻夜明,肩挑背扛,小车推平车拉,人挨人,人挤人。炼铁工地上,风箱齐动,有的甚至还用扇子煽火。很多群众对小土群能炼出钢铁来表示怀疑,县委、县政府迫于上级压力,就组织了12450人的宣传大军用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形式,在几十里的大炼钢铁战线上掀起动员高潮,先后组织了227次报告会,715次鸣放辩论会,写出大字报34万张,批判各种所谓错误思想和糊涂认识。这样一来,谁也不敢再提意见,累死累活,唱出了各种高调。运输队:英雄的矿石运输队,百里山路一日回;手推着小车万万辆,神行太保满天飞。炼铁炉群众:炼铁炉有千千万,炉前站的是英雄汉,呼风喷火山岳动,好像天兵下了凡。采矿队:东山挖到西山峰,三山五岳都挖空,有俺采矿好兄弟,超英赶美一个冬。全县596名投入钢铁生产的干部,人人建了试验炉,带动千万群众个个争先进,炉炉插红旗。掀起了红旗竞赛运动,组织了125次誓师大会,涌现出红旗炉6415个,英雄模范5775名,还出现了34种所谓发明创造和技术革新。1030日,终于放出了所谓日产铁1.25万吨的巨大卫星。据当时统计,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全县炼出生铁2.6万吨,钢5473吨,提前超额完成上级分配的生产任务。

为了完任务,在大炼钢铁中,把群众的铁锅、门搭、门鼻都无代价地收缴上来,稍有不满,即开会批斗。因燃料严重缺乏,将农村树木几乎砍光。

在辉县大办钢铁运动中,全县直接或间接参加的民工有18万人以上,占总劳动力的90%。在全党办钢铁,全民办钢铁的口号下,辉县人民抱着对党和政府的信任,要人出人,要钱出钱,要物出物,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到10月底,实际产出了一些质量低劣的铁焦粘连的烧结铁。大炼钢铁劳民伤财,得不偿失。大炼钢铁被叫停后,留2000余人办钢铁厂,因原材料、设备、技术等问题,不久也只得下马。

辉县历时两个月的大办钢铁运动,其教训、危害及影响是深刻的。为了掀起高潮,连续批判右倾思想,批判所谓的条件论钢铁增产有限论。在一次又一次召开各团、营、连级干部战地会议后,浮夸风愈演愈烈。据当事人回忆,这些数字都是用皮尺量,用钢笔算出来的,虚头大得惊人。在第一书记挂帅,钢铁元帅升帐,头可断,血可流,完不成炼铁任务不罢休的热潮中,人们明知报的数字是假的,谁也不敢说破,谁说大话、假话谁受表扬,你报的数字大,我报的数字比你更大,往往都是后来居上,出尽风头。领导深信不疑,更鼓励人说更大的假话。在开展生产钢铁搜集废铁运动中,广泛地发动群众,把家中的铁器全部上缴。各公社争着多报收废铁数,城关公社报一天收废铁3吨,第二天孟庄就报收了7吨,对这些弄虚作假的情况,不少干部群众心知肚明,只是怕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而不敢说真话,致使浮夸风越刮越猛,泛滥成灾。

大办钢铁,劳民伤财。造成了人力物力的极大浪费。仅县办第一、第二机械厂,除抽出80多个工人到钢铁工地担负修配、安装任务外,两厂倾其所有,支援各种设备和工具53810件,其中有高炉铸件5套,炉前工具20390件,鼓风机1029部,风箱882个,煤气机23部,矿石锤7963把,炉条1400根,在10月份的炼铁高潮中,两厂基本停产。

大办钢铁占用了农村大部分劳动力,男劳力几乎全部上阵,青年妇女都去炼过铁,农村只留下老弱孤寡,使农业生产受到极大损失。玉米无人收,红薯烂在地里,棉花无人摘,即使摘下来也无人管理,堆在地里任凭风吹雨打。1958年粮食总产量96745吨,比上年减少3875吨。由于大办钢铁,昼夜连轴转,损害了群众的健康,各生产队粮食自带,又是强体力劳动,住宿条件十分简陋,给群众生活造成很多困难,而且给后来的三年困难时期埋下了祸根。

错误的方式方法。辉县的大办钢铁运动是大跃进的特定产物,所采取的方法主要是强迫命令、瞎指挥、批右倾。从组织劳力、派任务、限时间、定纪律到压指标,都是靠强迫命令来实现,只允许群众照办,不允许说一个字。瞎指挥,派出596名干部搞出的试验炉,没有一个炼出好铁的,以此作示范,生产的铁基本上都是废品。批右倾,工作进展缓慢,全凭工地整风,进行层层发动,运用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推动工作,从上到下,把讲假话、好浮夸的人说成是敢想敢干,把一些正确意见,都当成右倾保守思想和反党、反社会主义言论,大帽压人,轻者批斗,重者处分,给社会主义建设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

三、大办工业与工具改良运动

在大办钢铁工业的同时,为了完成在五至七年的时间内工业产值超过农业产值的任务,辉县县委遵照上级指示,掀起大办工业的热潮。195810月,全县把原来的12个手工业合作社合并转为7个地方国营工厂,把服装社、编织社和刻字社下放到城关公社。两个月时间,县里新建了钢铁厂、细菌肥料厂、玻璃厂、耐火砖厂和煤矿5个厂矿,商业系统一鼓作气建了屠宰厂、造纸厂、饲料加工厂、废品加工厂、食品加工厂、棉籽剥绒厂、冷冻厂、淀粉厂等20多个厂,各人民公社不甘示弱,纷纷办厂,到1958年年底,公社办厂已达2027个,全县10个公社,每个公社平均办厂203个。铁木厂、水泥厂、砖厂、机械厂、机械修配厂、工具厂、肥料厂遍地开花,这些数字有大量的浮夸成分,一个木匠办个木匠铺就算一个厂,两个铁匠一盘烘炉就算是个铁木社,一个人手工捞纸就算个造纸厂。不仅个人办厂,小队、大队、管理区也办厂,就连公安局也附设有面粉加工厂和草绳加工厂。

这种大办工厂的做法,使不少新建企业资源浪费严重,效益很差,甚至投产之日就是歇业之时,而且冲击农业生产,使农业战线劳力锐减,职工队伍一度膨胀到9万多人。

在大办工业期间,为了解决生产需要与劳力不足的矛盾,一个声势浩大的工具改良运动在全县开展起来。辉县县委于19583月成立了技术改革委员会,设立了工具改良办公室,首先开展了以滚球轴承为中心的,以深耕犁、密植耧、运输、加工、提水5项工具为主的农具改革。9月开展了旧式农具改良化,运转工具滚球轴承化,运输工具车子化三化运动,11月开展了服务地方工业生产及公共食堂、水利建设工具的改良运动。在工具改良中,人民群众充分发挥了自己的聪明才智,没有原料大家献,资金不足大伙兑,没有工具自己造,全县改良各种工具200多种,提高了工效,节省了人力畜力。

1958年新增加的后来形成了生产能力的工厂,不仅在当时发挥了作用,而且在以后相当长时期内继续发挥着效益。当时办起的工业,虽然很大一部分没有能够巩固,但终究为以后的工业发展奠定了最初的基础。

在工具改良运动中,职工们破除迷信,抛弃自卑感,意气风发,敢于发明,敢于创造,也取得了一部分实际成果。

四、兴修水利

辉县地处太行山东麓,三面环山,南部平坦,山区丘陵面积占土地面积的70%,地势自北向南倾斜,历来少雨则三面干旱,多雨则南部平原水涝成灾。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全县只有土、砖小井7280眼,供浇园及人、畜饮用,盘上、拍石头、杨闾川则常年干旱,拍石头吃水如吃油,见水如见命。常村公社石圪节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石圪节十年九不收,旱年吃水如吃油,一升米换一担水,一年到头为水愁。盘上群众则唱着这样一个悲酸调:山连山,坡搭坡,山上坡地灾荒多,平地穷人愁缺粮,这里更愁没水喝。闺女常年不洗脸,媳妇做饭不刷锅。”

新中国成立初期,辉县县委和县政府根据全县地理实际,逐步开展了治山治水工作。大力修渠引水、打井挖河、改革提水工具。从1955年起,每年动员5万多名劳力,大规模治理涝河,将6条洪水河裁弯取直、疏浚河道,加固堤防,为沿河群众创造了安定的生产、生活条件,使20万亩低洼易涝土地免除了涝灾。继以挖沟洫台田,将8.4万亩盐碱地改造成为秋麦两熟的良田,农业得到了初步的发展。

1957年,常村乡在沿村东北修建甜水沟小水库。5月份高庄乡又建成了高庄小水库,为1958年群众性修建小水库揭开序幕。1958年,贯彻水利建设以蓄为主,以小型为主,以社办为主的方针,掀起了史无前例的兴修水库高潮。出动57万人,兴修了28座小型水库,分别是甜水沟、尚庄、石峪沟、柴庄、共山头、楼罗掌、冯窑、石牌坊、龙门、北陈马、牛村、四亩地、东平、山前、贾沟、郭圪垱沟、张村、北湖、土楼、杨圪垱、柿南沟、栗园、杨园、小井河、黑沟水、头冲、苏村、吕村水库。民工一天劳动12个小时以上,水库工程施工日夜不停,为工程运土、砂、石,车水马龙,人山人海。这些水库有21座为土坝,6座土石混合坝,1座浆砌坝,计划蓄水6万至10万方的15座,10万方至100万方的11座,110万方的一座,140万方的一座。其中27座由各社承办,140万方的由县里办。由于没有施工经验,施工前没有勘测、规划、设计,施工质量又差,结果建成后不得不重新扒掉,造成劳民伤财无效益。如石峪沟水库,计划库容140万方,于19584月动工,820日即跃进建成,水库以上主河道长7.2公里,平均比降0.0349,流域内植被差,河道长年无水,汛期洪水猛涨,库区河床为砂卵石覆盖,坝上游约500米有东北至西南向断层通过库区,而截流墙未筑在岩基上,漏水严重,建库后就一直未能发挥灌溉效益。动员6000多民工,投工40多万个的吕村水库,在寒冬腊月民工光着脊梁干,因为质量低劣,最后也不得不扒掉。

除这28座水库外,建于19595月的拍石头水库,原计划库容356万立方米,因上游植被差,库区为石灰岩,渗漏严重,只能用作防洪。

大跃进中兴修的水库,绝大部分被废弃,其经验教训是十分深刻的。

第一,必须尊重科学,按自然规律办事。大跃进中修的石峪沟、拍石头等28座水库没有进行详尽的地质勘探,只凭主观臆断,盲目蛮干,施工质量差,防洪标准低,技术水平更低,非但不能发挥效益,还有近20座水库成为险库。

第二,兴建水库要量力而行,不可贪大求全,急于求成。而大跃进中修的水库,社社开花,项目过多,摊子过大,战线太长,交通、电力条件都不具备,给县、社两级财政造成巨大压力。在施工中,搞人海战术,平调劳力,吃大锅饭,窝工浪费严重,据统计,28个小水库,用工131万多个,动用土89.89万方,石头39.985万方。工效不高,质量管理跟不上。

第三,必须因地制宜,全面规划。大跃进中,由于没有经验,缺乏全县的规划,一哄而上,很多水库边施工边设计,在建设中才发现不具备施工条件,造成渗漏严重,无法蓄水,有些还给下游村庄带来安全威胁,只好废弃不用,造成人力物力巨大浪费。

第四,在水库兴建过程中,技术上也出现很多问题。部分工程没有修溢洪道,或修的太小,洪水下来不能及时排出,因此,17座水库后被洪水冲毁,11座水库坝基被冲成缺口,这都是因坝基不坚固,夯得不结实造成的。部分水库对上游洪水或水源估计不足,坝基既小又低,拦不住洪水。加之扫尾工程大都草率,管理工作做得太差,只求多快,不求好省,造成了前功尽弃的可悲结局。

1959年,辉县县委在省水利厅的指导下,借鉴苏州经验,开始在平原地区大搞河网化,即开挖一、二、三、四级排水河道,交叉形成网络遍布平原。全县东西向开挖两条一级河,一条从王村泉到百泉;另一条从冀屯到北流村。以一级河道为骨架,辅之支、斗、农、毛渠,构成水的储存与流动网络。按照当时的设想,欲实现东水西调、西水东调、南水北调、北水南调,旱涝俱防。在县委、县人委统一领导下,平原地区各公社组织男女劳力,不分昼夜,不惧冰天雪地,一年动用土方343万立方米,开挖口宽727米大中型排水河道13条,共计87.2公里。其中百泉- 王村泉的北一级河最长,为23公里。设想是美好的,但由于死搬硬套南方水网圩区的经验,不考虑本地区水资源情况,大搞以通航为目标的河网化,结果使一级河断面过大,还修建了数座用于通航的高桥,结果造成人力物力的大量浪费,未能发挥实际效益。大跃进中,在平原地区,曾挖了2000余眼五六型小砖井,因井壁不填滤料,很快淤积、坍塌,全部报废。

大办水利也取得一些成效。19577月,雁平渠工程再次复工,由盘上32个农业社2500名民工担任施工任务,1958年五一节全渠通水,总长18公里,将北河道水从雁翅口送到西平罗,侯兆川有了初步的灌溉条件。

1958年,始建东大方电灌站与苏门山电灌站,后逐渐完成配套,发挥了应有作用,配套轴功率共达到1810千瓦。

另外,从1957年冬到1958年年底,全县动员山区丘陵区20万人,打旱井7530眼,挖鱼鳞坑13万亩,挖水平沟7059条,修梯田、加边垒岸11.5万亩。控制水土流失面积达795平方公里。这些设施部分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总起来说,在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兴修的水利工程,发生的失误是十分严重的,不按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办事,一味追求速度,失误就成为不可避免的了。在大跃进运动中,广大干部群众积极参加各种水利工程,并且不辞劳苦地日夜奋战,奋发努力工作,其精神是十分可贵的。他们付出的辛勤劳动也取得了一部分成果。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辉县县委吸取大跃进中沉痛的经验教训,继续带领全县人民治山治水改变贫穷面貌。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