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三章3
时间:2012/10/15 10:06:00

第四节社会主义教育运动

一、开展社会主义教育(四清)运动

1962924日至27日,中共中央召开了八届十中全会,会议指出: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整个历史时期,在由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的整个历史时期,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的斗争。毛泽东还指出:阶级斗争和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问题,我们从现在起,必须年年讲,月月讲,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有一条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路线。

19632月,毛泽东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总结湖南、河北等地的社会主义教育活动的经验时,提出阶级斗争,一抓就灵,决定在农村普遍开展一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河南省委根据这次会议精神,对全省的形势作了不切实际的分析,认为当前的阶级斗争形势是很尖锐的,对全省的运动进行了部署。19633月下旬和4月上旬,县委根据中央、省委、地委指示精神,层层训练干部,开展了以清财产、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为主要内容的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也称小四清。同年12月,县委组织工作组,在百泉公社百泉大队试点,贯彻《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简称前十条)及《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简称后十条)开展清工分、清账目、清财产、清仓库,在大小队干部中开展社会主义教育。196413日,县委召开三级干部会议,全面贯彻双十条,介绍百泉大队小四清经验,部署普遍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会后,深入生产队揭发干部中的四不清问题。

19645月,中央召开工作会议,对阶级斗争作了更加严重的估计,认为全国有13基层单位的领导权不在我们手里,提出放手发动群众,集中力量打歼灭战。8月,省委召开三级干部会议,贯彻中央会议精神。会上,王光美作了有关桃园经验的报告,介绍她亲自带队在河北抚宁县桃园村搞运动的做法,就是撇开基层组织和基层干部,依靠贫下中农,扎根串联,访贫问苦,斗争四不清干部,深挖暗藏的阶级敌人。会议作了规定,学习推广桃园经验。全县小四清运动在399个大队进行,19641218日开始,19652月底结束,历时70天,参加这次运动的共18754人,其中国家干部1828人,大队干部2982人,小队干部12010人,贫农代表1934人。

运动开始,于19641218日召开了县、社两级干部会议,接着又于196511日分别在城关、薄壁、南寨召开了公社三级干部会议。会议分别由地委工作组组长杨希民、县委第二书记郑永和作了报告,报告根据省委、地委会议精神,着重对当前阶级斗争形势作了分析,对面上工作和抓革命促生产问题作了安排。并宣布了社教工作队揭发出全县12名严重四不清干部的错误事实,揭露四不清问题,亮明态度,贯彻政策,使到会同志正确领会这次运动的精神,促进干部自我革命。运动的方法是:除大会报告,小组讨论,回忆对比,忆苦思甜,领导带头,检查退赔外,还抽出一定时间,组织县、社两级干部到新乡县合河公社(地委四清试点)参观大、小队干部实物退赔展览,以活的事实教育启发大家。

据统计,参加运动的16820名干部,有退赔任务的13784人,占总人数的82%。应退赔款(包括实物折款)494612元,已退赔的13408人,退赔393912元,占应退赔的79.6%。后期退赔的1498人,款30969元。

在运动中,整顿组织、调整干部,建立与健全了各项制度。运动中揭发出来犯有严重四不清错误的63名国家干部,其中中层领导干部18名,一般干部45名,按地委指示精神,宣布暂不处理,继续工作,到麦收后再作鉴定。向他们说明,在工作实践中,只要积极工作,将功补过,问题大的可以从轻处理,有一般问题的可以免予处理。经县委和公社党委研究确定撤职处理的大队干部21人,降职使用的47人,不称职改选掉的14人。小队干部撤职的50人,降职使用的180人,不称职改选掉的57人。与此同时,各地均根据本地区的不同情况,因地制宜地建立与健全了三基本一责任(对社员实行基本口粮、基本劳动日、基本肥料交售制度。一责任即基本制度责任到人)。牲畜饲养管理、林业、副业等各项制度。

小四清运动期间,由于对阶级斗争形势作了不切实际的估量,认为不抓阶级斗争,就有可能党变修、国变色、全国发生反革命复辟,使倾错误得到迅速和严重的发展。

一是实行大兵团作战的办法。派中央各部委、各省地县机关干部以及文教部门和高等院校师生组成的庞大的工作队进村,形成群众运动的浩大声势,威慑所谓敌人

二是搞秘密的扎根串联,实行工作队包办代替一切事务,让县和县以下的各级党政组织和广大干部靠边站。

三是重复老解放区土改中曾发生过的搬石头的做法,展开夺权斗争,把原来的大多数干部赶下了台。

这些做法,夸大了农村存在的问题,把很多基层政权说成是反革命的两面政权,把农村基层干部的缺点、错误无限上纲,从小队长到大队长和党支部书记人人过关,打人和逼、供、信屡有发生,伤害了广大的农村干部,混淆了两类矛盾,使农村群众与干部关系十分紧张,使各方面的工作受到了严重影响。

1965年,中央制定下发了《关于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简称二十三条)。二十三条在肯定干部多数是好的或比较好的基础上,部分纠正了前期小四清中一些的做法。但是二十三条强调这次运动的性质是解决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道路的矛盾,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就把斗争的矛头集中指向党的各级领导,从而使阶级斗争扩大化的倾错误发展到一个新阶段。《二十三条》还规定,城市和乡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今后一律称为四清(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运动。

196510月,中共新乡地委在新乡市搞四清试点,以辉县第一书记谷占春为首的500名干部组成社会主义教育工作团,参加地委在孟营组织的社教工作团整风学习班。入村前,先内部四清,让四清工作队员进行洗手洗脸放包袱(指自我批评、自我检查),开展批评,揭发问题。揭出一些四不清尖子(时称拔尖子),即取消四清工作队员资格。工作队11月份进驻洪门公社各个生产大队(定国村除外)进行四清,次年5月结束。

1965920日,中共新乡地委四清工作总团派出四清工作分团进驻辉县(分团由中央直属机关、省直机关、地直机关及新乡地区各县、社干部和社会青年、大专学生组成,共4782人)。除南村、南寨两公社因灾情暂缓四清,工作团分县直和11个公社(城关、百泉、梁村、上八里、高庄、常村、峪河、赵固、薄壁、占城、吴村)共12个工作队,计划用近一年时间分两批(个别的分三批)对111个县直单位,90个社直单位,399个生产大队,3629个生产队的近两万名干部进行四清

四清运动中,强调运动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肯定干部的多数是好的或比较好的,要尽快解脱他们,逐步实行群众、干部、工作队三结合四清要落实在建设上面,增产要成为搞好运动的标准之一。四清运动的过程分为四个步骤:第一步宣讲政策、发动群众。工作队与群众实行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访贫问苦,扎根串联,选拔培养积极分子,成立贫下中农协会(简称贫协),发动他们揭发干部四不清问题。第二步清经济,以公社为单位召开贫下中农代表和三级干部会议,组织干部下水放包袱洗手洗澡要求干部澄清思想,主动交代问题。对群众揭发和干部交代的问题,由工作队、贫协和干部三结合进行查证核实。然后组织有多吃、多占、贫污等经济问题的干部退赔。第三步清政治,结合清经济进行。主要内容是查证阶级成分,澄清阶级阵营,评审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区别对待。由于强调这次运动的性质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提出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斗争的口号,县直干部中,81%的干部被认为犯有四不清错误,这些干部100%作了经济退赔。农村大队党支部书记有13受处分,其中26%被撤职,其他大、小队干部82%也作了经济退赔。第四步进行组织建设和生产建设。组织建设以整党建党为中心,整顿健全党支部和共青团以及妇女、民兵组织,选配干部班子。

辉县的大四清,涉及面广,既有县直,也有社直,还有广大农村,从始到终共召开大中型揭批会、斗争会共计有6000余次,揪出所谓走资本主义当权派上百人,不少党员干部和群众受到了不应有的打击和伤害,以致造成数十人自杀身亡。在399个大队选配班子的时候,很多人不愿当干部,犯有四不清错误的干部,弄得灰头土脸,没脸见人;大部分比较好的干部也不愿再干下去,他们说,当干部春天是红人,夏天是忙人,秋天是穷人,冬天是罪人。工作队在选配干部班子时,思想政治工作很不好做,竭尽全力才将班子勉强配好,有的班子成员长期配不齐。

196688日,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戴高帽、挂黑牌、游街示众等混乱局面开始出现,紧接着大揪走资派,第二批四清运动草草结束。

四清运动对改进干部作风,改善农村经济管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对反腐倡廉也有积极的一面。但是它把阶级斗争扩大化、绝对化了。在小四清阶段,推广桃园经验,把运动神秘化了,用土改的方法来搞,用桃园的经验来套,农村大小队干部都搞得狼狈不堪,有一段时间,工作队比着展览运动成果,宁肯一百一,决不九十九,使广大干部寒心;社员也有顾虑,担心先整干部,后整群众,割资本主义尾巴大四清阶段,是在反对神秘化大轰大嗡繁琐哲学的倾向下,提出走群众路线,不搞人海战术等,但强调运动的重点是整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把有利于发展农业生产和改善农民生活的一些措施和办法,当做资本主义倾向来批判,严重束缚了农村生产力发展,致使不少的干部受到不应有的打击。四清运动,从始到终强调同发展生产相结合,对经济工作未造成大的冲击。

二、开展学习毛泽东著作运动

60年代中期,群众性的学习毛泽东著作运动出现空前的高潮。1965101日,辉县县委下发《关于进一步组织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的通知》。《通知》指出,毛泽东思想是一切工作的指针,结合实际学习毛泽东著作是实现思想革命化的必由之路,是推动生产高潮持续发展、改变落后面貌的法宝。学习毛泽东思想是深入开展三大革命运动、推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高潮的强大动力,是搞好革命、搞好生产、搞好一切工作的根本保证。19663月之后,辉县县委连续数次下发关于开展学习毛泽东著作运动的决定,要求把学习毛泽东著作摆在高于一切、大于一切、先于一切、重于一切的位置,切实抓紧抓好。

县委建立了学习毛泽东著作核心学习组,由县委第一书记谷占春任组长,还成立了学习毛泽东著作办公室,各公社党委和县直单位党组(党委、总支、支部)全部成立了学习领导小组,大队和生产队也建立了相应的组织。同时还建立健全了学习制度,县、社机关和基层工作组,一律执行星期二全天学习制度;农村举办政治夜校,群众每星期学习两个晚上;县委党校举办干部学习班,轮流抽调县、社干部离职集中学习,每期学习时间10~15天。

在县委的号召下,全县共购买《毛泽东选集》甲、乙种本和单行本5万册,购买毛主席语录15万本,设立大、小语录牌10万余块,刷新标语8万多条,让毛泽东思想占领各个阵地。为了激发广大群众的无产阶级感情,各个大队、各单位让贫下中农大搞忆苦思甜,人人忆家史、村史、个人成长史、社会主义建设史。在忆苦中,吃忆苦饭、唱忆苦歌,演忆苦戏。通过挖苦根、思甜源,广大群众更清楚地认识到:个人的苦就是阶级苦,是万恶的旧社会造成的。今天的甜来自共产党和毛主席的领导,来自社会主义制度。从而更加热爱共产党,热爱毛主席,热爱毛泽东思想,热爱社会主义。各级党委经常召开学习毛泽东著作讲用会,开展群众性的检查评比活动,各单位职工人与人互相检查,互相学,互相促进,共同提高。在农村,队与队,人与人,文化程度高的与文化程度低的结成一帮一,一对红,教学相长,共同提高。同时,县、社两级还不断组织活学活用毛泽东著作巡回报告团,使广大群众学有方向,赶有目标。

通过学习毛泽东著作,干部群众的思想党悟大大提高,不为名,不为利,不怕苦,不怕死,一心为革命,一心为人民,已成为人们的自觉行动,梁村公社把学毛选放在一切工作首位,做到五学四用,即布置工作时先学,带着问题学,工作发生矛盾时学,在工作被动时学,在任务紧时间紧时学。并且学用结合,边学边用,反复学,反复用,活学活用,先进典型层出不穷。梁村公社郭村大队干部,带领大家把田间水渠都修成暗渠,下面流水,上面种地,扩大了种地面积,水稻平均亩产达到720斤;南李庄大队支部书记,一心为公,不贪不占,从1964年到1966年农业连续三年取得大丰收,每年多卖余粮3万多斤。路固大队党支部在艰难条件下,新开四里长的引水渠,还修了17米高、300米长的电灌站,扩大灌溉面积1000亩。南坪大队支部书记,身居深山,常年带领群众绿化荒山,栽种果树,使群众收入水平逐年提高。薄壁公社大海乡一社员,看到大队竹园管理不善,主动找到支部书记,提出垫土修地建议,使竹园产量第二年就增产四成。高庄公社西池头大队社员张法,为了使旱田变水田,主动穿山越岭勘察水井定位,大队一年打了六眼水井,扩大浇地面积120亩。

全县各条战线学习毛选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大大促进了思想革命化。财贸战线1965年评选出108个学习毛选积极分子。商业局组成12个商业下乡工作专业队,深入374个大队,与大队签定购销合同2206份,总值170万元,合同兑现67万元。粮食部门每年为农民调换良种300多万斤;供销部门积极找货源,及时供应抗旱急需物资;银信部门上门了解农民困难,主动贷款给大队和农民。辉县豫剧团结合农村实际自编节目,常年走庄串队巡回演出,足迹踏遍高山地区80多个村庄,还利用空隙时间,为驻地社员担水、扫地、刷锅、洗碗、垫猪圈,农民群众高兴地说:豫剧团不仅给我们送来了毛泽东思想,还给我们带来了党的关怀和温暖。”

1965年县委根据群众需求,作出征服十八盘,钻山凿洞开新路的决议,8月,从各公社挑选200余名学习毛泽东著作积极分子组成打洞专业队,这些身强力壮的优秀青年,在开凿250米的石岭洞时,发扬愚公移山精神,日夜苦干,在一无技术,二无测量仪器,又没有机械设备的情况下,在优秀共产党员、技术员石保庆带领下,因陋就简,土法上马设计施工方案,仅一年零两个月就凿通了石岭洞。在艰苦的条件下,200多名青年轻伤不下火线,重伤不叫苦,有数名青年一再推迟婚期。石宝庆在施工中,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一次排除险石,他脚被砸伤住进医院,当听说工地没人负责技术工作时,就拄着双拐来到工地指挥。

沙窑乡沙窑村张春元,在陈家院水库任民工连长。19683月的一天,他看见水库工地运输的小道上,一辆满载石头的小平车,因拉车民工失脚,车子飞速从高坡上下滑,严重威胁着下边十几名民工的生命安全,张春元当机立断,一边高呼坡下民工躲开,一边尽全力拽住平车车轮,坡下民工免遭一场大祸,他的腿却被车上石头砸断。在医院里,他伤势略有好转,就拄着拐回到水库工地,白天给民工修工具,洗衣服,晚上坐在灯下为民工修鞋掌鞋,成为水库后勤民工学习的标兵。

高庄公社干部王锡贵,在陈家院水库负责施工,19693月的一天晚上,听着工地上开山炸石的炮差一炮没响,他十分焦急地想:这一炮不处理,同志们怎么上工?想到这他奋不顾身地顺着乱石绊脚的山坡往上爬,忽然发现一个炮捻正在嗤嗤地冒烟,他一个箭步扑上去,谁知炮捻太短,已经拔不出来了,轰隆一声,无数石块飞上了天。王锡贵身受重伤,因流血过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学习毛泽东著作提高了人民的思想觉悟,净化了社会风气。许多大队破除旧俗立新风,新事新办蔚然成风。许多男女青年结婚时,娘家陪送的首先是毛主席语录和毛泽东著作,其次才是生产工具,工人结婚不歇婚假,农民结婚第二天就下地生产十分普遍。这些好形式也受到了广大群众的好评,逐渐被广大群众接受。

学习毛泽东著作,好人好事层出不穷。在工农兵学商各条战线,涌现出来的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每年都有数千名。他们的许多先进事迹可歌可泣,令人难忘。

当时,学习毛泽东著作也存在很多实用主义、形式主义的东西,后来更发展到个人崇拜,所谓一句顶一万句。

第五节 带领人民同自然灾害作斗争

一、实施借地政策,帮助群众度过灾荒

借地政策是1962年春,辉县县委贯彻中央扩大会议精神,遵循河南省委、新乡地委的指示,在人民群众生产生活极端困难的情况下采取的一项临时性救急措施。

1958大跃进以来,由于的思想指导,政策上的失误,在生产力的发展上违背了客观规律,造成国民经济倒退,粮食产量急剧跌落,轻工业生产急剧下降,党和人民面临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困难。鉴于这种情况,县委、县人委把自力更生、生产自救作为中心任务,发放救济粮款,组织恢复生产,开展保人保畜运动,并提出降低国家干部和非农业人口粮油定量标准,采集、制作各种代食品等应急措施,以解决人民群众的生活困难。这些措施虽然起了很大作用,但未能解决根本问题,全县的形势依然严峻,物资奇缺,食品昂贵,群众情绪低落,干部思想悲观,劳力大量外流,生产处于停滞状态。

19623月和5月,中共河南省委为解决豫北、豫东盐碱地区人民生活极端困难和全省春荒严重问题,发出了关于实行借地度荒的指示和关于借给农民每人二三分地问题的通知与补充通知。通知强调各地应当坚决地迅速地贯彻这一措施,不得拖延时间坐失良机,更不得打折扣不执行。借地就是这样根据客观情况和实际需要采取的补救措施。

县委接到上级借地度荒的指示后,立即抽调干部,在城关、梁村公社搞试点,取得经验后于3月中旬在全县全面推广。430日县委第一书记杨希民主持召开小队长以上县、社、队三级干部和社员代表等1200人参加的大会,学习《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即六十条),讨论人民公社体制、分配等政策,解散农村生产队公共食堂,把口粮分给社员,每人分给借地35分,允许社员开小片荒,恢复生产元气,同时宣传贯彻省委、地委指示精神,解除干部怕运动多、政策反复、自己犯错误,又怕影响集体生产,怕丈量土地麻烦等思想顾虑,提高对借地工作重要意义的认识,积极贯彻落实。

在贯彻落实中大体经历了五个步骤:第一步,对群众进行思想发动。各大队首先召开社员代表会,再召开全体社员会和不同类型的座谈会,解决干部群众的各种思想顾虑,让干部群众酝酿讨论,达到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的目的。第二步,解决借地中的具体问题,把地公平合理地借给群众。把土地地质、借地多少、借地的时间、借地条件给大家讲清楚,制定出借地的具体方案,然后丈量土地,叫各家各户认地块。第三步,解决集体土地与借地之间经营管理的矛盾。在劳动时间、授地办法、牲口、家具使用办法上都制订了措施,尽量使社员都能做到集体农活与个人农活两不误。第四步,定产量,顶口粮,核减征购任务和定销指标。以大队为单位汇总,呈报公社并转呈县委审批。第五步,制订计划、发展生产。生产队和个人全都制订生产发展计划,对各户的吃粮标准、经济收入、需出勤天数和肥料上缴任务等做到心中有数,以发挥广大群众的生产积极性。

借地工作19625月全部结束。在具体工作中,按照各生产大队的土地多少,以户为单位,每人0.3亩~0.5亩,占集体耕地的20%,实行包产到户,收获顶口粮标准,超产归自己的办法。同时,鼓励农村社员、城市居民和机关团体在闲散小片土地上开荒种粮种菜,并规定熟荒3年,生荒5年不征农业税。

借地政策在辉县的贯彻落实,对稳定社员情绪,发展农业生产,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农民说这个政策是救命政策拴人政策(有效地减少了人口外流),叫人政策(可以把外流人员叫回来),是救命丹及时雨,顺民心,合民意。借地政策实行后,男女老少无不欢欣鼓舞,拍手称赞。据统计,19622月份,全县外流人口2186人,3月份实行了借地,当月就回来500多人,4月份回来1300多人,5月份回来的人数达到外流人口的98.3%,并有近200户向外写信、拍电报,要自家外流的亲属返回。借了地的社员积极购买农具,饲养家禽家畜,修建粪坑、厕所,起早贪黑拾粪扫沫挖河泥,安心在家种庄稼。借地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社员出勤多,上晌齐,工效高,全县10.78万名劳力,借地前农业出勤人员仅占劳力总数的56%,借地初达73%,在夏收、夏种和三秋大忙季节,家家户户都是全家老少一齐上,上至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六七岁的儿童,都参加了力所能及的劳动。借地恢复了地力。社员为了增加产量,积极主动平整土地,修地头,整地边,山区则砌石垒岸,增加土地面积,不管是集体的土地还是个人的借地,施肥都有所增加。由于施肥多,浇地适时,再加上深耕细作,到1964年收回借地时,借的土地都变成了好地。由于人口的稳定和社员积极性的提高,粮食增加,农业收入提高,全县粮食总产量从1961年的73855吨,增加到1964年的96865吨;棉花总产量由1961年的5800吨,增加到1964年的6305吨,蔬菜种植达到自给有余。借地普遍改善了社员生活。

在实施借地的过程中,虽然社队在经营管理上都制订了具体措施,兼顾集体和个人的生产,但也存在集体和个人争劳力争肥料争浇地等问题。农忙季节,有人是先个人后集体,有人在集体地里干活干劲小,磨洋工,到借地干劲大,工效高,还有的社员完不成向集体的交肥任务,完不成队里规定的基本劳动日。

总而言之,由于连年自然灾害,多数生产队家底薄,农民生活很差,依靠集体经济一时还搞不上去的情况下,采取这种临时的权宜之计,调动农民的积极性,对渡过难关恢复生产还是起到很大作用的。

党的八届十中全会后,强调阶级斗争,反对所谓单干风翻案风黑暗风。省委三级干部会议的总结报告中,肯定了借地对克服困难,战胜灾荒起到了一定作用。同时也指出这是一种临时性的权宜措施。确定三严重(土地盐碱严重、沙荒严重和生产破坏严重)地区借地暂时不动,今后要采取逐步缩小和收回的方针。在当时的思想指导下,很多干部片面地认为,单靠个体积极性是很有限的,是靠不住的,长期这样下去,不但不能最大限度地恢复和发展集体生产,而且容易助长社员的单干思想。河南省委遵照党的八届十中全会精神,重新强调阶级斗争,强调借地影响集体经济。借地尚未达到规定的年限,就在反单干风中的19641月被终止。全县统一收回借地,自留地也由生产队统一管理。

二、带领群众抗旱救灾,重建家园

1960年到1963年,辉县水、旱灾害频仍。广大干部和群众在县委的领导下,充分发扬不怕牺牲、战天斗地的英雄气概,齐心协力,团结一致,以坚忍不拔的革命精神和顽强不屈的战斗意志,向水、旱灾害展开了英勇斗争。经过抗旱保苗、抗洪除涝、抢救人畜等一系列的艰苦卓绝的奋战,保证了全县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取得了抗旱抗洪抢险斗争的重大胜利。

196081日夜,西北山区猛降暴雨,山洪暴发,河堤决口32处,4万亩庄稼受灾。

19612月,全县旱情严重,水位普遍下降,泉水干涸,河渠断流,山区丘陵16万亩小麦绝收,全县42万亩早秋作物有10万亩旱死。813日,全县普降暴雨,高庄公社雨量最大达450毫米,随即山洪暴发,河堤决口,全县倒塌房屋9092间,死6人,伤50人,死牲畜452头,粮食受浸40余万斤,淹庄稼22.4万亩,389个村庄积水,南关大街水深1米多,冲毁土地6.7337万亩。

1962624日,赵固、中小营、南寨、常村等公社降暴雨、冰雹,赵固公社下官庄、武庄等4个大队,冰雹大如馒头、小如核桃,雹大风急,几分钟内,积冰一尺有余。秋苗、瓜、菜、树叶、青果全被打光,飞鸟落地,伤4人,死牲畜9头,伤16头,农作物受灾面积19864亩。

1963522日,大风大雨,全县438个大队受灾,庄稼受灾面积21.8322万亩,倒塌房屋868间,砸死牛2头,死伤羊250只。62日,城关、百泉、梁村、常村、中小营等5个公社遭暴风雨及冰雹袭击,雹粒大如核桃,持续28分钟,已熟将熟小麦被打落,受灾面积7.795万亩,损坏林木1000余棵。81日至6日,全县连续普降两次暴雨,河堤决口,北部山区降雨量达671毫米,60个村庄被洪水包围,洪水进村的有23个,倒塌房屋1526间,砸死6人,伤23人,9500人无家可归,全县被淹土地达62万亩,冲倒岸头21057个,6.5万丈长,冲毁交通干线6条,桥涵14处,河道决口272处,270485口人受灾,占全县人口的61.33%。

连续4年自然灾害的袭击,再加上在农业生产上的脱离实际,急于求成,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平调风为主要标志的严重冒进错误,给农业造成严重的损失。

19621月,党中央在北京召开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又称七千人大会),总结大跃进的经验教训,统一思想,纠正错误,动员全党全国人民,为战胜困难而奋斗。之后,国务院又于212日,在北京召开全国严重灾区工作会议,有5省和8个地区的主要负责同志参加,当时,新乡地区作为重灾区,参加了这次会议,除决定继续实行借地外,新乡地委遵照中央、省委指示,要求各级党组织切实行动起来,克服工作中的错误,战胜自然灾害,迅速扭转国民经济困难的局面。

辉县县委按照中央、省委、地委的指示精神,发动全县干部、群众同自然灾害作了顽强的斗争。在抗旱抗洪斗争中,广大党员干部充分发挥先锋模范的带头作用,他们不怕困难,不避艰险,在危紧关头挺身而出,冲锋在斗争的最前线,使抗旱抗洪斗争顺利进行,从而以较小的代价,尽可能地减少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辉县县委领导班子在灾害到来之际,把人民的疾苦挂在心头,表现出高度的思想觉悟和优秀品德,留下了许多感人至深、可歌可泣的动人事迹。19618月,辉县遭受暴雨袭击,县委采取断然措施,将纯害无利的十几座小型水库扒掉。在看到群众遭受特大水旱灾害,面临缺粮、缺菜、缺柴、缺房、缺木料、缺农具、缺钱等八缺局面时,县委领导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先后出台了关于灾情和开展生产度荒的第一次报告、第二次报告,关于救灾情况总结报告,关于精彩结束抗旱播种,全面争取秋季丰收等文件,领导全县人民积极开展生产自救活动,动员各行各业积极行动起来,为灾区捐钱捐物。在捐钱捐物中县委主要领导带头行动,并带领县委一班人,亲临受灾现场,挽起裤腿,走入湍湍急流,抢救妇女儿童,抢运救灾物资。1962624日,在暴雨和雹灾中,县委立即组织了以杨希民为首的工作组,深入灾区救灾,并按照受灾的实际情况,及时拨给灾区群众救济款、种子、化肥等。19635月至8月,辉县连续3次遭大风大雨袭击,第一书记谷占春寝食不安,连续四个月每天工作十五六个钟头,关键时刻两三天不合眼,并不顾再三劝阻,头顶核桃大的冰雹前往灾区察看灾情。在他的领导下,县委、县人委发出千方百计安置好灾民的号召,县直机关与各人民公社的党员、干部积极响应号召,腾出会议室、办公室,想方设法安置灾民。

在人民群众生命攸关的紧急时刻,省委、地委各级领导都给予了极大的关怀和支持。19619月,中共河南省委副书记杨蔚平等有关领导来辉县梁村公社蹲点,曾数次到灾区视察,并及时向省委汇报,从钱、物上给予辉县有力的支持,给全县解决布票128362.4尺,救济款120万元,解决了灾区燃眉之急,群众十分感动。常村公社一户普通群众全家6口伙盖一条被子,冬天冻得瑟瑟发抖,政府给他解决6丈布票,30多元救济款,一家人十分感激,多次表示要努力生产,消灭灾荒,生产自救。省、地两级的关心、爱护给辉县人民带来了战胜自然灾害的巨大精神力量。

连续四年的水旱灾害给辉县造成了巨大损失,全县约减产粮食8000余万斤,房屋倒塌14232间,损失71160元,河道决口、水库决口造成的损失无法统计,受浸粮食120多万斤,冲走粮食40余万斤。据统计,1961年农民群众的口粮标准每天只有半斤左右,全县31万人受灾,占农村人口的82.6%。全县减产形成缺粮的有257个大队,21.4259万人,缺粮一个月以下的90个大队,71500人;缺粮一个月至两个月的56个大队,49107人;缺粮两个月以上的20个大队,4828人。夏季减产的共382个大队,占大队总数的89%。因缺乏营养浮肿病人增加,如南寨公社北流大队,5月份患浮肿病的17人,6月份上升到132人,全县类似北流的情况,比比皆是。

党和政府积极组织群众开展生产自救,重建家园工作。

在县委、县人委的领导下,房子倒塌的社员住上了新房,缺被少衣的农民领到了救济布票,救济款也及时分发到户,使群众增添了战胜自然灾害的信心。

县委、县人委坚持发动群众,自力更生,生产自救,节约度荒的方针。在搞好农业生产的同时,大力开展多种经营,不仅搞副业,还从农、林、牧、副、渔各个方面抓收入,使自留地生产、开垦小片荒、社员家庭副业和手工业生产都得到很好发展,也使全县各年夏秋收播任务基本全部完成,尽量减少了损失。

县委制定了严格的自然灾害救济款与救济物资的使用管理办法,办法具体适用,避免了贪污浪费、虚报冒领、徇私舞弊等弊端,注意了公平合理发放,稳定了人心。

由于领导得力,农业上广种广收,蔬菜供应较充足,瓜菜代搞得较好,与此同时,开辟副业生产门路,在资金、原料、销路上立足于自力更生,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因地制宜。如山区割荆条、挖药材,平地种苇子、竹竿,土地肥沃,水源充足的地区广种蔬菜等。传统副业重新拾起,开磨房做草纸,家庭手工业遍地开花,人稠地窄地区队队找门路搞副业,农村五匠也都十分活跃。从1960年到1963年,全县副业生产收入累计达1300多万元。

县委、县人委对重灾队包干负责,使重灾队重振抗灾信心,看到了希望。19638月上旬,连降暴雨,洪水泛滥,平地水深3尺,连日不退,占城公社西樊村成为特重灾队,全队倒塌房屋421间,占总房数的37.5%,秋作物除67亩残秋外全部淹死。省、地、县、公社组织了救灾工作组,安抚百姓,全大队每人平均得到救济粮156斤,救济款8元多。群众都比较满意,贫农社员李明保说:民国32年(1943年)遭灾荒,我借人家2斗扁豆,10口人吃了20多天,每人每天只吃一两多。现在俺7口人,国家供应的粮食加上自留地的残秋,每人每天吃到六两多。老社员李怀荣说:“过去遭灾一天只吃一顿饭,现在三顿饭,也算很不错了。这个大队在1943年,有39户出外逃荒,有162人出去要饭,卖掉亲生儿女26个,饿死9人,卖房卖地、破产度荒的24户,当年该大队减少人口157人。1963年灾情比1943年还重,但没有一个人逃荒要饭,还增加了125口人,28对青年结了婚。

第六节 中国共产党辉县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

1965715日至18日,中共辉县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在县城召开,出席代表740人。这次会议,是在战胜三年自然灾害后,国民经济调整基本完成,工农业生产稳步前进,国民经济全面好转的情况下召开的。大会的主要任务是进一步组织工农业生产高潮,夺取农业大丰收,完成和超额完成全县国民经济计划。大会审议并通过了县委第一书记谷占春代表县委所作的《中国共产党辉县委员会工作报告》,第二书记郑永和所作的《关于一九六五年至一九六七年发展农业生产规划意见》的报告和《中国共产党辉县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决议》。

会议总结了第一次辉县党员代表大会以来县委在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和执行调整、巩固、充实、提高八字方针取得的成绩及经验教训,提出了三年经济建设规划,号召全县人民学大寨、学林县,发扬自力更生、奋发图强、艰苦创业的革命精神,苦战三年,为建设社会主义新辉县而努力奋斗。会议着重总结了1964年取得的成就。

会议结合辉县具体情况,提出了今后3年发展生产的几项主要指标:粮食生产播种面积稳定在68万亩。1965年全县平均单产310斤,争取316斤,总产2.1亿斤,争取2.14亿斤;1966年平均单产345斤,争取350斤,总产2.35亿斤,争取2.38亿斤;1967年平均单产371斤,争取379斤,总产2.45亿斤,争取2.5亿斤。棉花生产1965年实播11万亩,要求单产达到皮棉40斤,争取50斤,总产450万斤,争取550万斤;1966年棉花实播10万亩,皮棉单产55斤,争取60斤,总产550万斤,争取600万斤;1967年实播10万亩,单产70斤,总产700万斤,争取770万斤。油料生产1965年播种面积5.2万亩,单产达到96斤,总产500.12万斤;1966年播种5.7万亩,单产达到100斤,总产570万斤;1966年播种5.9万亩,单产104斤,总产614.5万斤。大家畜,1965年发展到5.5万头,19666万头,19677万头。生猪,1965年发展到8万头,196610万头,196712万头。林业,三年内造林4.3万亩,育苗0.9万亩,四旁植树1300万棵。多种经营,1965年实现人均21元,1966年达到25元,1967年达到30元。积极建设旱涝保收、稳产高产田。平原地区,3年内实现一年三熟制,山区丘陵地区,要兴修水利,平整土地,搞好水土保持,3年内达到每人一亩旱涝保收田。

会议要求,为了实现3年规划的目标,必须扎扎实实地抓好水利、肥料、良种推广、农具改革及科学实验,发展多种经营基地,因地制宜,针对不同地区分类指导,促进农业大幅度增产,同时积极抓好副业生产,增加群众的收入。

会议选举产生了第二届中共辉县县委、县监委和出席省党代会代表。县委委员25人,候补委员6人,监委委员8人,出席省党代会代表7人。选举结果:第一书记谷占春,第二书记郑永和,副书记董思孝、 孟祥吉、梁明环。县委常委为谷占春、郑永和、董思孝、孟祥吉、梁明环、李如梅、王长江、赵恒富、戴致祥、刘孝速、秦占福。监委书记李如梅,副书记吴凌汉。省党代会代表为谷占春、董思孝、赵恒富、程先萍(女) 、张敬芝(女)、侯保祥。

第七节 大力发展多种经营,促进国民经济与各项事业的发展

为了恢复和发展生产,进一步巩固集体经济,不断增加农民收入,中共辉县县委于196497日下发了《关于恢复副业生产,发展副业生产,扩大多种经营的方案(草稿)》,1965117日下发了《今冬明春多种经营规划》。明确指出:在开展副业生产中,要认真贯彻四依靠八为主的方针,即:依靠党的领导,依靠集体经济,依靠贫下中农,依靠自力更生;坚持以发展集体副业为主,以原有门路为主;原料以就地取材为主;工具以找、修、借、制为主;资金以自筹为主;技术以本队为主;副业报酬以工分分配为主;运输以自主车辆为主。根据县委指示,各社队在安排好粮食生产的同时,利用冬春农闲时节广找副业门路,以增加农民收入。规划经营门路主要有10264种。

开采业:包括石英石、白干土、石墩、料石、石子、沙、磨刀、草炭等8种,收入195万元。加工业:包括竹、苇、荆、稻草编织、作坊、铁木农具修配、弹轧花以及木椗、木椽等21种,收入162万元。烧窑:包括木炭、瓦盆、沙锅、石灰、砖瓦5种,收入20万元。养殖业:包括猪、羊、鸡,大家畜牛、蚕、蜂、兔等8种,收入101万元。刨药材:1965年冬至1966年春刨57万斤,收入26万元。运输:包括车辆运输和背檩条,收入55万元。种果菜:包括柿饼、山楂、核桃、花椒、蔬菜,收入111万元。劳务活动:收入30万元。小秋收:包括采集各种树籽、野生油料、葛条和剥棉秆皮等11种,收入5万元。废品:收入28万元。以上全年计划的任务全部下达给各公社。

在培育副业资源方面,重点项目有4个:

桑树:用嫁接和带根扦插的办法,发展300万株优良桑树。柿树:嫁接100万棵柿树,播种400亩软枣树苗。竹子:1966年春计划发展500亩。苇子:1966年春发展200万亩。

除以上重点项目外,计划发展的其他副业资源有:(1)发展核桃树、枣树、山楂树、梨树、黄楝树、花椒树共140万棵。(2)发展编织原料白腊条、荆条2.2万亩。(3)药材:发展党参等200亩,育苗300亩,其他三棱、红花、薄荷、荆芥、紫苏种植1410亩;瓜篓2万株。(4)养植木耳、黄花菜30万枝,莲藕50亩。

规划要求,全县要实现多种经营收入800万元。1965年冬到1966年春完成550万元,从1966年春到6月底完成250万元。但由于当时只重集体,大刹单干风,批判资本主义倾向的口号响彻云天,群众个体副业的发展受到许多限制,发展得不尽如人意。

根据县委《今冬明春多种经营规划》的精神,各社队在切实安排好粮食生产的同时,利用冬春农闲季节,大力开展多种经营,也取得了不俗的成绩。

开山、打石、烧石灰。南村、南寨、黄水、高庄、百泉、常村等6个公社,有141个生产队从事开采业,出动劳力3150名,整修石灰窑198座,烧石灰2.16万吨,产石墩10万个,实现产值1121.8元,收入102万元。大官庄锻石墩,家家户户参加,东关、吕巷队队建有石灰窑。

全县各地普遍建立砖瓦窑。从事该业的有138个大队,出动1500名劳力,整修砖瓦窑101个,新建86个,一个冬天产砖8000万块、瓦64万片。常村公社古章等4个生产队,建盆窑38座,生产盆3.3万套,实现产值48.1万元,净收入18.5万元。

全县各地发展竹、苇、荆和稻草编织,发挥传统优势,几乎人人动手,变冬闲为冬忙。如城关、赵固的苇编,梁村公社西部一带的纺草绳、织草帘,南村、南寨、黄水、薄壁等地的荆编,涉及40个大队,荆条编织品18.4万件,苇编席28万领,稻草编织品达50万领,实现产值1170万元,收入167万元。

大力发展养殖业。全县养猪13万头,户均两头,养大牲畜5.9万头,养鸡、鸭、鹅、兔8万只,畜牧业由1964年占农业产值的4.1%增加到1965年的4.93%,纯收入86万元。

林果业取得大丰收,冬闲时,发动农民对经济树种加强管理,对柿树培土,对山楂树包台,对果树全部上粪,1965年取得好收成。产柿208.9万公斤,山楂152.5万公斤,核桃18.37万公斤,杏、梨、苹果、枣、桃35.5万公斤,实现产值1200万元,收入187万元。

运输业取得长足进步。小推车、小平车、汽马车全部出动,往铁路上运石渣、运石墩、运果品,发往全国各地,367个生产队出动6900名劳力、3500多辆车,运货26.9万吨,净收入89万元。

农副业生产遍地开花,梁村公社西部的梁村、徐村、烟墩、三里屯、南李庄,发展草纸生产,队队有捞纸作坊,各队的经济收入,平均占总收入的34%。遍布全县的机械厂,各种各样的作坊:如粉房、豆腐坊、油房等,加工原料达560万公斤,净收入72万元。

另外,小型副业、承包铁路工程、农具加工、土产、废品经营,出动劳力1800名,增加收入97.8万元。

据初步统计,以上10264种副业门路,共出动劳力13.5万名,一冬一春组织净收入近800万元,全县人均近18元,较好地完成了县委制定的多种经营规划。

第八节 十年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

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十年,辉县的经济和各项社会事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65年,全县社会总产值8231万元,工农业总产值7748万元,国民收入5205万元,分别比1956年增长15.1%13.3%12%

农业方面,十年来,辉县农业生产条件有了明显改善,到1965年年底,打土砖井6137眼,修理旧井3600眼,新打机井308眼,开挖主要排水河道44条,共223.21公里,修建沟洫台田11万亩,治理盐碱土地8.4万亩。浇地面积56万亩,旱涝保收田3万亩。1965年,农业总产值7022万元,比1956年增长11%,粮食总产量达到9508万公斤,棉花总产量193.5万公斤,油料总产量107.5万公斤。林业生产迅速发展,到1965年完成造林面积16万亩,每年育苗320亩,四旁植树85万棵。养殖业也有新的起色,1965年年底,大牲畜存栏5.6万头,生猪存栏6.5头,家禽主要发展来亨鸡,达到4万只。

工交邮电方面,1965年工业企业发展到36个,总产值达到726万元。电力工业开始起步,1960年在东新庄兴建35千伏安变电站,装1800千伏安主变1台,供城关、百泉、梁村、东大方用电,1965年在岳村兴建35千伏安变电站,装1800千伏安主变1台,供赵固、占城、薄壁、上八里、吴村、峪河用电。辉县交通事业有很大发展,60年代有辉(县)新(乡)公路、辉(县)林(县)公路、辉(县)陵(川)公路、辉(县)焦(作)干线公路四条,总长273公里,为油渣路。二线公路有6条,辉(县)卫(辉)公路、辉(县)获(嘉)公路、辉(县)吴(村)公路、薄(壁)获(嘉)公路、辉(县)拍(石头)公路、辉(县)上(八里)公路,总长210.5公里。农村公路4条,总长24.1公里,全为砂石土路。开农村公路隧道两处,长180米。1965年,全县有邮电所10处,邮路35条,1200米。1961年辉县至新乡开通了3对磁石电话线路,电话架空明线长度1526.8公里,交换机2台,总容量100门,电话机137部,长途电话3路,电报1路,邮电业务量达7.99万元。

财贸金融方面,1965年末,全县有商业机构579个,社会商品零售额达2218万元,比1956年增长904万元。地方财政收入390万元,比1956年增长126万元。银行个人储蓄余额186.6万元,比1956年增加129.2万元。

文教卫生方面,1965年辉县有剧团1个,县办电影队1个,剧场1座,电影院1座,县办文化馆1个,乡镇文化馆10个,档案馆1个,新华书店1个。全县有小学505所,中学206所,分别比1956年增加5所和18所;在校学生63656名,比1956年增加17224名。全县有医疗机构119个,比1956年增加70个;病床428张,比1956年增加212张;医务工作人员824名,比1956年增加453名。

十年中间虽然经历了大跃进、人民公社化等运动,但县委领导全县人民克服重重困难,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仍然取得了很大成就。十年建设所取得的进展,为辉县后来的社会主义建设奠定了重要的物质技术基础。其间建设起来的一些基础设施、基础项目和企业,至今仍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着作用,十年建设也为以后的社会主义建设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和教训。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