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辉县历史(1949.10—1978.12)第五章3
时间:2012/10/30 9:30:34

第二节 县办五小工业的发展

辉县人民通过治山治水实践,认定围绕农业办工业,办好工业促农业是治穷致富之路。农田水利建设需要水泥、炸药,就建水泥厂、炸药厂。治水改土之后,土地肥力不足又成突出问题,则兴建化肥厂。生产化肥需要煤炭,工业用煤和人民生活用煤剧增,即开办地方煤矿。农业登上新台阶之后,工业发展缓慢,制约农业进一步发展,县委、县革委遂提出一手抓农业多打粮,一手抓工业多赚钱,制药厂、轧钢厂、汽车动力厂等应运而生,社队五小工业遍地开花,形成农业保工业,工业促农业的新局面。

建设化肥厂。辉县县委、县革委在制订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规划之初即意识到,随着三通(水、电、路)的实现,必然推动农业快速发展,化肥需求量的猛增,又势必与国家指标化肥供应形成尖锐矛盾。单凭派人南下广东、海南购买鸟屎,北上内蒙古采购羊粪,或赴东北、西北购买皮渣,远远不能满足农业发展的需要,只有建立自己的化肥厂,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1968年,县革委成立筹建化肥厂领导小组,革委会副主任李灿任组长,负责筹集资金,赵远增负责基建,赵恒富负责职工技术培训。借鉴以往造纸厂办成超支厂,修配厂办成修赔厂的教训,一改投资向上要,设备靠上调,技术人员外边找的做法,下决心依靠群众走大庆自力更生,艰苦创业的办厂道路。

办厂需要大量资金,按年产5000吨合成氨的设计能力计算,需要投资400 ~ 600万元。由于国家基本建设战线长,预算拨款仅为250万元,所以依靠国家,两手向上不是唯一出路。为了筹集资金,县革委决定以全民所有制单位为筹备主力,非生产性建设能停则停,能缓就缓,并发动全县人民积极储蓄,支援化肥厂建设。县革委会主任郑永和每月工资除留下生活费外,其余全部存入银行。许多单位压缩非生产性开支,有的单位取消办公用房建设,或停盖职工食堂。农村老大娘把卖鸡蛋的钱送到信用社,七八岁的小学生把买糖果的钱节省下来投进学校小银行,一个节约储蓄支援化肥厂建设的热潮在全县迅速兴起。自19691月到5月,筹集资金400余万元,其中:农村社员260多万元,干部18万元,机关、厂矿120万元,驻辉县498部队指战员1400元。经过全民支持,加之国家支援,很快筹足了建厂所需资金。

1969412日,化肥厂破土动工,2000余名民工开赴基建工地。赵固、北云门、占城、常村等6公社的民工负责沙石、砖料的供应与运输,梁村、百泉、城关3公社的民工担负建筑任务。面对防火、防腐等一系列建筑难题,他们敢想敢干,逐个克服。梁村民工大胆创新,预制了结构复杂的钢筋水泥单肋板、屋面板、空心板、大梁及薄腹梁。百泉民工集思广益,土法上马,成功地吊装近两吨的屋面板及15~18米跨度的水泥梁,并创造日吊装4架长梁、80余块单肋板的最高纪录。城关民工攻克14米高的框架结构气楼,提前20天砌成40米高的烟囱。县委尽力协调,现场办公开会,及时解决施工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机关干部职工利用工作之余到工地参加义务劳动。赵固高中师生趁赴县城之机,车推、杠抬、人背给工地捎沙4吨余。辉县驻军多次到工地慰问,送书送菜,并义务为民工理发,参加工地建设。经过200余天的艰苦奋战,深挖并填平了几个大古墓坑,建成厂房9000平方米,完成专家认为专业建筑队至少一年方可告竣的工程量,并为国家节约资金40万元。

基建开始了,招收工人又成为突出矛盾。有人主张到外地化肥厂抽调技术工人,有人提议到学校招收文化水平较高的学生,更有个别人想借机安置自己的子女和亲友。县委果断决定通过基层党组织推荐,群众评议的办法从全县生产第一线选拔工人。首先按人口比例将名额分配到各公社,由公社组织大队推荐,后又从水利交通工地选拔,共计140多名青年成为化肥厂第一批工人。

196910月,赵恒富带领这批新工人赴河北蓟县化肥厂跟班学习技术。到蓟县后,为节约开支,他们不住招待所,在距县城5公里的贾各庄歇脚。上班在厂里实习,下班在驻地帮助群众干农活。培训时规定,每人每月伙食费12.5元,但工人们只吃粗粮,不吃细粮,省下0.5元钱,共计节约资金500余元。原本为培训结束后改善生活而喂的两头猪,也在看到全县人民省吃俭用、投资建厂的简报后卖了,并把款寄回厂里。学习结束后,大家步行90余公里赶到火车站,节约几百元钱,支援化肥厂搞建设。

经过半年的艰苦培训,学员们克服文化水平低的困难,不仅掌握了化肥生产的基础理论,而且学会了各种机械的操作、安装与维修,赶牛、拾粪、锻石头、砌渠的农民变成了新型的技术工人。

基建结束后,辉县人以一颗赤诚之心,四处求援,定购设备。北京金属结构厂、上海新建机器厂、哈尔滨水泥厂、鞍山锅炉厂、本溪水泵厂、常州矿山机械厂、北京冷冻厂、北京朝阳机械一厂、长春漓滤水泵厂、通县水泵厂等单位干部、职工牺牲节假日,加班加点,纷纷提前供货,保证安装工作正常进展。

由兰州五化建公司15名钳工、焊工、铆工、吊装工、仪表工组成的技术安装队,带着设备、工具,行程2000公里赶来支援。河北蓟县化肥厂、新乡化肥厂、新乡平原公司、新乡电厂、鞍山锅炉厂、北京第二通用机械厂等单位派来专家、技术员亲临指导。从蓟县学习归来的技术工人及由建筑工地上选拔的30名青年民工,在兰州第五化建公司指导下,于19691215日开始设备安装。首先从三台煤气发生炉开始。该炉重21吨,高7.5米,规定底部离地面1.5米,顶部则须透过三层楼楼板。按常规须用30吨重的坦克大吊车,但租用费一昼夜高达720元,还要再等三个月。为节约资金,安装工人自力更生,土法上马,用410米长的木杆做支架,导链加绞车吊装,历时5天,将第一台煤气发生炉由20米远的地方移到造气楼下,并安装在近10米高的二楼上。接着,第二台、第三台不足5天时间相继吊装成功。

化肥厂所占地基,多是石炼层,纵横1700米长、宽2米的地下管道沟和数百米的地线洞,全是300名职工夜里加班挖成的。工人们夜以继日,突击战斗,一台台设备安装到位,一根根管道焊接相连,安装工作顺利进行。

197093日,化肥厂一次试车成功,年产合成氨6600吨,超过原设计标准,全县农业生产所需的肥料基本解决。

开挖煤矿。随着县办工业的迅速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能源供求矛盾日益突出,仅靠国家指标煤作为发展工业的能源已杯水车薪,必须在探明煤藏的基础上,开办煤矿,来不断满足工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的需求。

1968年冬,辉县县委派梁法舜、秦克福、李长新、赵玉纯等人组成辉县小煤矿筹建指挥部。根据中南煤田公司125勘探队50年代地质资料,矿址选在吴村西三公里处荒滩地。

1969123日,吴村、峪河两公社100余民工开赴工地,鸣炮动工。主井由张玉伦、蔡永录负责,风井由刘海山、白宜生负责。干部职工食宿全部借用张村、彦口民房。

建矿伊始,设备简陋。民工们克服重重困难,土法上马,三根杆上挂滑轮,棕绳系箩筐,铁锹挖矿井。

井深20米时,泉水涌出,没有排水设备,就自制帆布兜一兜一兜往上提。30米时水量大增,尽管安装水泵抽水,但因经常停电,排水不及时,民工们只好泡在齐腰深的水中坚持工作。遇到石层,则抡捶打钎,锲而不舍。7月下旬,风井挖深40米,出现厚厚的红泥层,淋帮水似喷泉,冲击浸泡井筒周围红泥,大片红泥摇摇欲坠,随时都有片帮的危险。技术员王同全闻讯后立即深入井下,观察险情,并指挥工人采取紧急补救措施,取柱逼帮,力争避免事故发生。关键时刻,水泵龙头堵塞,水面上涨,井壁泥土脱落,泥浆把王同全埋在井底。工友们虽冒险抢救,但由于水深泥厚,无济于事,王同全同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70年年初,在鹤壁矿封水队技术指导下,民工们采用填沙注浆的新办法,日夜奋战两个月,终于封水成功。壁内空洞得以填充,井壁坚固性大增。广大民工为创造和掌握加固井筒新经验而干劲倍增,刷新了下深班进2.3米,打胎班进3.3米的新纪录。

1971年,矿井落底后,在济源、方庄煤矿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建成水平泵房和水仓,并拓成一个400米水平西乙大巷。

1972年年初,拓成回采工作面,31日第一个工作面试采。629日,方庄变电站6000伏高压电缆头爆炸引起停电,历1小时零10分。因矿井水仓容积小(仅有1000立方米,矿井涌水量达960吨/时),矿井全部淹没。大型排水设备购来后,由于井口断面小,设备无法下井。在焦作矿务局工程师指导下,修定排水方案,实施一级提排。经过9个月的努力,19735月,排水成功,矿井得救。

为了借鉴淹井教训,矿领导重新组织力量扩建泵房和水仓,增加排水设备,确保有备无患。同时,在西乙回采工作面进行回采,当年生产原煤6.1万吨。1974年,又开拓轨道下山巷530米,管道下山巷500米。建设二水平运输大巷和泵房、水仓,年产原煤15.4万吨,超过矿井原设计能力。

兴建水泥厂。辉县水泥厂前身为一座社队联合性质的小厂。日产水泥4吨左右。

19669月,为了就地取材,将厂址迁到韭山前,由王海青、郎延春负责扩建了一座小立窑,修建了烘干房和磨机房各一座,建成三个30吨土窑,初步建成了一条土法生产线,年生产能力2500吨。1974年田书文接任厂党总支书记后建成年产7.5万吨的机械化生产线。1975年国家建材部支援先进设备,省建材厅给予技术指导并帮助安装了一座2.5×8米半自动立窑,一举跨进年产10万吨水泥的国家中型厂矿,人员增加到594人。

上马化工厂。化工厂由原辉县化工社改建而成,1969年在苏门山东麓建厂,占地23万平方米,分山前生活区和山后生产区,面积分别为8.15万平方米和14.85万平方米。

化工厂以生产84#铵梯炸药为主,兼产别样。其中铵梯炸药主要由硝酸铵、梯恩梯、木粉、食盐混合粉碎而成。六七十年代,在辉县人民开展交通、水利建设中起到巨大作用,无论是开山劈岭、凿山洞、修水库等都发挥了巨大作用。84#铵梯炸药除供应本县外,还远销山西、四川、新疆等地。

工厂技术人员在84#铵梯炸药之基础上还研制成功一种WI85型震源弹,主要用于地质勘探,潮湿矿井开采等,它具有使用方便、安全、准确率高等特点,在炸药生产上为河南省填补了一项空白。

兴办电厂。辉县人民在治山治水的同时,挖掘潜在资源,在国家供电基础上,1969 ~ 1975年,因地制宜兴办水电站,先后建成富庄、石门、圪针庄、八亩地等小水电站20多处,装机40台,总容量0.6万千瓦。但是,工农业生产发展迅速,电力仍显不足。1975年统计,全县工业用电需要2.1万千瓦,农业用电需要0.8万千瓦,最大负荷达3万千瓦,国家电网分配指标仅0.7万千瓦。由于缺电,水泥不能大量生产,许多中小型农田基本建设工程不能上马,已经上马的也不能正常运行,许多社区的工副业不能快速发展,大量的农副产品不能及时加工,为扭转这种被动局面,县委、县革委决定建设辉县火电厂及潭头水电站,提出工业要大上,农业要发展,跃进形式一派好,突出矛盾缺少电,集中力量搞上电,就是前进加油站,全党全民总动员,短期打个突击战,打破旧序越常规,一年装机超两万,七一火电要照明,八一潭头要发电

19758辉县电厂会战指挥部成立。县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刘文鸣任指挥长,由工交、农林水、商业财贸、文教卫生、县委机关和县人武部等单位组成的土建队伍,以物质站为主组织起来的材料设备供应队伍,由机械厂、化肥厂等17个单位组织起来的安装队伍,由电业局干部组成的电力配系队伍,以及当地驻军1000余人,从四面八方汇聚电厂工地,会战火电厂。

河南省电业局设备处承担厂房的设计工作。20多名设计人员,下楼出院,带着行李奔赴电厂工地。为及早拿出设计方案,他们打破旧框框,大搞设计革命,苦干40个昼夜,完成了50个人120天才能完成的设计任务,为高速施工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

建电厂,对辉县人来说是头一次,困难重重,但他们坚持干中学,学中干,干坏了,总结经验重新干。文教战线500余名中小学教师,利用假期休息时间,到电厂工地参加劳动,他们不怕失败,头顶烈日,手持瓦刀,一个月完成了主控制楼和软化水室的建造任务,进度之快,质量之好,出人意料,大家赞扬他们教书先生成了有文化的泥瓦匠。

商业系统服务、生活、棉麻、五金等公司分担修建输煤栈桥落煤斗,需要下挖5米多深,而0.5米以下就是坚硬的石炼层。施工现场,地狭人多,不能打眼放炮,他们就抡起铁锤,扶起钢钎,发扬蚂蚁啃骨头的精神,硬是一口口地把厚厚的石炼层个净光。

在建设电厂的工地上,干部职工既注重施工进度,更注意工程质量。承担60米高烟囱施工任务的交通运输部门的职工,以前从没搞过这项工程,他们坚持干中学,学中干,一丝不苟,从不马虎。为确保工程质量,他们同心协力,坚持一米一检查,稍有差错就返工,经过75天的奋战,一座全县最高的烟囱竖起来了,经测试,烟囱中心倾斜误差仅有14000,大大超过了设计要求,这一奇迹使不少工程建筑人员大为震惊。电厂建设投资高、资金缺口大,全县群众积极存款支援。梁村公社的群众,纷纷把准备盖新房的钱存到信用社,几天时间为支援电厂建设存款80余万元。城内完小广泛开展节约一分钱,支援办农电的活动,许多少年儿童主动把爸爸妈妈给的吃糖块的钱,存到学校小银行,他们还利用课余时间,在校内或到附近工厂拾废旧物品,为办电厂全校共向信用社存款1900多元。

搞土建,物料不够,县直各单位和各公社为确保电厂用料,自己能不用的就不用,能缓用的则缓用,想方设法,挤出钢材和木料,保证电厂建设,一时间,在通往电厂的道路上,运输钢材、木料、水泥、石料、砖瓦的车辆川流不息。

电厂所订设备分散全国各地,由于订货时间晚,短时间发货有困难。但为使电厂设备安装提前完工,早日发电,北京锅炉厂、天津仪表厂、济南生建电机厂、青岛汽轮机厂、衡阳变压器厂和上海物管处所属的许多家生产企业发扬共产主义协作精神,在完成原生产任务的同时,组织专门力量日夜赶制,提前发货。衡阳变压器厂生产的一部8000千瓦的变压器,原计划3个月发货,由于他们加班加点,结果不到一个月就把变压器运到辉县。

县物资站派出的大批采购人员分赴全国十几个省、市、自治区,采买各种设备材料。买好的设备没有包装材料,他们就利用生产厂的废料自己动手包装。在运输上,没有火车找汽车,找不到汽车,自己就用平车拉肩膀挑,使所购设备尽快运到工地。

帮助设备安装机车运转的焦作电厂和新乡地区电业局的技术工人,为使电厂早日发电,同辉县的干部职工一道,抢时间、赶进度,日夜施工。汽轮机下缸的校正,通常需要710天,而焦作电厂、新乡地区电业局的技术人员,想方设法,仅用一天多时间,就完成了校正任务。

担负着全厂设备安装的工业系统职工,破除迷信,解放思想,近20吨的大部件,没有龙门吊吊装,就用25米高的厂房框架做竖杆,用一根16米长的粗钢管做斜杆,用字钢当底座,制成一套土浮吊,硬把沉重的汽轮机、汽轮发电机、省煤器和一项项锅炉部件安全吊装就位,并及时进行校正。

安装时,有些设备的部件,一时运不到厂。为了争时间,他们不等不靠,自己动手制造。薄壁公社机械厂的职工得知电厂锅炉的左旋转二次鼓风机一时买不来,他们立即派人到同类型电厂去参观学习,自己画图、设计、制造,仅用十几天时间就制造出来,送到电厂交付使用。

由于全县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辉县电厂从设计、土建、安装仅用135天就相继完成。经试运行,一号机组于19751226日正式投产发电,一举缓解了全县电力紧张的局面,创造了我国农电发展史上的新纪录。水电部领导夸赞说:从没见过这样的高速度,从没见过这样的高质量,从没见过机关干部建电厂。197671日,二号机组投入运行。辉县用电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1970年,县委、县革委决定在县西峪河沟潭头瀑布修建水电站,由赵福生、赵随辰、丰辰寿、李长明负责设计及技术施工。电站装机4×2500千瓦。工程包括在悬崖中开挖70米导水平洞,310米高压竖井及240米高压平洞,修建主副厂房、升压站、拦河大坝、尾水渠及防洪墙。1972年,组织专业队施工。1975年组织薄壁、王敬屯、平甸、冀屯、北云门、占城、赵固、吴村公社1000名民工参加施工,19766月,完成导水洞开凿衬砌、机房、防洪墙等土建任务。

197671日,火电厂二号机组投入运行之后,县委又马上组织了修建潭头电站的第二次大会战。设备安装由县直厂矿单位承担,县委要求赶在八一建军节发电。可是,主要设备,大部分配件,尽管有关厂矿职工,为支援辉县作了很大努力,仍然要在725日以后才能运到,离81日只有7天时间。是确保81日发电,还是推迟日期?县委认真作了研究,一致认为,早日发电是生产任务,也是政治任务,它不仅关系到全县的工农业生产,并且也关系到我们要培养一种什么样的作风,培养一支什么样的队伍的问题。

这短短的七天,是一场比思想、比意志、比毅力、比速度的战斗,县委领导亲自带头,亲自指挥。第一汽车队的四部汽车,早就在柳州水轮机厂待命。727日凌晨3点,水轮机一装好,马上装车启运,3000公里三天两夜,人停车不停。司机们饿了啃口干馍,渴了喝口冷开水,坚持吃、喝、休息不下车,终于在29日夜间10点赶到工地。早就等候在工地的县委书记、常委指挥连夜安装。其他部件,来一件装一件,来一车装一车,部件来齐了,机器也装好了。变压器是729日晚上才运到新乡火车站的,早就等在那里的一名县委副书记,带领大家立即行动,当晚11点装上大板车,连夜往回运。变压器14吨重,4米多高,加上刚下过雨,山路难走,为了保证安全,公路沿线的公社第一书记、大队支部书记,亲自带领突击队、车辆,参加护送。过小铁路桥,桥身太低,过不去,就马上把桥掀掉,大板车过后立即修好不误通车。穿山洞,洞身低,机器过不去,愚公移山专业队连夜从七八里外赶来,把洞下挖一米,保证汽车随到随过。沿线的群众,给突击队送水送饭,给机器送来了机油柴油。30日夜里9点钟,变压器到达工地,几百名民工,没有吃晚饭立即投入了安装。当时正下着大雨,天黑路滑,山沟里对面看不见人,书记们、民工们,都是一身雨水一身泥,争分夺秒,快卸快装,10点钟,变压器安装就位。与此同时,电工们冒雨架通了25公里的高压输电线路。这里山高壑深,架设输电线路,难度很大,两件铁塔档距850米,导线240米,校线要用两台拖拉机。立杆任务由北云门公社500名民工承担,要把数吨重的水泥线杆抬过河谷,拖上山崖,任务异常艰巨,仅第四基杆一根,就整整苦战五天,才在200米高的危崖顶上就位。

81日夜里11点,也就是这一天的最后一个小时,潭头水电站运转发电,八一发电的计划按时实现。紧接着,大家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精神,安装第二台机组,101日,第二号机组又按时发电。

第三节 社队五小工业的发展

1966年至1978年,在县办五小业的蓬勃发展中,社队五小工业遍地开花并茁壮成长。

在全国大乱的政治气候下,社队工业冲破以副养农,越办越穷的思想禁锢,在辉县县委的坚强领导下,顽强地成长起来。1966年,全县社营企业80多家,1978年增至102家,产值从1098万元,增加到3850万元,名列全省第四。社队企业主要有建筑材料、机械制造、食品加工、造纸、化工、开采等15个行业,职工绝大部分是农民,一部分企业农闲务工,农忙务农。

全县的社队企业,建筑材料主要有水泥制造、水泥制品、砖瓦、沙石、石灰等,占社队企业总产的24%左右,居各行业之首。机械制造,各公社大多有机械厂,生产球磨机、汽车配件、车床等。食品工业,主要有面粉厂、面粉加工厂、粮油加工厂等。造纸厂在辉县平原地区普遍发展,主要利用麦秸生产黄纸、瓦楞纸,还配套生产纸箱等。化工主要有1973年梁村、胡桥公社在孟庄联办的第二化肥厂,1974年盘上6个公社集资兴办的第三化肥厂,同期,梁村、胡桥、薄壁、百泉、占城、冀屯、王敬屯公社相继办起磷肥厂,孟庄化肥厂的碳酸氢铵、城关朝阳化工厂的活性炭、城关共城化工厂的灭蚊片曾荣获河南省优质产品。煤炭开采主要在常村和张村两公社的沿村、万桑、杨圪垱、张村。纺织工业在梁村、城关、峪河、占城、北云门、褚邱、后庄公社发展较多较好,主要生产棉纱、棉织品、手套、挂毯等,有的还远销国外。70年代中期,全县12个公社建起水电站,用于生活照明和社队企业,到1978年,全县社、队小水电站发展到43处,年发电168万度。

从全县来说,梁村的社队企业成绩最显著,几与巩县的回郭镇比肩。1974年,《河南日报》刊登了回郭镇大办社队企业的调查报告,呈给毛泽东同志,毛泽东同志亲自圈阅了这篇报道,并给予高度评价。19751011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以《伟大的、光明灿烂的希望》为题,向全国介绍了巩县回郭镇办社队企业的经验。同版又发表了《满腔热情地办好社队企业》的评论员文章。回郭镇办社队企业的经验,在全国的农业学大寨会议上,引起了巨大反响,这对辉县的社队企业无疑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对辉县大办社队企业是一个很大的促进。从1975年至1978年,全县社队企业总产值平均递增40%左右,梁村公社则递增到70%以上。

在围绕农业办工业,办好工业促农业的思想指导下,孟庄1966年就有机械厂、水泥预制厂,到1970年年底,已有社、队两级企业15个,从业人员726人,总产值285.4万元,实现利润35.55万元。1973年,与胡桥乡公社合办了第二化肥厂,之后又相继建起面粉厂、第二水泥厂。到1978年,社队两级企业发展到33个,从业人员3679人,产值2447.8万元,占公社社会总产值3303.1万元的74%,在辉县位居第一,在新乡地区、河南省均名列前茅。

辉县社队企业的迅猛发展,虽然经历了风风雨雨的严峻考验,走过了一条坎坷不平的道路,但由于它的产生和发展符合辉县县情和时代要求,对辉县的经济发展起了不可磨灭的重大作用。因此它深深扎根于辉县大地的泥土之中,开花结果并茁壮成长。

第四节 辉县大干取得的成就与经验

文化大革命非常险恶的政治环境中,全国大乱,辉县大干,取得的建设成就是举世瞩目的。

文化大革命开始,天下大乱的局面立即形成,党政领导班子陷入瘫痪和半瘫痪状态,给辉县各项事业的发展造成了难以预料的严重的灾难,对1965年县委响应毛泽东主席发出的农业学大寨号召和制定出的砌好渠,修好路,河道修个大水库;西山栽山楂,东山栽柿树;学大寨,赶林县,人变地变产量变,多为革命作贡献造成了巨大的冲击。但辉县广大干部群众治山治水,改造辉县旧貌的信念始终未变。1965年至1976年,全县完成农田水利、工业交通等工程3万多项,共移动土石2.6亿立方米。新造田4.2万亩,修水平梯田32万亩,水浇地由38万亩发展到70.8万亩,粮食总产量提高2.13倍。荒山造林由0.8万亩上升到47.3万亩。公路隧道由4处发展到26处,大中型桥梁由2座发展到28座,公路通车里程由82公里延长到622公里。电厂(站)由1处装机容量50千瓦发展到60处装机容量35964千瓦, 年发电量由0.7万度增加到6822万度。高压线由340公里发展到1086公里,98%的生产大队通电,工矿企业由36个发展到128个,工业产值由639万元上升为10121.9万元。工农业总产值由6554.4万元上升为28188.9万元,提高3.3倍。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基本建设和经济工作的成就是在大乱的大背景下取得的。辉县人民在县委书记郑永和和县委领导班子的坚强领导下,硬着头皮,顶住各种错误思潮,发动群众,战胜困难,所表现出来的英雄气概和高昂的革命斗志,是应该载入史册的。辉县人民干得好是中央到地方各级领导对辉县大干的评价,在文化大革命那种混乱情况下能干出这样大的辉煌成就,是辉县县委对倾错误和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斗争的结果。这种斗争在当时是十分艰难曲折的。经过文化大革命的严峻考验证明,辉县县委对党对人民是无比忠诚的,对社会主义事业的信念是坚定的,辉县人民(包括广大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对文化大革命错误的抵制和斗争,使文化大革命的破坏程度降到了最低,十年大干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

在辉县县委的正确领导下,55万辉县人民以林县人民修建红旗渠为榜样,努力改变生存条件为目标,以农业学大寨为契机,发扬愚公移山,改造中国的精神,掀起空前规模的治山治水、改造辉县旧貌的实践活动,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也给新时期辉县的改革开放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强大的精神力量。这种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团结实干,无私奉献,百折不挠,敢为人先的伟大创业精神,值得认真总结与研究。

全国大乱背景下的辉县大干,其基本经验大体有以下三个方面。

辉县人民有战天斗地,改变生存、发展条件的强烈愿望和要求。历史上,辉县是个山穷、水穷、地穷、人穷的贫瘠地区,新中国成立前,他们不仅深受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压迫和剥削,还饱尝自然环境恶劣造成的灾难。全县2007平方公里的土地,70%是山区丘陵,庄稼基本是望天收。30%的平原地区,也是水、旱灾害频仍。新中国成立前,为了摆脱穷苦命运,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他们跟着共产党闹革命不惜牺牲生命,1400多人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为的是过上幸福生活。新中国成立后,他们迫切希望党委、政府带领群众治山治水,改变辉县面貌。在十年大干中,190多名干部和群众又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子女牺牲了,父母擦干眼泪,又把活着的子女送到建设工地。十年大干,几乎所有成年人都上过工程,出大力,流大汗。全县工程总投资2.5亿元,其中县、社、队三级自筹2.15亿元,占总投资的86%。辉县人民自觉自愿地又做出了无私的奉献。

党的八大的正确路线在辉县干部群众中深深扎下了根。1956年,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指出:社会主义制度在我国已经基本上建立起来,我们还必须为解放台湾,为彻底完成社会主义改造、最后消灭剥削制度和继续肃清反革命势力而斗争。但是国内主要矛盾,已经不再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而是人民对于经济文化迅速发展的需要同当前经济文化不能满足人民需要状况之间的矛盾;全国人民的主要任务是集中力量发展社会生产力,实现国家工业化,满足人民的经济文化需要。虽然还有阶级斗争,还要加强人民民主专政,但其根本任务已经是在新的生产关系下面保护和发展生产力。八大提出的路线和许多正确意见后来没有在实践中坚持下去,但在广大干群中却深深扎下了根,在以后的20多年中,县委仍然把保护和发展生产力作为头等大事来抓。在后来中央断言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在社会主义建成以前的整个过渡时期始终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的时候,虽然在县委班子中造成了认识上的困惑,但县委面对辉县实际,头脑还是相当清醒的,他们领导辉县人民改天换地,努力改变生产条件的信念永远不曾动摇过。

在全国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形势下,辉县不可能不抓阶级斗争,不可能在工作中不带有时代色彩,但在实际工作中,辉县县委仍然把主要精力放在改天换地、向穷山恶水开战上,在辉县,没有那么多严重、残酷的阶级斗争形势,政治气氛较好,人们的精神状态是健康向上的,治山治水,重新安排辉县河山始终是主调、是主旋律。

辉县有一个一切从实际出发,代表人民利益,团结实干的县委领导班子。远在1956年,在辉县县委反复陈说下,卫滨合河滞洪区终于下马,以谷占春书记为首的县委班子,制订出一个洪水不出山,平原、城市、铁路不受淹,蓄住洪水能浇地,腾出河道能造田的宏伟蓝图。1957年,谷占春领导试建的两个小水库上马,1958年更是全面开花。谷占春逝世后,第一书记郑永和继承谷占春的遗志,继续大干10余年,建成中小型水库18座,容水1.3亿立方米,加上石砌水池、水窖、塘、堰、坝等蓄水工程,总容水量达1.46亿立方米。洪水不出山,平原、城市、铁路不受淹的承诺得以兑现。蓄水浇地又发电,大多河滩能造田,灌区渡槽连成网,群库汇流浇四方的夙愿得以实现。辉县农业经济持续稳步发展有了可靠条件。

正是由于辉县县委多年来善于把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与辉县的实际情况密切结合起来,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踏遍辉县的山山水水,做了广泛深入的调查研究,形成正确的决策,反映了辉县人民的意愿,在群众中享有崇高威信,受到了全县人民的拥护,全县人民才会在整理河山中拼命大干。

谷占春常说:我们共产党的干部应是人民的公仆,应该时刻想人民所想,急人民所急,与群众同甘苦,共患难,永远保持与人民的鱼水关系,只有这样人民才能与我们同心同德,为改变辉县河山共同奋斗。

郑永和在十年大干中,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深入实际,廉洁奉公,率先垂范,带领全县人民干出了辉煌业绩。

面对成绩,郑永和总是深深自责,觉得自己愧对人民。他经常说,同在太行山,大寨苦干了20年,彻底改变了贫困面貌;林县在三年困难时期,动员全县人民兴建红旗渠;可辉县却是20年山河依旧,面貌基本没变。群众责问我们:建国快20年了,为啥辉县还这么穷?党和国家把辉县这块地方、几十万群众交给你们管理,如今山河面貌依旧,山里人挨饿,全县人民受穷,你们这些父母官们干什么去了?一年讲建设没经验,两年说工作有教训,三年怨天旱,四年怪大水,五年说上了错误路线的当,六年怪受了什么人的流毒……10年、20年下来,你们还能往哪里推?

郑永和为首的辉县县委同心同德,团结实干,与全县人民同甘共苦,全心全意为人民谋利益谋幸福,使改变辉县面貌的蓝图变成了现实。在肯定辉县十年大干取得巨大成绩的同时,我们应该看到,为改变北部山区贫困落后面貌,在全县一盘棋思想指导下,县委对平原社队大量人力、物力长期无偿调用,严重制约了原本基础较好的平原农村经济的发展,在一些山区农田水利项目建设中,由于违背自然规律,不尊重科学,付出了代价,造成了人力、资料浪费。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