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五章1
时间:2012/10/30 9:24:36

第五章农业学大寨运动和五小工业的发展中共辉县历史

辉县西、北、东三面环山,南部为平原,总面积2007平方公里,山区占46%,丘陵占24%,平原占30%。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呈梯形下降,海拔高度从1730多米降至70多米,全境6条较大河流,除北部的淇河向北横流入林县外,其余的刘店干河、黄水河、石门河、峪河和纸坊沟河多发源于山区南,东流折入卫河,经海河入海。河流受地形与气候影响,冬春流量很小,断流时间长,夏秋流量较大,特别是汛期,常常山洪暴发,山区被冲,平原被淹,洪水积于泊地,导致鱼米俱淹月余之久。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形成山区十年九旱,平地水多为患。新中国成立前虽然有了一些水利工程,但由于不成规模,惠及区域面积狭小,远远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从全县范围看,差不多年年都有不同的旱情,史志上记载的大旱灾,从清雍正元年(1723)至新中国成立时的上百年间发生21次。一遇干旱,广大农民不仅要逃粮荒,而且逃水荒,甚至家破人亡。南部平原地区,河流交汇,地势低洼,一遇大雨倾盆,或山洪暴发,常常悉成泽国。新中国建立后,以谷占春为首的辉县县委、县政府牢记党的宗旨,以改变辉县贫穷落后面貌,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为己任,急人民所急,抓主要矛盾,首先在生活着全县70%人口而面积占30%的平原洼地,带领群众大办兴利除害工程,改革提水工具,施行沟洫台田,兴修河网,抗洪除涝,扩大灌溉面积,改变了平原洼地世世代代靠天种田的生产局面,粮食产量大幅度提高,到1956年,亩产由解放时50来公斤提高到120公斤,实现了大部分辉县人有饭吃有衣穿的目标。1956年,为保证京汉、新焦铁路及新乡、天津等卫河下游城市以及广大平原地区的安全,中央决定在新乡、辉县交界处修建合河滞洪区。滞洪区建成后,辉县西部20余万亩良田将被淹没,后经县委反复请示,合河滞洪区被中央决定撤销,随着合河滞洪工程的下马,辉县20余万亩良田保住了,山区修建水库的序幕也随之拉开。1957年县委书记谷占春在高庄、常村带领群众试建了两个小型水库,首开辉县兴修水库之先河。1958年山区群众掀起修建小水库高潮,一年之内建小型水库26座。但这些水库终因地质、质量、技术等问题多数不能蓄水而报废。1959年之后,连续三年的自然灾害使国家陷入三年困难时期,辉县人民还未从失败的教训中找到经验,就不得不下马许多蓄水工程,并被迫拆除个别明显违背自然规律或质量很差的水利工程,一举三得的治水方案就这样暂被搁浅。196421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大寨之路》的报道,并配发了《用革命精神建设山区的好榜样》的社论,详细介绍了大寨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展生产的事迹。196466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央工作会议上高度赞扬了大寨人民自力更生、艰苦创业、战天斗地的革命精神,向全国发出了农业学大寨的号召。大寨人的创业精神,进一步激发了辉县人民饱满的政治热情和冲天的革命干劲,辉县县委决心将农业学大寨作为治山治水,最终实现水不出山、平地不淹、蓄水浇地、腾河造田这一宏大设想,带领全县人民在农业学大寨运动中,艰苦创业,彻底改变辉县面貌。1965年秋,辉县县委组织40多名县直有关单位领导和各公社党委书记到大寨大队和林县红旗渠参观学习。通过现场参观,结合辉县实际情况,县委领导意识到,要彻底改变辉县落后面貌,必须充分发挥集体的力量,优先扶助北部山区改变生产条件,解决千百年来困扰山区经济发展的干旱缺水、交通闭塞问题,只有把山区落后这个包袱变成治大山保平原的倚重优势,方能促进山区、平原共同发展。县委因此在三统(统盘规划、统筹劳力、统一使用资金和物资)基础上,制定了改变北部山区的规划:修好渠,筑好路,北河道修个大水库,西山植山楂,东山栽柿树。具体讲就是在陈家院、柿园修建两个水库,修建100多华里的石砌渠道,解决山区群众生产、生活用水问题;打通石岭隧道,修通辉县至山西省陵川的公路,解决交通问题;西山栽山楂10万棵,东山栽柿树10万棵,发展林果业,增加经济收入。1966年,文化大革命浪潮汹涌而来,县委书记谷占春被造反派污蔑为地主分子特务国民党,残遭迫害,次年不幸逝世。196711月,辉县革命委员会成立,领导成员变化很大。为了实施规划,县革委主任郑永和于1968年秋带领50名县社领导干部第二次到大寨大队和林县红旗渠参观学习。回来后通过调查研究,在原来规划基础上又增加了新项目,即:1969年庆三通(北部山区水、电、路三通),1970年庆三成(建成年产5000吨化肥厂、1万吨的小煤矿、80公里长的小铁路),1971年大战郊东沟(拦河造田500亩),1972年改造洪洲城(乱石荒滩造田500亩)。1973年春天上述规划实现后,县委于同年5月第三次组织70多名县社负责同志到大寨大队和林县红旗渠学习。回来后决定在三郊口、石门、宝泉、后庄建四座水库,蓄水1.2亿立方;平原打机井400眼,提水0.5亿立方;在潭头、三盘磨、石门修建3座水电站;1975年修群库干渠61.5公里,实现北水南调、西水东调,全县每个农民达到一亩水浇田;1976年建水电厂、火电厂各一座,装机容量超两万千瓦。从1966年到1976年,辉县共建成中小型水库18座,库容1.1亿立方米。修建水渠122条,总长4500公里,灌溉面积达73.3万亩。山区修水平梯田29.2万亩,荒地造田4.6万亩,水保林62.4万亩,封山育林18.7万亩,治理水土流失面积650平方公里。开凿公路隧道34座,总长12425米。修筑公路桥梁59座,总长2965米。新建扩建公路556公里,通车里程达638公里。粮食产量平均年产31306万公斤,比1965年增长2.2倍。在文化大革命那个特殊时期,以郑永和为首的辉县领导班子,为改变辉县贫穷落后的面貌,排除一切干扰,带领全县人民集中一切力量向穷山恶水开战,完成一项又一项治山治水工程,成为全国农业学大寨的典范,引起国家领导的重视。国务院副总理纪登奎在一次国务会议上一句全国大乱辉县大干,使辉县名声远扬,中央新闻纪录片《辉县人民干得好》在全国的放映,更使辉县誉满华夏,辉县人民在改造山河中所表现出来的辉县精神,感天动地,成为辉县也成为我们整个中华民族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第一节  辉县农业学大寨运动

辉县农业学大寨运动是以治山改土为中心,进行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

一、水利建设

辉县北部山区,受地形气候影响,平时干旱缺水,汛期易形成山洪。辉县在山区治水实践中,因地制宜,采取蓄、挖、截、引、提五字方针,即蓄住天上水,挖出地下水,截住潜流水,引出沟泉水,提水上山岗。县、社、队都有项目,大、中、小工程同时上马,河流、水库、水池、潜流井、机井、旱井,由干、支、斗渠串联,形成长藤结瓜式灌溉网络。

(一)蓄住天上水

蓄住天上水就是在峡谷筑坝修水库。从1966年到1976年,辉县共修建中小型水库18座,其中较大的有陈家院、石门、三郊口、宝泉水库。

陈家院水库。这是辉县人民兴建的第一座中型水库,水库大坝为重力堆石坝,坝高80米,底宽113米,坝长205米,容水1370万立方米,位于盘上北河道陈家院村西1公里,水源来自山西陵川乱水泉。

1966年成立陈家院水库指挥部,姚源智、李如梅先后担任指挥长,梁明环任政委,林德生、娄永标设计并技术施工。

因为这是辉县修建的第一座中型水库,没有经验,施工部门要求最少上1.3万人。县委怕占用过多劳力而影响农业生产,决定只上6300人,要求3年完成。6000多民工中,只有300多名石匠,光开凿石料就得4年,工地领导感到压力很大。县委对此研究后,决定走出办公室,到群众中去,拜群众为师,依靠群众解决问题。县委第二书记郑永和带着一批县委委员到了工地。他召集工地指挥员开会,建议领导干部拜老石匠为师,专门举办训练班,学习锻石头。20多天之后,就在工地上当众考试,项目是石工中难度最大的打锲眼。考试结果,20多名公社党委委员以上的干部,只有两人不合格,郑永和考了第三名。

领导干部考石匠的消息传遍工地,广大干部群众纷纷拜石匠为师学习锻石头,全县石匠从原来的3000人激增至4万多人,干部学、教员学、学生学,妇女们喊着男女都一样,姑娘当石匠的口号,组成石姑娘队到工地参战。

1968年县革委提出六九年庆三通,要求五一劳动节大坝落成,开闸放水,时间紧任务重。民工们为了加快工程进度,采取先浆砌,后干砌的先进工艺,即在上冻前把砌坝垒到一定高度,上冻后再集中力量干砌施工,打破冬季不能施工的常规。这样,既节省人力,争取时间,又不影响汛期排洪。

1969年,陈家院水库进入紧张施工阶段,工地上普遍展开比质量、抢进度、比干劲、夺标兵的大竞赛活动,民工们不管日落日出,不计严寒酷暑,争时间,赶进度。整个工程如期竣工。

陈家院水库的建成,使辉县人民看到了自己的力量,信心更大,斗志更旺,遂挥师石门,修建石门水库。

石门水库。该水库原是上八里公社1970年在石门河上游修建的小水库。1973年,坝高46米时,县上接收扩建。上八里、黄水、高庄、城关、百泉、赵固、褚邱7公社3000人参加修建,民工最多达1万人。秦文任指挥长,任跃勤、张保群、丰臣寿担任技术施工。

该水库属中型水库,距县城30公里,控制流域面积132平方公里,19755月建成,开挖土石63.7万立方米,砌石37.42万立方米,浇灌混凝土1.92万立方米,总投工280万个。浆砌石重力坝,高90.2米,底宽79米,长240米,顶宽5米,长291米。坝上内侧修1米高防浪墙,外侧为水泥栏杆。溢洪道在坝西端山凹处,净宽60米。总库容3084万立方米,兴利库容2595万立方米,死库容67万立方米,多年平均调蓄水量2998万立方米,历年最大调蓄水量4267万立方米。设计灌溉面积7.5万亩。由于输水渠道配套合理,管理严格,实际灌溉10万亩以上。大坝东端设两级输水洞,闸阀控制。一级输水洞在坝高33.5米处,坝内为钢筋水泥管,坝外钢管岔为三道,两管通水轮机发电,一管输入灌溉渠道,最大泄流9.6立方米/秒。二级输水洞在坝高60米处,为内径1米的钢筋水泥管,最大泄流11.8立方米/秒。大坝西端山头建有塔形平顶楼房数间,供水库管理人员居住。

上八里公社地处辉县西部,原是一个三滩三沟三十里坡,纵横七条洪水河的贫困地区。1969年,公社党委决定修建石门水库,从根本上解决全公社缺水问题。

19709月,公社组织1000余民工开始修建石门水库。腊月,清基15米深时,遇到严重困难,基坑太深,水抽不干。民工们割荆条编篓数千个,背上篓,跳进水里,装沙装石,一篓一篓地往外背。水从篓底漏下来,滴到棉袄、棉裤上,外面冻成冰铠甲,里面却热汗直流。晚上民工们将棉衣架火烤烤熏熏,第二天穿上照常干。

腊月将尽,春节即到,如果放假过年,抽水机一停,基坑里的水很快就会涨满,沙石也很容易向下塌陷,再抽水清基又得浪费很多人力和时间,公社党委便决定春节不停工。党委的决定受到群众的拥护,许多民工表示,完不成任务不下山。于是干部与群众一起在水库工地的劳动中度过了春节。19713月,21米深的坝基清出来后,为赶在汛期前把大坝砌出地面,公社党委组织全社劳力,拉沙运石,进行备料。

正当工程紧张进行时,上边来了一份通知,指责修水库是盲动主义,公社党委是脱轨转向、是典型的生产党,并勒令停工。此时,郑永和到上八里蹲点劳动,得知情况后对公社领导人讲,愚公移山那阵子还有智叟反对哩,看看群众咋想的,咱就咋干,没错。工程照常进行。

1973年,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在全县展开,县委把石门水库列为全县的重点水利工程,组织2800名民工实施扩建。

施工高潮阶段,浆砌用的沙石和水泥运输不济,县委便动员县直单位职工用平车人力运送。只要工地需要,全县无论哪个部门都积极支持。工程技术人员开动脑筋,土法导流,每修一截就留一个平放孔,使水库边建设,边蓄水,边发挥效益。197412月,大坝主体工程提前完成。

三郊口水库。陈家院水库建成后,县委认为,仅靠一个有1300余万立方米蓄水量的水库,难以尽蓄215平方公里流域面积的径流量,为多蓄尽用,彻底改变辉县北部山区多水为患、缺水即旱的被动局面,县委、县革委决定修建三郊口水库。19735月,辉县三郊口水库施工指挥部成立,县委副书记酒昭伦任指挥长,工程技术员毛有德、刘思忠、张绳祖。按照谁受益,谁投工的原则,常村、张村、南村、南寨、西平罗、后庄、三郊口、沙窑8公社组织民工施工。

7月,由8个公社少量民工组成的先遣队开赴工地,攀上赵家岭伐木、割茅草,搭工棚300余间。10月,6000余名民工按连、排、班的形式自带工具进驻工地,三郊口水库工程全面开工。

民工们在沟沟洼洼间拓建石料场39余处,修筑施工道路16公里,突击打钎点炮备石料。为了加快备料进度,水库工地的干部职工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大胆进行定向爆破尝试,先打2米高,2米宽,40米深一个炮洞,然后在洞内岔出30米和20米深两个支洞,共分3个药室,装炸药109吨,炸掉一个110米高、90米宽、60余米长的山头,创造了一炮开山取石50万立方米的奇迹,完成大坝所需石料的70%~80%。所炸石料大小适中,分布面广,基本落在预定的料石加工场地,没有对附近的建筑物造成损坏,原计划40天备料2.1万立方米,仅用37天就备料3.1万立方米,在较短时间内超额完成了备料任务。

10月初,大坝清基工作开始,民工划方计工,每工定额两方,计划年底完成。为加快清基进度,指挥部组织各公社民工日夜奋战,平均每工每日清基2.24立方米,整个工地提前20天完成清基任务,开挖土石方30余万立方米。

1974年,大坝开始浆砌。民工们冒严寒,顶酷暑,将开凿好的石料架车从数百米高的险弯小道运向大坝。汽车、拖拉机、马车、架子车、小推车,满载着沙子、水泥,源源不断拥向工地。县委书记郑永和等带领机关干部拉着架子车同群众一道起早贪黑,运沙送石。县汽车一队、二队50余辆运送水泥的汽车工地规定每日3趟,很多司机早晚见星星,一天跑5趟。

在水库大坝浆砌的关键时刻,资金严重短缺,县委一边动员县直机关、公社、大队支援,一边号召全县人民省吃俭用,积极储蓄存款,支援水库建设。干部领了工资,除去生活费外,全部存入银行。老人买棺木的钱、小学生吃冰棍与糖果的钱,都省下投入储蓄箱,支援水利工程建设。19756月,县委决定集中财力办电,工程暂停。

1976年秋后复工,大坝越来越高,库区水位也随着升高,水库指挥部组织资金48万元补偿库区居民,拆除民房1164间,将230户、1080人分别安置在平原14个公社。该水库后因财力不济再度搁浅,最后经省政府两度拨款建成。大坝砌高61米(设计73米),底宽57米,长280米,顶宽27米,长400米,相应库容2000万立方米,死库容50万立方米,平均调蓄水量2386万立方米,累计完成总工程量143万立方米,其中移动土石86.3万立方米,砌体56.8万立方米,混凝土0.85万立方米。总投工545万个,总投资1240万元。陈家院、柿园两水库之水由此汇流雁高渠,灌溉三郊口、南寨、西平罗、南村、高庄等9个乡8万余亩土地,北部山区灌溉状况进一步改善。

宝泉水库。19735月,县委决定在修建三郊口、石门水库的同时,上马宝泉水库。该水库位于辉县西北山区峪河上游薄壁公社宝泉村。峪河控制流域面积538平方公里,水源充裕。设计坝高119米,蓄水量1亿立方米。遂成立水库工程指挥部,县委副书记王长江、勾兆民先后担任指挥长,杜德生、杨会峻、娄永标、张继发等负责技术施工。

是年7月,吴村、峪河、占城、北云门、薄壁、王敬屯和冀屯7个公社2300余名民工开赴工地,开始导流、修路、挖基和备料工作。1974年春实施局部砌筑,经过一年的奋战,砌坝高达9米,时值县委决定集中力量办电,工程暂停,施工队伍全部转入潭头水电站建设。

1976年秋,潭头电站建成后,原施工民工又回到水库工地复工重建。这时,长岭、石门水库竣工,赵固、梁村、胡桥、褚邱、黄水等5个公社2800名民工也参加修建,工地民工增至5100人。首先铺筑早生沙场到工地22公里长的小铁路,为运沙车专线。为加快工程进度,县委要求年砌坝40万立方。各施工公社积极响应县委号召,挖掘人力资源,民工增至1万余人。有关公社出动大量推车、平车、拖拉机、汽车等运输工具,送沙运石,一时间,通往水库工地的山道上车水马龙。水库工地日夜不停,民工们一般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赶在腊月河水封冻前完成大坝浆砌42万立方米。后因县、社、队三级人力和财力不济,工程只好暂停。以后经辉县多次求援,先后争取上级资金1570万元,分期投入复修续建,筑坝高至252.1米,最终按照设计要求全面完成宝泉水库工程任务,西北部山丘区36万余亩土地灌溉问题得到解决。

(二)引出沟泉水

主要引水工程有两项,一是北水南调的雁高渠,一是西水东调群库汇流总干渠。

北水南调工程是雁高渠。雁高渠前期工程始于50年代。水源出自山西陵川,由北河道雁翅口引入,渠道依山开凿,绕南洼、羊郊等处10余座山头,越石门口、太头等沿线6条山谷,到西平罗乡贾庄止,长18公里,可通流量2.6立方米/秒,支渠8条,共长32公里,后又扩建雁平渠,续建石岭干渠,建成长260米,高16米的土脉岸九孔渡槽。1970年建长360米、深36米的关王郊倒虹吸,干渠延伸到愚公洞南口,改称雁高渠,全长40公里,引水流量5立方米/秒。经多年修整配套,共有建筑物250座,支渠13条长98公里,斗渠51条长105公里,农渠561条长350公里。

西水东调工程,西起宝泉水库,经薄壁、上八里、黄水、高庄、拍石头等乡,至常村乡申屯止,沿渠串连大小水库、蓄水池名群库汇流总干渠,长86公里,以石门水库为界,东段61.5公里,曰东干渠,西段24.5公里,曰西干渠。

东干渠于1975年秋动工,全县22个公社发动民工4万人,机动车辆800多部,畜力车8000多辆,历时200天完成。渠深1.32.42米到4.8米,全部料石浆砌,沿线开凿隧洞14处,共长5300米,其中后天井洞长1200米。修建渡槽43座,共长2600米,其中预制薄壳高排架渡槽3座,最高者达31米,钢筋混凝土渡槽1座,石拱券渡槽39座,黄水连拱渡槽计20孔,250米。修建支渠口49个,节制闸19道,泄水闸15座,泄水槽9座,大小桥梁62座,小涵洞19处,完成土石方155.8万立方米。1976411日剪彩放水,4个流量,14个小时流到常村公社申屯,饱尝无水之苦的山区广大群众终于解决了生产、生活用水问题。

群库汇流总干渠横贯全县浅山丘陵区,形成长藤结瓜式灌溉体系。

(三)挖出地下水

在平原地区和丘陵与平原结合处,主要是挖掘水源,打井配套,抽水浇田,确保平原和丘陵区旱涝保收。

挖掘古井。百泉公社西井峪大队有一眼战国时期开凿的77米深的古井。井很深,提水困难,过去只能供人畜吃水,无法用来浇地。1965年春,大队安上深水泵,一个小时抽水20方,不但吃水问题解决了,而且还可以浇一部分耕地。1967年麦后大旱,井里水源明显不足,大队党支部组织青年人下到井底,在水里岩层上打眼、装药。他们边抽水,边施工,经过40余天的劳动,将井底下深1米多,然后又向东挖一个8米长2米高的涵洞,水深增至2米。水源扩大了,机器日夜不停,每小时出水70立方米。为使这眼机井派上更大用场,继而在井旁建一个蓄水池,筑砌通向田间的渠道,可以浇地1200亩。浇灌面积扩大了,西井峪的农业生产条件发生了根本变化。后来,社员们又从泼场用的蓄水池受到启发,就在田间地头修砌25个蓄水池,每个容水几十方,一个趁河沟修建的蓄水池则容水2万立方。加上配套建筑的8000米石砌渠道,把井和池连接起来,一井多渠,一渠多池,渠池相通,平时蓄水,旱时浇地。井和池变成了小水库,一眼井水发挥出巨大的经济效益。

群井汇流灌溉农田。张村公社历史上严重缺水,人们曾经在山边打井找水,一眼井断断续续打了19年,凿深135米,还是滴水不见。19698月,张村公社建立,党委研究决定寻找水源,大办水利。根据群众提供的信息,公社干部组织张村大队的群众在南岭打井,井深49米时大水涌出。发现水源之后,公社党委组织邻近的贾庄、裴寨、杨闾等几个大队群众,在南岭上一连打了5眼机井,井井见水。后请县钻井队勘查,在岭下也发现水源,又打井6眼,一年之中打井12眼,与此同时,各大队组织劳力上西山运来石头,在南岭下修筑总长1200米的几条连拱渡槽,把12眼机井的水汇集在一起,并配套建筑200米渠道,把水送到田间水利工程搞得较好的7个大队实施灌溉。槽头连着井,井水槽上流,几条槽的水汇集在一起,浇灌着几里以外的12个大队的土地,成了闻名全县的群井汇流,结束了张村缺水的历史。小麦亩产由120斤提高到四五百斤,吃统销变成了向国家交售公余粮。

改造三泉三泉位于后卓水村西,为凉水泉、白沙泉、万泉之合称,总面积2000余平方米,0.2个流量,泉水自然溢入卓水河,河深岸高,过去两岸靠木龙、水斗等提水灌溉,浇地面积2700余亩,不能充分发挥效益。为扩大三泉流量,19711973年间,北云门公社党委带领后卓水村群众苦战三年,把泉池总面积扩大到4.5万平方米。水量增加到1.5个流量。泉水池料石护砌,并建电灌站两处。凉水泉电灌站安一台二尺泵,装机55千瓦。白沙泉电灌站安一尺泵三台,装机30千瓦。整个三泉扩建配套工程,投工96万个,动用土石方51万立方米,使灌溉面积扩大到3.5万亩。

平原打深井。在平原贫水区域,为解决农田灌溉问题,水利局购置打水工具 —— 大锅锥,在平原缺水区域普遍打深井,提水浇地。

1968年,水利局成立专门打井机构,增置油压机、冲抓锥、红星钻,在平原贫水区流动打井,使井灌面积由新中国成立初的4.3万亩发展到41万亩。

(四)建筑水坝截潜流

太行山前的倾斜平原,自西向东有许多洪积扇,其中石门、黄水、高庄、吕村等洪积扇,上部土层很厚,砾石裸露。中部沙石混合,堆积较厚。其下多有潜流,水资源较丰。20世纪六七十年代,人们设法截潜引水解决旱荒。

羊窑河截潜流。黄水公社位于县城西北太行山主峰脚下。黄水河越境而过,每年夏季400个流量的暴洪倾槽而出,山洪过后一片泥沙乱石,滴水不见。沿河两岸,干旱缺水,群众流传的歌谣是:黄水干河长又宽,秋季冲田麦季旱,河底有水难浇地,春季吃水更困难。

19698月,黄水公社革委会成立,第一次会议在黄水河乱石滩上召开。领导们就先盖房建机关,还是先解决黄水群众生产生活用水问题展开讨论,最后得出一致结论:艰苦奋斗是党的优良传统,兴修水利是群众的迫切要求,黄水面貌不改变,公社机关不盖房。

思想认识统一了,水源又成了新的难题。革委会领导深入群众调查研究后认定,在黄水干河当地群众叫羊窑河的河段,上游的水从地下流走,若挖开河床,从地下打个坝,把水截住,水就向上流了。公社革委会在干河滩上连续召开三次大队干部会议,大胆制订了一个开挖泉水,引流上山的宏伟规划,并且提出下决心,大战干河滩,排万难,开出万代幸福泉的战斗口号。当月,公社革委会动员1500名青壮劳力,从94日开始大干50天,先修成1.4万米长的转山渠。11月初,1500名民工来到羊窑河安营扎寨,羊窑河截潜流工程开工。公社革委会和社直机关的干部职工,在工地附近的山脚下挖窑洞,搭泥棚。4座泥棚,2个窑洞,就是公社粮所、卫生院和供销社的办公机关,公社革委会就设在一个苇席做门、草泥盖顶、大窟窿小眼睛的泥棚里,不仅不能遮风挡雨,就是放炮,屋里和屋外一样飞沙走石。

清基需要工具,砌坝得有材料,社员们不等不靠,一颗红心两只手,不怕流汗啥都有。没有箩筐上山割荆编,没有石灰自己选石烧,没有工具动手造,工具坏了自己修,队队都有割荆组、编织组、修配组、铁匠组,工具、资金、原材料,全部问题迎刃而解。

黄水人民在公社革委会的坚强领导下,发扬愚公每天挖山不止的精神,一镢一锨,一筐一担地干个不停,手震裂了,鲜血直流,包扎一下继续干。脚磨肿了,穿不上鞋子,趿拉着鞋坚持上工。冬季的羊窑河河谷每天只有2个小时可以见到阳光,气温大都保持在零下15度左右。进入腊月,狂风大雪,滴水成冰,泥沙石头冻在一起,铲不起,敛不走,勉强装进箩头,也倒不出来,民工们干脆用肩膀将石头一块一块往上扛。

随着工程的进展,地下水越来越多。没有机器,排水成为最大的难题。一天,清基的地方积水齐胸,施工不能正常进行,革委会副主任刘全喜,脱下棉衣跳入水中,往外排水。在他的感召下,社员们一个个跳入水中,盆盆罐罐一齐上阵,半个小时后积水终于排除。

19704月,经过7个月的艰苦奋战,黄水人民投工25万个,终于提前两个月完成了在黄水河深16米处修建长150米的截潜大坝任务,并砌筑550米的虹形暗渠,截引地下潜流500公升/秒。通过转山渠,把石池、旱井、小水库连通起来,边引,边蓄,边用,有效灌溉面积1.1万多亩,使有史以来的河底潜流按照人的意志流入山坡高地,把几千年的靠天收田,变成了旱涝保收田,粮食产量逐步提高,1974年虽遭特大旱灾,单产仍保持在205公斤以上,向国家贡献粮食29.5万公斤。

城关公社五里河截潜流。考虑城关人多地少,19714月,县委将洪洲城部分大队划属城关,要求城关公社改造洪洲城,建设新城关在城关公社党委领导下,城关人民平整沙滩,造田2000多亩,加上所属西孟庄、五里河等大队原有土地,有5000余亩土地缺乏水源,种不保收。公社党委经实地勘察,发现在新城关(今洪洲乡驻地)南500米处的乱石滩下有水,深度20米以下,流向由北向南。依据黄水公社截潜流经验,党委研究决定,在此开挖一条东西向深沟,砌筑拦水坝,截住地下水,抽水灌田。

1975年春旱时开工。各大队除留少数干部、群众坚持老城关工作外,全部上洪洲城开挖截流。按计划潜流总长450米,开口宽40米,没有挖掘机械,全靠人力上。450米长的工地上到处是人,每人挖1.5米,向里错一个50厘米的台阶。下边的人往上一个台阶撂土,每个台阶3个人,挖到下边时两边各有10个台阶,一行一行全站满了人,上工民工多达5000人。18米深时见水。为了扩大水源,需要装水泵边抽水边下挖,越挖水越大,抽水更困难。施工中仅大小水泵最多时即安装160多台。直到28米深时,塌方严重,开挖实在困难,才开始浆砌发券,填土后上建一座抽水站。整个工程历时100天,投工25万个,无任何安全事故发生,解决了5000亩土地的灌溉问题。

百泉公社截潜流。1974年冬,百泉公社党委组织百泉、楼根、梅溪、八盘磨、西王庄、东流店、西流店7个大队1000余名民工,用半年时间,完成了长520米、宽1.5米、深7米的地下涵洞工程,截住了潜流,配套修建了250孔拱圈、780米长的地面渡槽,分高低两条渠。共投工6万个,用料石3000立米,水泥600吨,沙1000立米。在截流墙上修建电灌站一座,安装12英寸泵4台,提水流量约1立方米/秒,除保证4000亩稻田用水外,还将6000亩旱地改为稻田。

(五) 提水上山岗

20世纪50年代末期,辉县人试修机灌站,拦水浇田。60年代以后,改建电灌站,进一步提水上山岗,扩大浇地面积。

东大方电灌站。共五级六站,总扬程92米,装机14台,780千瓦,提水1.3立方米/秒,灌溉4个公社、23个大队3万亩耕地,确保灌溉1.5万亩。

东大方电灌站所控制的面积,是有名的东大荒。新中国成立前,这里荒冢茅草布满坡,沟深土硬砾礓多,丘陵地段更是岗高坡陡,水源奇缺。干旱时,群众离乡背井,逃荒要饭。这里没一眼水井,没一块平整的土地,即使下点雨,也存不住水,种不保收。新中国成立后,广大群众体会到,要彻底改变东大荒的面貌,没有水不行。1957年,城关公社的5个大队合办机灌站1座,1964年又改建电灌站,由于土堤土渠,渗漏严重,机小水少,满足不了要求。1966年,县、社的领导与群众商量,决定在原百泉自流灌区发展井灌,扩建、新建电灌站,把百泉水西水东调,低水高提,引水上岗,使有限的水充分为农业生产服务。

规划提出后,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开山砌石渠没有石匠,县、社领导就上山举办石匠训练班,会者为师,互教互学,苦干一冬,开凿料石3000多方,砌筑连拱双层渠道。由干部、老农、技术员组成的三结合小组,晚上设计,白天施工,自己设计安装机电设备。常村大队群众苦战两个冬春,建成四、五两级提水站,砌石8800立方米,修水渠1000余米。1970年开始,又在灌区内修水池60多个,打旱井50多个,蓄水7万余方,采取远引近蓄,渠、井、池串联的方法,提前灌,常年灌,变闲水为忙水,使边远高岗近1000亩地得到灌溉。

东大方电灌站建成后,灌区内渠道成网,田园成方,绿树成行,自然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常靠吃国家统销粮的固村大队两年向国家上缴商品粮29.5万公斤,集体储备粮食13.5万公斤。

石门水库提灌站。位于石门水库坝后,于19755月动工,同年8月竣工,由当时参加石门水库建设的60多名姑娘组成的石姑娘队承担主要土建工程,故又名为石姑娘电站。该站工程总量0.74万立方米,使用钢材40吨,木材30立方米,水泥150吨,炸药5吨,总投资80万元。装机2台,容量1600千瓦,以灌溉为主,兼顾发电,配合辉县地方电网抗旱供电,支援农业生产。

张村公社电灌站。1976年春,群库汇流东干渠建成后,公社党委开始组织群众大规模修建电灌站。东、西两处一级站位于张村,1977年建成,西一级站扬程19米,又建成一处扬程21米的二级站。一、二级站总投资27万元,灌溉张村、贾庄、大王庄、杨闾、柴庄、沙锅窑等10个大队4000余亩土地。三级提水站有两处,一处位于汪沟大队西岭后村,1977年建成,投资8余万元,灌溉汪沟、三庆村、山前、牛村、郗庄、大王庄、井南洼、杨闾等8个大队4000余亩土地。一处位于三庆村,1978年修建,灌溉汪沟大队300余亩土地。

在公社修建电灌站的同时,杨圪垱、裴寨两个大队联合自筹资金8余万元,在常村建成上下两级电灌站,浇地面积1600余亩。

以上电灌站共37处,总扬程270米,共安装12英寸泵14台,6英寸泵一台,总容量1207千瓦,砌石渠2.2万米,投资40余万元,实际灌溉面积达1.1万亩,为杨闾川高地开拓了有史以来的第一片水浇田,粮食产量大幅度提高。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