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五章2
时间:2012/10/30 9:27:56

二、公路建设

辉县北部、西北部和东北部,山丘起伏,交通闭塞,生产落后。交通以盘山小道和梯径为主,运输全靠人挑畜驮,严重地影响着山区人民的生产和生活,制约着山区经济的发展。

辉县县委决心把交通建设作为山区经济发展的突破口来抓,规划第一项就是打通十八盘,公路通到侯兆川,建成辉陵公路。在走直,不走弯,能打洞,不爬山,能架桥,不下滩的原则下,坚持推车不用拉,骑车不用下,汽车可以带拖挂的修路标准,先求通,后求好,大道促小道,坚持年年搞。在隧道建设中,摸索、总结出一套能打尖,不打洼;能打长,不打短;能打硬,不打软的科学经验,确保逢山凿洞,遇河架桥总体方案的实施。

(一)逢山凿洞

逢山凿洞,是实现山区公路建设缩短路程,降低坡度总体目标的重要手段,但囿于当时的经济、技术条件,工程之浩大,任务之艰巨,是很难想象的。仅70公里长的辉陵公路,就要开凿10个洞,其中辉县境内9个,位于辉县与山西省陵川交界1个,总长3900余米,在辉县县委的领导下,愚公移山专业队和广大民工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克服重重困难,从19658月至197410月,连续拿下了石岭洞、愚公洞、战备洞、向阳洞、友谊洞五项工程,包括1020米的扩建任务,为山区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

石岭洞。该洞位于南村盆地南部边缘石岭脚下,是通往山下平原的第一座公路隧道。原新乡地区公路总段负责勘测设计,郭长贵任指挥长,石宝庆任工程技术员。

19658月,高庄、南村、南寨公社200名民工,齐集石岭山凹,打响了开山凿洞的第一炮,拉开了辉县山区公路建设的序幕。

由各个公社选拔出来的专业队员大多是青年人,好些人不要说开山凿洞,就连用的钢钎、铁锤也没见过是个啥样子。石宝庆和民工一起在工地上抡锤打钎,装药点炮。经过一段时间摸索,民工们不但学会了打直眼,而且学会了打斜眼、打吊眼等多种打眼方法,使工效提高4倍,而且为国家节省了大批原料。就这样,大家边学边干,边总结边提高,历时一年零两个月,于19668月建成了辉县干线公路上的第一座隧道。

石岭洞洞高5.5米,宽7.5米,长254米,总计工程量3.1万立方米,投工8.1万个。时任辉县县委书记谷占春用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一语称赞民工和专业队的苦干精神,并作为对联,镌刻于洞口两侧。

愚公洞。石岭隧道的打通,只能使辉陵公路部分弯道取直,要彻底改造十八盘,只有开凿愚公洞。愚公洞位于盘岭半山腰。盘岭俗称十八盘,自古即为平原通往南村盆地的天然屏障,抗日战争时期,陈赓将军率部转战于此也感慨十八盘险似娄山关,其势之险,可见一斑。难怪民国24年(1935年),国民党政府花5000大洋,只在盘道西侧凿了3米宽的豁口。民国32年(1943年),日本侵略军为扫荡侯兆川,抓丁拉夫修了一条盘山路,坡陡弯多,行车十分困难。1960年,交通部门欲筑公路直抵盘岭,投资10万元,只在盘道东侧留下300米长的路基,没头没尾地摆在半山腰。

县委抽调水利局技术员协助新乡地区公路总段技术人员勘测定线,郭长贵、任文杰、牛成明先后任指挥长。雁高渠过洞暗渠宽、深各1米。

19669月,县革委从全县各个公社中选拔了250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组成愚公移山专业队,在一无技术力量,二无机械设备,每人只有一把铁锤、一根钢钎、一副抬筐、一条铁绳的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开挖愚公洞。

从省里请来的筑路专家,望着盘岭的悬崖绝壁,质问专业队:你们一无机械设备,二无技术力量,就敢打这么长的隧道?绝对打不成,还是趁早下马吧!专家走了。这样一来,只上过三个月识字班、基本上没有什么打洞的专业知识,也没有什么精密仪器的石宝庆凭着一颗火热的心担任了施工技术员。他常常熬夜,苦攻技术关,爬山向老农与其他技术人员请教,硬是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困难。

专业队的队员白手起家,土法上马,破旧立新。没有机械,就全靠钢钎打,炸药崩。他们在实践中摸索出一套打游锤的规律,创造了多种爆破方法。没有照明设备,大家就在石壁上锻个坑,倒上油,放上捻,自制石灯。洞里烟大,严重缺氧,他们就把鼓风机改制成土送风器。成千方的岩体爆破下来后,他们硬是用肩膀一筐筐往外扛。当隧道掘进到200多米以后,遇到浓烈的烟雾,三五步以外就对面不见人影,熊熊燃烧的石灯都变成了萤火虫。浓烟使人窒息,不断有人因缺氧晕倒而被伙伴们抬出洞外,但清醒后就又回到洞里继续劳动。

民工排长贾文亮在处理哑炮时,因为触动雷管,被炸掉一只手。当他在医院里苏醒过来后,对探望他的战友说:炸掉一只手算什么,我还有另外一只手,照样可以干!

清渣队队长穆其升在清渣时,被平车杆撞伤,当场跌倒昏迷过去,苏醒后,他忍着剧烈的疼痛,以惊人的毅力继续坚持劳动。10多天后,经医生检查,才知道车杆撞断了他的一根肋骨。

技术员石宝庆,为了在实践中摸索打洞经验,就亲自抡锤、扶钎、装药、点炮,亲自排险。在一次排险过程中,石宝庆被严重砸伤,在医院里,他时刻挂念着打洞进度,考虑着打洞方案,当大家去医院看望他时,他第一句话就问洞打得怎样了,并认真地叮嘱,洞的哪里该加宽,从哪里开始应该往上挑顶,从来不讲自己的安危。

1969年春节,施工进入最紧张最困难的阶段,二三百名县直干部职工,牺牲春节休息时间,帮助运送道轨,铺筑铁路,抡锤打钎,抬筐运石渣,和民工一起劳动。

1969510日,洞内的最后一块顽石被砸碎,两头对打的接口误差,上下一分米,左右两分米,接口中心误差只有10厘米,大家把这个闪耀着愚公移山精神的隧道,命名为愚公洞。该洞高5.5米,宽7.5米,长810米。南口较北口低20米,坡度2.6%。洞一侧砌有暗渠,雁高渠水从此通过。总计投工23.88万个,工程量5.5万立方米。就其长度而言,无疑是当时我国最长的公路隧道。19691113日,《 人民日报 》以《 毛泽东思想的凯歌 》为题,详细作了报道。愚公洞的建成,使南村到县城的公路减少了124个弯道,坡度由15%降到4.2%,抛开了12处河谷,使盘山公路缩短了7公里,按当时计算,每年即可节省运输劳力10多万个工日,运费10多万元。 

 战备洞。196910月,愚公移山专业队南下开凿战备洞。

 战备洞位于拍石头乡四里厂村南,是县城通往东北干旱山区的辉拍公路的关键工程。该洞工程地质复杂,后期施工难度更大。

1970年,经过6个月的奋战,400米长的战备洞即将打通之时,突然发生了50米长的大塌方,成洞被严重堵塞。队员们研究分析塌方原因,根据塌方土层里有大石头、小石头和泥沙的情况,一致认为只要把大石头顶住,就能挡住小石头和泥沙下泻,制伏塌方。一番集思广益的酝酿之后,大家便割来荆条,编成笆片,支撑排架,找来玉米杆和茅草,填堵塌方,一边挖渣,一边浆砌拱券。

197010月战备洞全线竣工。建成的战备洞,高4.5米,宽5米,长370米,全部料石衬砌,工程2.2万立方米。

向阳洞。该洞位于南寨、三郊口两乡交界的羊肠岭下,是辉陵公路线向陵川方向延伸的一座最长的公路隧道。

1971年元旦,愚公移山专业队的200名队员在队长高凤月的带领下来到羊肠岭下驴皮沟,分头对打开凿向阳洞。此时,专业队的装备有所改善,队员们操起凿岩机打炮眼,铺设小铁轨,手推矿车运石渣,安装鼓风机排烟尘,架设电灯照明,工程进度大大加快。

向阳洞开凿伊始,正值林彪反党集团疯狂之时,有人趁机攻击县委只讲干,不讲线,是生产党出风头,妄想逼专业队离开向阳洞工地,停工下马。在这关键时刻,县委第一书记郑永和写信支持专业队,专业队全体人员顶黑风、战恶浪,硬是坚持了下去。为了保证工作进度,班与班,组与组,明争暗赛,争分夺秒,冬季天明较晚,5点钟天还黑咕隆咚的,队员们背着背包,扛着钢钎、铁锤,抬着凿岩机,提着锅碗瓢勺,翻山越岭,几里山路只两个小时就到达工作岗位。

向阳洞腹部石质异常坚硬,硬度达10级以上,打一个眼往往得换十几根钢钎。全体专业队员,凭着坚强的革命意志,和时间赛跑,与大山比坚。

施工中,专业队不断总结隧道开凿经验,采用梅花炮连环炮掏槽炮挖空炮抬底炮等一整套科学办法,有效地提高了工效,奋战一年零10个月,于197210月打通了向阳洞。

该洞高5.5米,宽7.5米,长1400米,又一次刷新了当时我国公路隧道建设史上的记录。洞内一侧砌有暗渠,东低,西高,坡度为1.5%。总投工23.61万个,总计工程量5.9万立方米。

友谊洞。该洞位于辉县、陵川交界小坪界段,是辉(县)陵(川)公路上的咽喉工程。从陈家院水库到山西嘴上村,全是上百米高的形如刀削的绝壁,往上看绝壁参天,往下看绿水深潭,这里石头硬度多在11级以上,曾被一个专家视为不可预料的特殊工程,专业队的同志却面对深山发誓:我们是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民工,改天换地的新愚公,哪怕它是座铁山也要戳它个大窟窿。在专家两次设计失败,宣布此路不通的情况下,英勇的愚公移山专业队和赵固、南村的民工接受了这个特殊工程。

该工程包括小平洞720米,嘴上洞137米,西掌凹洞187米,总长1044米。工程分两期建成,第一期工程1968年冬到次年7月,由南村、赵固两公社1500名民工和愚公移山专业队突击开凿。第二期工程于1972年冬到19734月,由愚公移山专业队扩建完成,两期投工54万个,工程量6.26万立方米。洞在陵川境内,辉县修建,故名友谊洞

第一期工程,1968年冬开工。怎样在这飞鹰难立脚,草木不生根1000多米长的石壁上开凿隧道,无疑是摆在民工面前的一个最大的难题。再加上县委还要求大干20天,汽车通陵川,更是难上加难。施工指挥部仔细研究工区地形特点,决定先在千仞绝壁上打出一个个工作面,然后再分头对打。

1000多米长的绝壁上,民工们硬是在山顶上栽上钢钎,套上大绳,系住腰,降到工作面,凌空作业。凭着坚强的毅力,民工们在绝壁上打出一个个窟窿,掘进十来米,然后向两端扩展,相互连通,拓为隧道。原来拓挖工作面的窟窿变为隧道的窗洞,洞内道路平整,光线充足,五一节如期通车。

第二期工程,1972年冬季开始,由愚公移山专业队承担,将第一期凿通的隧道加高、加宽,把单车道变成双车道。19734月胜利完工。扩建后的友谊洞高5.5米,宽7.5米,对面相望,宛如绝壁长廊,给巍巍太行平添了一个新的景观。

长期的凿洞实践,使辉县人民在失败的教训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19733月,愚公移山专业队和西安交通大学学生共同编纂了《我们是怎样修筑公路隧道的》,由人民交通出版社出版发行。

(二)遇河架桥

辉县人民在公路建设中始终坚持架桥不下滩,每遇大壑深涧即因地制宜,锻石造桥,最大限度缩短公路里程。较大桥梁有愚公大桥和红色娘子桥。

愚公大桥。该桥为辉陵公路香木河上的一座桥梁,位于南寨公社羊郊与西平罗公社太头之间,桥长105米,单拱跨径102米,拱高10米,矢跨比110,主拱两端各有5个跨径4米的小腹拱,桥高14米,宽8.5米,桥面一侧附设通水渠道,由黄源文设计。196912月,南寨、西平罗两公社革委会组织200名民工施工,拱券搭胎缺乏木料,民工们便就地取材,河滩里挪动石头3万立方米,垒起桥胎。愚公大桥全部石方1.54万立方米,按国家定额计算,需要投资70万元,但民工们自己加工料石,仅花费23万元就备齐了全部料石。南寨公社革委组织近千名群众,20天时间运来1.4万多方石子。浆砌拱券没有吊车,民工们便沿着桥墩筑起一条条34丈高的石梯,12个人用肩膀把一块块千斤重的石料抬上去,仅用半年多时间就把大桥建成。《人民日报》对愚公大桥建成通车进行了报道,说大桥坦度居世界之首,跨度居世界第二,是我国公路史上一项伟大创举。

红色娘子桥。该桥为南(窑)沙(窑)公路香木河上的又一座桥梁,空腹石拱,长95米,宽8米,高20米,单拱净跨65米,因建桥劳力以青年妇女为主,故名红色娘子桥。

19708月,参加修建愚公大桥的南寨公社的85名姑娘,在工程技术人员的指导下,自己测量绘图,修建红色娘子桥。桥基自己清,石头自己锻,石桥自己砌。人力不够,公社革委又组织484名姑娘加入施工。19718月,桥梁竣工。该桥为沟通沿河两岸的交通,改善山区人民的生活和生产条件,提供了极大的方便。20世纪70年代以来,红色娘子桥一直作为巾帼不让须眉的见证受到国内外友好人士的赞赏和青睐。

(三)铺筑铁路

随着农业学大寨运动的深入开展和五小工业的蓬勃发展,大量的工业原料和农用生产资料,靠公路运输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工农业生产的需要。县委审时度势,决定铺筑辉吴铁路。197011月,县委组织高庄、张村、常村、城关、百泉、梁村、胡桥、北云门、赵固、占城、冀屯、峪河、吴村、薄壁等14个公社7万余民工开工建设,19719月铺轨结束,国庆节通车。辉吴铁路穿越百泉、高庄、北云门、赵固、冀屯、峪河、吴村等8个公社,长36公里,跨越7条河流,沿线修建桥梁21座,筑涵洞92个,砌连拱桥1297米。19722月,拍石头、张村、常村、梁村、胡桥、北云门、百泉、城关8个公社又投工将连拱桥延长至1577米,节约土地200余亩。19732月,百泉、常村、梁村、城关、胡桥、北云门6个公社2万余民工修成辉县至孟坟段及固村至共山段铁路,全长18公里。1974年、1976年县委组织民工分别修成郭(雷)洪(洲)线9.6公里,沙(窝)宝(泉)线29公里。

1970年至1976年,全县修建地方铁路正、支线共90公里,横贯县境西东,西端吴村,与方(庄)修(武)线相接,东端孟坟,与新(乡)封(丘)线相通,连接地、县、社三级厂矿企业几十家,为当地经济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

三、改造农田

大打水土之仗是十年大干时期的响亮口号。打土仗就是改土和造田。总体要求土薄变土厚,小块变大块,没岸变有岸,斜坡变平坦,旱地变水地,最后变成大寨田

改土就是对土地进行深翻、平整。深翻,即冬春翻白地,夏翻玉米地,秋翻麦播地,三次翻地形成制度,机关干部全部参加,学校、厂矿也分一定任务,从领导到群众,人人有指标。平整要在结合土地深翻的同时进行,具体标准是掘一层,撂一层,熟土压生土,前层压后层,七生八熟一尺半,不能打破活土层,最后倒过的地面一展平造田方式,主要是拦河造田、顺河造田、改河造田、劈山造田和荒滩造田。在宽阔山沟分段打坝造成梯田叫拦河造田。沿较宽洪水河道两边或一边打坝造田叫顺河造田。把河沟裁弯取直,将洪水改道,将闲置的河滩造田,叫改河造田。深河沟上拱砌石券,下流水上种地,叫券河造田。荒山坡打岸造田叫劈山造田。给乱石荒滩开膛破肚,把石头刨出来,大石头垒成岸,小石头埋下边,下层土翻上叫荒滩造田

(一)营寺沟开山造田

19671120日,辉县革命委员会成立,为了制订一个改造辉县河山的全面规划,革委会成员先后对山区进行四次大调查。他们身背行李,捎带工具,爬最高的山,走最险的路,攀最陡的山峰,访问最偏僻的山村,累计行程700公里,走遍了全县470个大队。

在制订大打仗的规划时,辉县南寨公社营寺沟大队的做法给了县革委会领导深刻的启示。营寺沟大队位于豫晋两省交界的深沟里,两侧黑压压的高山,遮天蔽日,夹着一条山沟,又窄又深,沟里石头,大如牛,小如斗。整个大队400来亩地,分作9000余块,条条缕缕挂在三岭十沟五十凹上,土薄石厚,粮食产量极低,年年吃国家统销粮。村里有个老农叫元家清,从土改分得一面山坡起,就不声不响地开山垒岸,刨土造田。17年后,他分的那面坡已没有一寸荒土、一块闲石头,全成了集体149块好庄稼。

在大队党支部的领导下,营寺沟大队掀起了农业学大寨、大干社会主义的高潮,他们以元家清为榜样,破开顽石,垒起一道道地岸,从石缝里抠出鸡窝土,垫成一块块耕地。1970年,全村人敲锣打鼓,第一次向国家交售了余粮。

营寺沟这个穷山沟的变迁,使县革委看到了辉县的希望,看到了辉县55万人民群众中潜藏的巨大的力量。在县革委领导下,一场仗在辉县全面地展开了。

(二)改造东大方”

东大方是过去有名的东大荒,这里荒冢茅草布满坡,沟深土硬砾礓多,没有一眼井,没有一块平地,七高八低,即使下点雨也存不住水,种不保收,这里的群众长期以来主要依靠做工、运输挣钱买粮吃。

1968年,郑永和在固村蹲点,经对比试验,凡深翻的地块,小麦平均亩产比未经深翻的地块增产百斤左右。1969年秋后,县革委在固村召开深翻地现场会,县革委常委和各公社革委会主任自带工具来这里翻地,郑永和边干活边布置工作。会后,全县兴起深翻土地的群众运动。

现场会后,城关公社南关大队第十生产队学习固村深翻土地的经验,对全队坎坷不平的耕地进行平整。经过五天五夜的紧张劳动,他们队七高八低的耕地整得地平如镜,埂直如线。城关革委会推广南关大队的经验,组织全社1000多人开进东大荒,深翻土地,改良土壤。县、社革委会领导和群众一起参加劳动,紧张时连办公室都搬到工地。25天过后,4000余亩土地深翻一尺多深,部分土地甚至深翻了两次,硬是把死土翻活,把硬地刨虚,千年荒地变成了高产田。

经过三个冬春的苦干,削岗填沟,深翻平整,修渠架电,红土搅砾礓,上粪也不长东大荒,变成2万亩的大方田,1970年亩产600公斤,比1965年增产30%

城关公社改土造田,把东大荒变成丰产方的成功尝试,将全县改土造田运动推向高潮。从深山到浅山,从丘陵到平原,改土造田在全县普遍展开。

(三)郊东沟拦河造田

郊东沟是辉县五条大河滩之一,纵贯拍石头公社,25公里长,占地7万多亩。汛期时,洪水咆哮,几个小时后水过河干,乱石纷陈。1969年,公社革委制定闸河造田规划,得到县革委会的支持。1970年农历正月,县委书记郑永和带领1000多名中小学公办教师,自带行李、平车、推车等劳动工具在郊东沟中游圪道、张飞城地段,大干20余天,筑起两道140米长的拦河大坝,造地60余亩,拉开根治郊东沟的序幕。

1972年春天,拍石头大队的群众响应县委彻底改造郊东沟的号召,提出大干一千天,填平三个川,乱石河滩造良田,粮食产量翻一番的战斗口号,不顾风雪严寒,在龙王庙前召开誓师大会,然后就在那里劈山打坝,运土造田。经过一冬奋战,修起了龙王鼻子坝,填平了一个川,造地70亩。临近春节,县委常委亲自带队,先后组织教育系统3000名职工开进郊东沟。当地驻军也整队前来支援,郊东沟两岸搭满帐篷。教职员工和部队官兵日夜奋战,大干20天,填平两个川,造田180亩。拍石头大队大战1000天填平三个川的任务提前两年完成。1973年到1976年,拍石头公社每年出动劳力1000余人,继续治理郊东沟,劈山打坝、闸沟、改河、垒岸,整修、改造水平梯田5000多亩,新造田最高亩产600公斤,一季增产小麦6.5万公斤。

治理郊东沟的实践使群众取得了拦河造田的经验。即截头 —— 在上游建库拦洪,治理支沟。斩腰 —— 沿岸山坡修梯田,搞绿化。节节剁尾巴—— 顺沟逐级筑起弓形浆砌拦石坝,坝内填土造田,坝下设缓冲或消力池,从根本上制伏了穷山恶水,进一步推动了全县造田的群众运动。

(四)洪洲城荒滩造田

洪洲城位于县城西北15公里,为黄水河、石门河冲积成的一片20余万亩的乱石滩,相传穆桂英大破洪洲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每当洪水暴发时,洪流滚滚。雨过天晴,这里又成了飞砂走石的乱石荒滩,卵石、沙丘遍布,荆棘枯蒿没人,这里流传这样一首民谣:出来黄水口,一片乱石头,不长庄稼,光长狼尾巴狗。新中国成立后,县林场曾试图在这里植树造林,结果是十二年的柏树一人高,十六年的槐树不成椽

1970年秋,县革委组织全县公、民办教师5000余人,集中在洪洲腹地张货郎庄一带翻沙造田,20天造田370余亩。同年10月下旬,县革委会主任郑永和又扛着镢头、铁锨,背着行李,带领200多名县直机关干部来到洪洲小洼,办·干校,搭帐篷,举办整党学习班,一边学习,一边垦荒造田。

城关公社人多地少,每人平均耕地只有四分一厘,有的大队仅仅三分,人与地的矛盾十分突出。为了解决这一矛盾,城关公社革委会决定在洪洲开荒造田,发展农业生产,得到县革委会的大力支持,并把原属高庄公社的西孟庄、五里河、新乡庄和上八里的茅草庄一并划入城关。

19731月,城关公社党委组织1500名民工来到洪洲乱石滩开荒造田。要造一块地,先把石头挖出来,再挖几米深的沟把石头地埋在底层,然后找土,垫上一米厚的活土层。

天道酬勤,艰苦的劳动换来块块良田,当年秋天,玉米、红薯、花生获得丰收,向国家贡献粮食47.5万公斤,油料22.5万公斤。

同年11月,梁村公社组织22个大队4500名民工来到洪洲城,在荒滩上搭起帐篷垦荒造田,把鹅卵石拣干净,垒成地岸,铺成道路,然后再到远处运来好土把地垫起来,大战一冬春,造田2000亩。

为进一步开发治理洪洲荒滩,两个公社在这里建起新家园 —— 新城关、新梁村。昔日荒滩变成了万亩良田,1974年收获粮食13.4万公斤,花生7.5万公斤,蔬菜17.5万公斤。

(五)顺河造田,疏浚旧河道

上八里公社地处辉县西部太行山脚下,是一个三滩三沟三十里坡,纵横七条洪水河的地方。全公社总面积27.4万亩,高山丘陵占90%,耕地面积只有 2.7万亩。这些耕地,大部分是土层薄, 石头多,少边缺岸侧棱坡,地里上粪地边流,冲走粪土露石头三跑田”(跑土、跑水、跑肥)1965年,全社粮食总产量只有400万斤,亩产175斤,每年须吃国家统销粮100多万斤。

1969年,公社领导经过调查研究,制订了一个两年实现水利化,三年建成大寨田,力争产量翻一番,农、林、牧、副大发展的规划。公社领导干部同广大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在改造旧河道的运动中,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一年时间,在河滩中修建了300道石岸,腾出河滩1599亩修成大寨田。在顺河造田中,他们一是改土,主要是对原来的土地开膛破肚剥皮抽筋,起石填土,加厚土层,使小块并大块,没岸变有岸,侧棱变平坦。二是造田,主要采取劈山和闸河措施,在顺河的荒滩地造田,扩大耕地面积。1969年开垦西南荒,1971年治理西河滩,1973年大战磊磊山,1974年决战东河滩,四个冬春公社领导几乎没在公社住过,不是山洞,就是羊圈,不是席棚,就是茅草庵,日日夜夜坚守在工地上。

1974年夏,公社党委决定决战东河滩,计划半个月顺河造田300亩。4000余民工在公社党委领导带领下开进工地,大家一起顶烈日,斗酷暑,披星戴月,日夜奋战。半个月的突击会战,300亩造田任务圆满完成。

1975年,公社党委再次组织带领广大干部群众治山改土,坏地变好地600余亩,河滩荒坡造田400余亩,使全社80%以上的土地得到改造。疏浚后的河道,洪水灾害也大大减少。1975年粮食总产达816万公斤,单产突破405公斤。

黄水公社黄水大队紧靠黄水河西岸,每年汛期洪水泛滥,河床越冲越宽,要拦河造田,很不现实,他们根据历年洪水泛滥的规律,决定顺河造田,即用河里的石头,在河中间从南向北筑砌一条1米高的大坝,东边过水,西边种地,让河水让路,将河滩造田。河里没土,就在河对岸的山上打个180米的山洞,把山东面的土一车车、一筐筐运过来。社员们就这样凭着千里百担一亩田的苦干精神,一年时间,100余人就造河滩地70余亩。

(六)白甘泉大队开拓荒坡地

黄水公社白甘泉大队山高土薄,生产条件差,粮食产量十分低下。在农业学大寨的群众运动中,村党支部作出苦战四年,劈山造田四百亩的规划。

19725月,在公社党委的大力支持下,白甘泉大队党支部组织100多人在山坡上开荒造田,他们采用开膛破肚的办法,把荒山坡上的一块块大石头刨出来,大的垒岸,小的填坑,黏土垫地。就这样,白甘泉的干部、群众经过180天苦干,挖石1.9万方,掘土7.8万方,垒岸37条、2960米,造大寨田100余亩,一举改变西临秃畈山,东是干河滩,只有千亩火沙田的旧面貌,贫困队成了富裕村。

从太行山前西部的薄壁,北部的高庄、百泉,到东北山丘的常村,居住在山前倾斜平原和浅山丘陵区的社队纷纷学习营寺沟,学习白甘泉、新城关,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荒坡河滩,开荒种地,为辉县农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七)券河造田,整修一支渠

百泉东一支渠,原为孟庄渠,也称普济第一渠。1928年,冯玉祥驻辉县时修建,从百泉引水到孟庄。1932年重修,次年3月竣工。1934年续建,延伸到涧头村南,全长10公里,口宽3~6米,底宽1.7~2米,深2~7米,水深1米余。抗日战争爆发后遭到破坏,久不通水。1970年,随着农业学大寨运动的深入开展,人多地少的城关、梁村组织劳力,用石料将百泉东一支渠从梅溪以下,修成暗渠,一边清淤整修,一边砌石拱券,并在券好的拱券上填上活土种地,隔一段就留个洞口或修成台阶,以便下渠清淤。种地、灌溉两不误,扩大土地面积130亩。

四、发展林果业

196711月,辉县革命委员会成立以后,总结历史经验,把绿化荒山置于治山治水的重要位置,列入规划。县林业部门依靠群众普查,逐沟逐坡统计调查,全县还有80万亩荒山没有绿化。针对山多坡陡、岩石裸露、缺水少土等不利条件,决定采取三种措施,植树造林,即在较高山体的高处挖鱼鳞坑,外垒石岸,里面填土。在丘陵缓坡地带,挖石垒岸,建条田造林或挖方坑植树。在平原地区大抓四旁植树。1970年,县委提出向荒山进军,要让辉县变得看山山青,看地地平,林茂粮丰,五业俱兴1973年,发出通过山头看人头(思想),通过人头变山头,各级领导起带头,头头下去抓头头,坚持三年到五年,光山变成绿山头的号召,同时针对山区面积大而劳力少的问题,制定山林山权平地造,谁栽谁管归谁要,山区要造大寨田,批准作价不平调,不超现状不能要的相应政策,鼓励平原地区在搞好园林化的基础上,上山植树造林。

(一)绿化荒山

197312月,辉县县委书记郑永和带着从县直机关和各公社抽调的31名团支部书记上了方山鸡冠峰。这里海拔550米,四面绝壁,山势较险,没水、没土、没路、没人家,一架灰石山,山高风急,满山茅草。他们拨开石头,抱来茅草,垒起了一个个石头窑,安营扎寨。郑永和就住在这草顶石头窑里,一连28天不下山,和县团委书记张冬青一起,带领青年们冒寒风,顶雪花,崩石起土,垒岸垫地。他们吸取先前栽树挖坑小、填土薄、光保栽、不包活的教训,严格规定树坑深1.5米,宽2米见方,坑距5米,或造2米以上宽的条田。

胡桥公社党委在他们的感召下,带领300余名青年,也登上山峰,参加植树造林行动。苦战25天,在方圆600亩的方山鸡冠峰,修建植树造林梯田55块,407亩,垒岸6390米,完成土石方9500立方米,开春后,植树40万株。

领导带头干,全民齐动员,全县形成绿化荒山、植树造林的高潮。根据群众意见和大农业的需要,县委又制定加快绿化荒山的具体政策和措施。山区社队留下荒山40万亩自行规划,下余30万亩,由平原14个公社分头完成。对树种和林种也作了明确规定:高山柏,低山橡,柏树栽到石头上,山沟坡根栽果树,杨柳榆槐栽四旁。山区和平原地区签订造林协议,山上山下一起行动,大大加快了绿化速度。地处浅山区的南村公社,在承认山权和充分协商的基础上,对全社荒山统一规划,统一领导,大搞协作,书记带头,全民参战,三年绿化荒山4.1万多亩,占应林面积的80%以上。平原地区的梁村公社承接3万亩荒山绿化任务。公社领导亲自带领4000余人的专业队,先后组织三次大规模植树造林活动,专业队住在山上,干在山上,树苗成活率在80%以上,三年完成了绿化任务。

地处深山区的郭亮、金牛寺、三郊口、凤凰山、上腊江、龙水梯等大队,播种油松210万亩。南村、南寨、拍石头、黄水、上八里、沙窑、张村、常村等山区社队因地制宜种植侧柏、橡树、刺槐、核桃、花椒和黄楝树等适宜树种。

沙窑公社南坪大队,有荒山1.1万亩,试栽油松连遭失败。大队支部书记崔电亮东奔西忙学习技术,吸取经验,1966年春、夏、秋三季在五峰山植500亩油松取得成功,成活率95%。此后,崔电亮带领社员,坚持8年,每年春、夏、秋三季造林,春裁果树、杨柳,夏种松树、侧柏,秋季点播栎类,造林7000亩。

(二)消灭黄楝蜂

黄楝树是辉县东北、西北部山区的油料树种,由于管护不严,黄楝蜂衍生,楝籽产量逐年下降,山区人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为保护这些油料树种,保障山区人民生活,消灭黄楝蜂被县革委列入植树造林的规划,提上日程。19706月,县革委组织全县初中以上15100名学生、2360名教师,背上背包,带上口粮,自带杈杆、挠钩、绳索等灭虫工具,步行100余里,到张村、拍石头、南村、西平罗、南寨、黄水、上八里、薄壁、高庄9个公社,方圆近800平方公里的高山丘陵消灭黄楝蜂。

在县革委周密布置下,1.7万余名师生组织军事化,行动战斗化。按照县指挥部的要求,既明确分工、各自为战,又协同作战、相互支援。为减少事故发生,保持行动高度一致,前有先遣队,后有收容队。途中每经一村,师生自整住室,打柴挑水,烧火做饭,并帮助群众担水扫地。

县革委主任郑永和对师生提出了严格要求:上山消灭黄楝蜂,同时也是艰苦大锻炼,战备大演习。鼓励教师要带领学生爬最高的山,走最险的路,攀最高的树。要严格灭虫()标准,坚持四个一样,即大树小树一样净,明处暗处一样净,山上平地一样净,远处近处一样净。师生们白天攀树、除枝、烧杀虫果,晚上请老贫农、老干部讲述山区人民革命战争史,苦战20天,治虫面积784平方公里,整治黄楝树40万棵,为消灭黄楝蜂提供了借鉴。

(三)营造林网

平原和部分浅山区大搞园林化和农林间作。县革委要求水、电、田、林、路统一规划,逐步形成林网,改善田间小气候,提高粮食产量。 

冀屯公社东北流大队,位于石门河、王村河交汇处,大片沙滩地,一向缺粮、少钱、没柴烧。1966年到1974年,党支部通盘规划,结合平整土地,年年植树造林。修路5800米,植路旁树6200棵。筑堤7000米,堤岸植树3600棵。河滩绿化120亩,植树3.5万棵。建果园100亩,植果树8000棵。村旁宅院植树1.1万棵。8年累计植树11.14万棵,平均每人169棵。林茂粮丰,景象一新。吴村公社邓城大队,1970年开始将4000余亩耕地划为36方,路旁、渠边、田间植上毛白杨、大冠杨、榆树和桐树,粮食产量一年过长江

同期,洪洲、赵固、褚邱、峪河一带栽植大冠杨、沙兰杨、白榆、臭楝等,营造防风林带。高庄、百泉、常村、梁村、城关一带广植梧桐,大搞农桐间作,取得了明显成效。

营造的林网,不仅防风固沙,同时也能防止水土流失,改善气候状况,为辉县经济发展创造了有利的环境条件。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