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解放战争时期(1945年8月—1949年9月)
时间:2012/6/25 15:33:39

三、全国解放战争时期(19458月—19499月)

1945年(8月——12月)

820日,辉北县抗日县政府在城内召开原保甲人员会议,宣传党的政策,要求他们继续办公,以安定社会秩序。同时召开伪政权人员会议,号召他们登记自首,重新做人。

822日,中共辉北县县委、辉北县抗日政府在城内召开8千人大会,庆祝辉县全境光复。同时在会上宣布城关抗日区公所正式成立,牛毅任区长。

825日,辉北县抗日县政府在城内发放救济粮162石,救济493户,1494口人。

同日,辉北县抗日政府在城内召开了士绅座谈会。讲解政府的合理负担政策以及对奸霸人员的镇压与宽大政策。

827日,辉北县抗日政府、辉北县公安局布告全县:保护人民财产,安定社会秩序。同日,辉北县抗日政府于县城向商业人员贷款(冀钞)12万元,以促进市场繁荣。829日,太行第七专员公署副专员李毅之,就“辉县城收复后一周以来的工作情况”,向全区发出通报,要求各县抗日政府,做好新光复区善后工作,即“扩大宣传”,解释误会,实施善政,安定人心。

91日,关朝彦在新乡城内东大街收拾国民党政府残部,重新组织起国民党辉县政府。

96日,辉北县城关区开展了反贪污、反恶霸的减租减息群众运动,历时一个月。全区28个行政村,有21个村建立了农会组织,发展民兵138人,拥有长枪70支,分配土地2700亩。

98日,县政府发动群众7500人,挖城墙,填城河,便利城内外交通。

919日,辉北县抗日政府于城内召开第三次知识分子座谈会,有37人参加,座谈恢复学校教育、维护社会秩序等各项工作。会后,政府吸收20个知识分子参加教育工作,恢复城关三座小学和百泉、朱桥、九圣营三所农村学校。

9月下旬,国民党军队高树勋部一一七旅200余人,在牛子侠司令的率领下,反内战,奔向辉县解放区,在杨闾川宣布起义,后赴林县整编。

1015日,在形势紧张的情况下,辉北县城关区完成了军款18万元,棉花2千余斤,粮食13万斤的支前任务。

1017日,国民党八十五军二十三师两个团,配合国民党新乡专署保安第一团,以辉县保安团为先锋,从新乡出发,兵分五路,向辉县城进犯。因敌多力量悬殊,辉北县县委、县政府主动撤出。国民党军队遂占领辉县城。从此,国民党军队向全县各地大肆骚扰和抢劫,并到处捉拿村干部,城关周围2700余名干部无家可归,躲往解放区。

1018日,中共太行辉北县委员会、辉北县县政府在农村地区组织了东、西两个游击集团,同国民党部队展开了游击战争。

1020日,国民党八十五一部配合辉县保安团进犯金章,抓走青壮年26名,掠走许多物资。

1028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决定,太行区重新调整,将八个专署合并为六个专署。辉县归五专署。

111日,辉北县城关区区长郭兴同志(金章人,时年24岁),带领东关民兵张景龙、张景春、刘文清、张万福、张万富等8人,突入东关,先抓出汉奸李怀仁的父亲李荣春和其弟李怀信,然后处决了被我政府判处死刑的原日伪看守所所长孙××。郭兴同志将政府布告,机智勇敢地贴在敌岗楼上,随后安然撤退。

114日,辉北县抗日政府发出《告伪保安团将士及伪组织人员书》,号召他们学习国民党第十一战区副司令高树勋将军的义举,走反对内战、和平建国的道路。

119日午夜,国民党特务许武生组织大占城、北马营等村一批恶霸地主武装袭击辉嘉县师庄区公所。区公所人员在反击中,牺牲干部3名,受伤2名,民兵伤1名。

1112日,辉嘉县师庄区同新乡县合河区组成一个民兵游击大队、合河区委书记徐云任队长,师庄区委书记姚忠智任政委。

1116日,太行第五专员公署决定贷粮扶植群众冬季生产,分贷期一个月。其中分配辉县合作纺织贷粮、煤栈和手工业货粮各二百石。

11月下旬,国民党八十五军所部多次进攻解放区,并大肆抢掠。我民兵也多次袭击敌人。

11月,辉北县政治处(中共辉北县委员会)查获了国民党特务吴云楷、聂文宣组织的“十字岭暴动”阴谋,捕获暴徒60名。

1219日,辉嘉县师庄区区长李富林带领民兵大队,消灭了国民党大占城许武生自卫团。

1225日,驻高庄之敌出扰盘底庄一带,高庄区委书记、区干队政治委员赵启伦同志(赵霖之长子)率队在西地坡根与敌激战,不幸牺牲。

1228日,太行行署重新调整区划,仍为六个专署,五专署辖林县、辉县、汲淇、汤阴、新乡、辉嘉等六县。

12月,为便利工作,太行五地委决定将原新乡一区、二区、三区与辉县城关区、高庄区合并统一领导,定名为辉县。县长许建业,县委书记杜野坪。新划之辉县,辖6个区,143个行政村。县政府驻赵窑。

1946年  

110日,中国共产党代表同国民党政府代表签署停战协议,颁发了于113日午夜生效的停战令。

1月中旬,占据常村、高庄、吴村之国民党军队无视停战令,先后出扰十多个村庄,抢掠牲口、粮食。下旬,从新乡开来的国民党军队又侵占九圣营、姜姚固、郭雷、岳村等地。

据不完全统计,从19451012日到19461月,国民党杀害辉嘉县干部群众196人,打伤23人,奸淫妇女800余人,烧房102间。

118日,辉北县于尚庄举办民政主任训练班,参加学习的有80人,时间7天。

126日,国民党三十二军从新乡开往辉县城。并不断袭击、进攻解放区。

1月,辉北县召开科长、区长联席会议,总结一年来的政权建设工作。

215日,辉北县政府为支持农民发展生产,向全县发放贷款32万元(冀钞),贷皮棉7000斤。

226日,《新华日报》(太行版)第二版刊载《辉北民兵整训经验》。

310日,辉北县召开第二次科长、区长联席会议,讨论扶植群众互助、贯彻土地政策及改造与提高村政权问题。

同日,辉北县政府印发《组织互助参考材料》,号召农民走组织起来发家致富的道路。

312日,辉北县政府依据边区修正惩治汉奸条例之规定,决定没收赵全五(西平罗人)、李良辅(坝前人)、秦守英(司寨人)、崔巍光耀(沙窑上封丘人)等18名死心踏地汉奸之财产。

3月,在中共辉嘉县委领导下,辉嘉县解放区开展了反奸清霸和减租减息的群众运动。

同月,中共新乡城市工作委员会在辉县解放区薄壁镇开设“同义号”商店,以广泛加强社会联系,扩大情报网。商店通过往来于国统区、解放区的商贩,不仅获得国统区多方面情况,还从国统区换取或购买枪支弹药和医疗、印刷、生活等用品,打破国民党对解放区的经济封锁。这个商店一直开到19495月新乡解放才停止。

41日拂晓,驻金章之辉县民众自卫总队副秦守英,带领百余人,袭击张飞城,抓走村民300余人。秦守英另带数人,冒充方山后村民,将我方山区公安干事高文光(山西黎城人)抓捕。在途中,秦守英凶残地用乱石将时年27岁的高文光活活砸死。

42日,由于国民党武装不断进犯解放区,辉县指挥部向全县发出通令,号召全体干部“紧急动员起来,向破坏停战命令,杀害我抗日人员和群众之国民党特务,予以坚决反抗!”

411日,从194510月国民党侵占辉县城至今,近半年时间内,国民党军队向辉北县解放区进攻56天,出扰60个村庄,打死村民16人,区干部6人;打伤村民23人,村干部1人;抓走村民222人,村干部3人;奸淫妇女92人,受害者共达363人。

421日,原太行第五、六专署,合并为第三专署,辉县、辉嘉、辉北属三专署。

426日,辉县、辉北县政府通知分三片(赵窑、大王庙、牛王庙)举行集会,追悼王若飞、秦邦宪、叶挺、邓发、黄齐生等48日遇难烈士。

4月,辉县县政府发出《为辉县人民请命——给关朝彦先生一封公开信》,历娄国民党县政府的罪行。

54日,中共中央发出土地改革指示,宣布由减租减息政策改为没收地主土地归农民所有政策。

522日,辉北县第一届参议会开幕,出席会议正式参议员32人,候补参议员4人。会议选举洪立(女,绥远人)为议长。25日,辉北县第一届参议会全体会议,选举王大海(山西武乡人)为辉北县县长,罗梦槐、朱焰、万启瑞、赵运阳为行政委员。

615日,边区党内《工作通讯》刊载波涛写的《辉县马庄发动老实农民的经验》一文。

同日,辉北、辉嘉、辉县合并会议于西平罗召开。合并后称辉县,中共辉县县委书记白涛,第一副书记杜野坪;县长许建业,副县长刘西瑞。辖南寨(一区)、南平罗(二区)、圪针林(三区)、张飞城(四区)、杨闾川(五区)、王村铺(六区)、赵固(七区)、瓦房庄(八区)、薄壁(九区)共9个区。71日,正式合并就绪。

625日,原中共辉北县县委书记白涛,在全县干部大会上作“辉北县三个月群众运动总结”报告。

全县5个区94个行政村,从316日到616日止,有76个村开展了群众运动,占总村数的84%。据71个村统计,通过群众运动,农民获得土地1863亩,房屋2346间。

6月,以辉县、新乡、汲县独立营为骨干,组建了太行军区五十一团。团长蔡金生,政委乔国铨,参谋长马恩奇。

71日,晋冀鲁豫边区太行行署将六个专署合并为四个专署,辉县属三专署。

是月,中共新乡县县委转移到师庄、三位营一带活动。

810日,晋冀鲁豫军区司令员刘伯承将军致电辉县反内战起义的国民党三十八军一七七师五百三十团二、三两连全体官兵。表示衷心慰问。电文如下:

“太行军区秦(基伟)司令、李政委转177530团吕、薛二连长及全体官兵:顷闻贵部毅然退出内战,参加独立民主和平事业,我晋冀鲁豫全体军民莫不欣慰异常,特致电慰问。并闻你们生活困苦,供给不足,特发每人衣服一套,冀钞500元,望予收用。”

820日至22日,太行军区司令员秦基伟率部发起辉县战役,拔掉国民党据点25处,毙伤敌800多人,俘敌397人。在战役中,中共辉县县委组织2500余名基干民兵配合主力部队作战,6400余人的担架队抢救伤员,5000余人的运输队往前线运送物资。

822日,人民解放军孔从周部,以猛虎掏心之势,对辉县城发起攻击,进抵东、西、南三关后,因敌情发生变化,撤出战斗。

同期,国民党县长关朝彦为防止解放军攻城,将东、西、南三关靠城数百间民房烧毁,扒为平地,使数十户居民无家可归。

922日,辉县政府通令各区村,严禁成立联庄会。

1014日,国民党辉县保安团,夜袭赵和庄、何庄。在赵和庄打死小学教师2人,抓走村民3人,抢走牲口22头。

1020日,国民党军第三师李英部以两团兵力2千余人进驻高庄,而后向盘上进攻3次,均在石岭、大佛店和牛骨湾等地,遭太行五十一团、四十八团阻击,被迫退回。

10月下旬至11月份,太行五十一团、辉县武工队、区干队先后袭击大小官庄、前后卓水及高庄、赵屯、大麻村等地的国民党驻军。

112日,国民党四十一师5个营、辉县保安团全部及6个乡公所的保安队、地主恶霸约4千人,对杨闾川解放区进行大炮杀4天。

114日,太行第三分区某部奔袭高庄,激战3小时,毙伤国民党军200余名,俘敌连长以下40余名,缴获迫击炮2门,长枪50余支,骡马23匹及其它军用物品多件。

1114日,太行区武委会向各专、县武委会发出通令:“嘉奖辉县民兵纵深的游击活动。”

1116日,辉县杀敌、翻身、生产模范代表大会于西平罗开幕,参加会议的有93人。大会选出杀敌模范15人,翻身模范6人,生产模范3人。

1121日夜,太行区五十一团从白马峪出发,奔袭薄壁南之赵屯,毙敌5名,俘敌10名;25日,设伏于赵固西南之大麻村,毙敌6名,俘敌25名,缴获机枪2挺,步枪数十支。

121日,城关区区长郭兴、东关民兵张景龙、翻身模范贺启云等3同志,前往山西黎城县出席太行区群英会。

12月上旬,太行区五十一团,配合地方武装,先后夜袭裴村营、大屯、小屯、高庄、吴村,烧毁敌炮楼18座。11日,攻入周卜村,毙伤国民党保安团30余人,俘9人,缴机枪一挺,步枪8支。19日,高庄、金章国民党驻军撤走。

1214日、17日,《人民日报》两次分别介绍辉县民兵开展游击战的成绩与经验。

1215日,中共新乡城工委政治交通员郭美,在辉县北陈马村被国民党辉县反动地方武装逮捕,惨遭杀害。时年46岁。郭美,高庄人,1900年生,1938年加入共产党,先在八路军豫北工作团工作,1940年后相继担任中共豫北地委、新乡城工委政治交通员,他以“圣人道”道徒作掩护,奔走豫北各地,出色地完成党的地下交通任务。他为敌占城市新乡的中共地下组织的发展和地下斗争的开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220日,太行区群英会闭幕。辉县郭兴同志被评为特等战斗英雄,张景龙同志被评为二等战斗英雄。30日,《新华日报》(太行版)第二版发表了记者穆之以《蒋军侵占区中人民的旗帜——记太行群英会郭兴模范武工队》的长篇通讯,报道了郭兴同志的英雄事迹。郭兴所领导的武工队被授予“模范武工队”光荣称号。

12月25日,太行行署将本区原二专划为两专,即二专、三专;原三专改为五专。辉县属五专。

1947

13日,师庄民兵配合太行五分区五十一团解放赵固镇,俘国民学还乡团18人。

据本月初统计,辉县老区95个行政村,共有630名党员,其中女党员33名,支部76个,党小组3个,空白村16个。

110日夜,太行五分区五十一团一部,配合区干队,急行军30多里,消灭敌师庄区区公所驻敌。计毙敌220余人,活捉该区正、副区长及正、副队长。缴获机枪一挺,步枪110支,八音枪3支,还有自行车、电话机、战马等一些物品。

是月,辉县政府在西平罗创建县立医院。

23日夜,五十一团配合五大队,奔袭敌据点分将池,全歼守敌。计毙敌4名,俘41名,缴获机枪2挺,步枪46支,烧炮楼8座。10日夜,五十一团一部攻占王村铺,毙敌4名,俘25名,缴获各种枪支26支。

25日,辉县解放区广大妇女,开展了百日纺织运动,参加妇女1.3万余人。

210日夜,五区区干队配合五十一团一个连攻占王村铺,毙敌4名,俘25名,缴获轻重机枪各一挺,步枪25支,子弹一箱。

1946年秋末至1947年初,辉县地方武装和民兵,毙伤敌40余名,俘敌45名,缴获长短枪101支,全县解放区发展到365个行政村。

34日晚,五十一团配合人民解放军刘、牛、段部队进攻辉县城北金章、岳村等国民党据点,激战3小时,一举攻克岳村,守敌十二总队二营六连全部被歼。毙伤敌40余名,俘虏108名。被五十一团围困的金章之敌,于次日拂晓企图突围逃窜,围困金章的部队追敌于吕村、关村之间,与马恩奇参谋长所率之部队同时夹击,击毙国民党一大队大队长徐粹之、石门还乡队长李静以下30余名,俘90余人。金章、岳村解放。

此次战斗,解放军刘、牛段及五十一团,毙俘敌290余名,缴获迫击炮门1门,小炮1门,重机枪手挺,轻机枪9挺,长短枪200余支,其它军用品甚多。

38日,辉县指挥部发出《参军动员令》。16日—18日,全县3天时间,1305名青年(包括村干部28名,民兵131名)报名参军,超过原任务的97%.

328日夜,解放军四十八团、五十团、五十一团、五十三团及林、辉民兵万余人猛攻辉县东关、城北及外围据点,国民党驻城内四十九旅一百四十七团遭受沉重打击。29日,国民党驻军迅速调回各乡部队加强防守,后又派第三师二十旅增援,解放军撤退。

3月,新乡县民主政府在北坡根重建,县长张天性。4月,中共新乡县委在辉县郗庄重建,书记傅大章。新乡县委、县政府重建后,以辉县为依托,组织武装力量,深入新乡敌后开展游击战争。

41日,辉县四区发起往前方义运活动,8200余名男女老少踊跃参加。至7日,已运小米5.6万斤,白面6.45万斤,柴4.35万斤,鞋4万双。

44日,太行五分区五十一团在辉县、新乡县地方武装配合下,奔袭新乡县合河镇敌据点,一举歼灭驻该镇的国民党新乡县保安队和顽杂武装,俘敌141人,缴获机枪2挺和其它武器弹药一批。

423日,辉县政府于黄水召开了区长联席会议,严肃批评各区、村乱捕乱杀现象。明确规定:不准乱捕乱杀,罪大恶极,需处决者,必须经过法律手续。

53日,辉县政府于黄水驻地召开机关商业会议。经研究,全县各机关集资2千万元(冀钞)、于薄壁设立万商货栈,南村设分栈,统一经营机关商业。

515日,辉县政府指示各区,加强联防作战,接受西丁庄教训。54日,由于七区西丁庄干部脱离群众、麻痹轻敌等各方面原因,遭到国民党保安团300余人袭击,损失沉重。

528日,辉县政府决定原一、二区划为二区,原五、六区划为五区,城关区划为一区,峪河区划为六区,仍辖原村庄,区长原任不动。

530日,辉县指挥部指示各区,立即展开活动,打击抢粮之敌,保卫群众麦收是。

66日,辉县政府决定,将峪河区、九区合并为六区,九区原辖之河北联防划归八区。

11日起至610日,辉县地方武装、民兵,作战43次,毙伤俘敌761名,缴获迫击炮1门,小炮2门,轻重机枪11挺,长短枪444支,炮弹21发,子弹1.3万余发、手榴弹300余板,自行车83辆,战马9匹,牲口13头。

628日,中共辉县县委于圪针林召开会议,研究斗争策略和纪念“七·一”以及全党的公开问题。

71日,辉县各区、各机关及附近农民代表300余人,在黄水举行集会,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26周年,并宣布,中国共产党太行区辉县委员会正式公开,各区、村党组织,也将分批逐步公开。

同日,辉县独立营(县大队)成立,营长马志选,副营长郭兴,政委郝德广。

78日,驻辉县城国民党十二纵队,与保安团、还乡团等千余人,包围南北关村、上下吕村、金章等5村。周围各村民兵,闻声支援,将敌击溃。

710日,中共太行区辉县县委给区村党组织和党员公开信,要求党员在党公开后要做到:一、对人民无限忠心,走群众路线;二、英勇奋斗,不说空话;三、虚心坦白,勇于自我批评。

是月,中共新乡城工委书记杨珏调任太行五地委书记,王锡璋接任新乡城工委书记。城工委仍驻辉县解放区。

85日,中共太行辉县县委于褚邱召开区分委会议,总结上月工作,布置本月工作。

817日,辉县六、七、八、九等四个区的新区群众,开展反特反霸运动。

8月,许建业调走,刘西瑞任辉县政府县长。县委机关从西平罗迁往早生,县政府迁往褚邱。

93日,东西淹沟、三常务、穆家营、落安营、张王寨等村遭洪水袭击,秋田绝产5000亩,减产2100亩,不能种麦者3300亩。

912日,中共太行辉县县委于褚邱召开扩大干部会议,研究布置了阶级划分、填平补齐、新区群运、边地斗争、生产渡荒、财政等各项工作。

920日凌晨,太行军区第五十一团在辉县独立营配合下,打退进攻辉县五里河村的国民党整编四十一师三六九团和辉县民众自卫总队,毙伤俘敌668人,击毙辉县民众自卫总队副秦守英。

是月,辉县政府在西平罗完小师训班的基础上,增招新生100多名,建立了辉县师范学校,先迁至薄壁、后到白云寺,亦称“白云寺师范”,19492月搬进城里,将接收到的国民党辉县简易师范并入。

10月,辉县解放区拥有9个区,287个行政村,206421人,土地75600亩。全县农村党员2163名,县区机关党员200名,共2363名。县区干部355名,建立农村支部125个。

112日,国民党四十一师5个营、辉县保安团全部及6个乡公所的保安队、地方恶霸,另有被裹挟的民伕千余名、共4千余人,对杨闾川(五区)进行空前残酷大烧杀、大掠夺4天。全区被烧民房834间,粮食被抢8千余石,布匹4.1万尺,衣服2.7万件,其它物资无法统计。其行为较之日军有过之而无不及。以杨闾川作依托的共产党新乡县武装会同辉县武装,奋勇阻敌,历时6天将敌击退,夺回被抢走物资,保卫了古石沟粮库安全。

117日,太行第五专署办公室通报《辉县五区的教训》,12日,中共辉县县委发表《为此次蒋军进犯我五区(杨闾川)解放区,告五区父老兄弟姐妹书》,并指示各区村,发动群众,捐粮捐款,支援五区灾民。

1116日,中共辉县县委于褚邱召开各区主要干部会议,讨论本县形势,总结部署工作。

1121日,辉县解放区901名青年自愿报名参军。

1128日至123日,辉县解放区出去民兵2.5万人, 大车1034辆,将黄水、薄壁、杏树庄、古石沟、宰河等地所存300万斤粮食运往林县根据地,保障解放军粮食供应。

11月,国民党保安团将城关区区干队副队长刘文清等7名烈士头颅挂在南城楼上,以示淫威。原政府县长许建业带警备队30余人埋伏于所可楼,将保安团20余人俘一九圣营处死。

1948

110日,中共辉县县委组织第一批党员干部120余人,赴林县桑园村,参加中共太行第五区地方委员会举办的整风学习,时间两个月,纠正群众运动中的“左”倾错误倾向,即“桑园整风”。

122日,中共辉县县委指示各区村:一、宣传土地法大纲的内容和精神。二、暂时停止划分阶级,不准开斗争会,不准危害中农利益。三、加强备战工作。四、搞好年关拥军优属工作。

1月下旬,以辉县县大队和8个区干队为基础,在前田庄建立了五十三团。马志选任团长,副政委郝德广。

210日,辉县联合办公室翻印《中国土地法大纲问答》,供各村宣传使用。12日,县委宣传部长杨志远就学习《中国土地法大纲》的一些问题作了解答。

310日,由焦连魁、赵运阳、秦魁文等24名同志,组成中共辉县县委工作团,进驻南程村、包公庙;15日,由谭顺、侯文成、郭光先等26名同志组成另一中共辉县县委工作团,进驻尚庄、贾庄,开展民主整党和平分土地试点,分别于524日、531日结束。总结经验后,在老解放区分批进行土改。

315日,中共辉县县委组织第二批县区干部100余人,到林县桑园参加五地委举办的整风学习。

318日,中共辉县县委召开会议,研究、讨论了尚庄、贾庄、南程村、包公庙等村的情况和县委工作团的工作步骤问题。20日,县委召开工作团会议,县委书记刘华布置工作团的工作步骤:第一段,宣传政策,了解情况;第二段,整编队伍,划分阶级;第三段,抽多补少,平分土地。

324日,国民党四十师两个团,配合修武保安团,向辉县九区吴村、王敬屯一带进犯。4天时间,遭劫村庄25个,抢粮3千石,烧房近300间,抢走衣服、被子、棉花、布匹不计其数。28日,中共辉县县委、县政府,立即派人深入灾区,慰问灾民,组织善后工作,并发救济粮2.5万斤,货款1千万元,扶助灾民生产自救。同时,指示各区村作好战备工作。

3月,太行区将原来的5个专区改为6个专区,辉县属5专区。

48日,辉县政府、新乡县政府联合命令,严禁粮食出口。

430日,县大队、武工队在八十亩地、三小营、南云门、南小营(南观营)等地,给抢粮的保安团以重击,并攻克胡桥保安团据点。

55日,中共辉县县委召开未参加桑园整风的干部会议,介绍桑园整风情况,解除思想顾虑。到会337人,历时5天。

519日,辉县一、二、三、四、六、七、八等区,分别召开村干部会议,澄清土地法大纲公布以后产生的思想混乱,检查了云秋群运工作中的左倾错误。

5月下旬,辉县保安团配合国民党四十师一部,向解放区腹地进犯,在高庄、赵固、峪河等地烧房子135间,拉走牲口150余头,抢粮320多石,抓丁100余人。

是月,辉县国民党政府只剩下一城两村。即城关镇、胡桥、孟庄两村。

612日,国民党辉县驻军,突然袭击常村,杀死村干部、民兵11人,抓走村民10余人。19日,再袭击常村,拉走大车百余辆,粮食百余石。

617日拂晓,国民党四十师三一六团分三路向石门店进犯,企图抢掠石门沟西坪仓库公粮。太行军区第五军分区四十九团在北坪村南岭等处据险与敌展开激战。中午,四十九团在北坪村南岭等处据险与敌展开激战。中午,四十九团转移至瓦罐坡继续战斗。负责掩护主力转移的阎金保排,不幸陷入重围。在这种情况下,剩下8名战士,打完子弹后,砸坏枪支,英勇跳潭牺牲(其中一人被草丛掩蔽,幸免遇难)。

经过一天的战斗,歼来国民党军400余人,迫其撤退,粮库无恙。四十九团亦伤亡100余人。

6月,国民党军队对解放区疯狂抢掠,全县被抢粮食11677石,牲口846头,生猪8800头,烧房468间;烧毁家具6660件,各种用具14670件;烧掉纺花车381辆,织布机62架、轧花机5架;毁锅1500口;打死干部、群众26人,打伤7人,抓走296人。

71日,中共辉县县委召开各区分委书记会议,讨论研究了土地改革中的左倾错误问题。

73日,县委拨发贷款330万元,贷粮6万斤,协助遭蒋灾群众恢复生产。

721日,大雨连绵,加之国民党扒开沁河,致使丹河决口,洪水南北宽达20余里,平地水深1米以上。辉县大小16个村庄被淹,以南长务、穆家营、落安营最甚。

727日,从穆家营到落安营,丹河沿岸10余里发现蝗虫,面积达6万余亩,村村人人动员,历时8天扑灭。

81日,刘西瑞在《关于解决混乱思想的报告》中,要求地、富出身的干部,放下思想包袱,积极投入土地改革运动。

819日,中共辉县县委于褚邱召开县区干部扩大会议,研究、布置土地改革政策和民主整党工作,历时11天。

9月,刘西瑞调离,严辛吾同志任辉县政府县长,杨正明任副县长。

920日,辉县政府通知各区村,应将小学逐步固定地址,以利教学。

922日,辉县六区武工队设伏于获嘉大马厂北将吴村村公所敌10余人消灭。太行五分区人民武装部给六区(峪河)武工队以奖励,并通报表扬。

107日,辉县解放区49个行政村,首批结束土地改革。

10月上旬,辉县县大队第一连消灭国民党保安团一个中队50余人。

1114日,中共辉县县委于薄壁召开扩大干部会议,布置扩兵工作。经过参军动员,27日,辉县解放区1200余名青壮年报名,千余人参加了人民解放军与县大队。

是月,辉县解放区拥有10个区,282个行政村,210967人。全县农村党员2683名,机关党员101名,共2784名,其中女党员247名。建立农村支部151个,机关支部7个,党小组43个,个别关系33个村,空白村55个。

121日,中国人民银行成立。随后,辉县解放区开始发行新币,其比价为1元新币等于冀钞100元。

1219日,中共辉县县委印发县委《对组织性纪律性指示的初步检讨报告》。

12月中旬,国民党驻辉县城的四十师,纠集辉、获保安团5千余人,骚扰常村、沿村、高庄、池头、石棚、井峪等村庄,抢劫粮物。下旬又到柳林、花木、赵固、耿村等30多个村庄抢粮2千多石。31日辉县指挥部组织3个慰问组,分赴重灾区一、三、七区进行慰问,安排善后工作。

12月,辉县政府联合办公室创办了《辉县小报》,共出版了8期。

冬,国民党县政府强征民工在东、西、南三关外筑城墙,挖封锁沟,与解放军、武工队为敌。

1949

14日至11日,国民党四十师,配合辉县地方反动土顽李振清、李晨熙部分别进犯一区(城关区)、四区(张飞城区)、五区(杨闾川区)、七区(赵固区)共88个村庄。抢粮191769石,公粮24万斤,抢牲口、抢财物、烧房子、毁东西不计其数。

113日,辉县县长严辛吾致函《新华日报》(太行版),“控诉匪首李振清滔天罪行,呼吁全区(太行区)援助10万灾胞!”

125日,中共太行五地委向辉县全体干部、民兵、群众发出慰问信,太行行署机关、太行硝磺局、五专署直属机关及长治市、林县、涉县群众,纷纷捐赠粮、钱、物,救济辉县难民。

127日,辉县解放区各机关、团体、学校支援灾民,捐粮47632斤,冀钞377万元。

21日,人民解放军驻太行军区第十四纵队,向辉县城挺进。

22日晨,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四纵队及太行独二团(辉县独立团)向辉县城国民党军队发起猛烈攻势,下午占领东、西两关。国民党辉县最后一任县长赵豫声于攻城前逃遁。

3日下午,解放军占领南关,函告国民党政府投降,晚上国民党参议长王杞材(胡桥人),出城接洽投降事宜。

4日,凌晨2时,谈判成功。凌晨5时,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城,辉县再次解放(是日,农历正月初七,立春)。进城人民解放军,宣告对旧政府实行军事管制。下午,中共辉县党政机关接收人员进入城内,并随后张贴布告,安定社会秩序。

25日以后,县委、县政府从早生、褚邱迁入城内,县直各机关、学校、商业单位,也先后进城。

27日,辉县116个行政村(一、十区系新区,未土改)结束土改。

214日,辉县政府决定新的行政区划,原城关区改为一区,原十区所属村庄划归一、三、四区,十区迁移城南,城里三关及城周围村庄为城关区。

同日,中共辉县县委作出结束土改的工作要求和步骤,对全县已结束土改的116个行政村,划分为五种类型,根据不同情况,分别解决遗留问题,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整党整干、颁发土地证等各项工作。然后宣告土改结束,转入第二个革命——大生产运动。

是月,辉县两批干部共64人南下。

32日,辉县后勤指挥部成立,县长严辛吾任指挥。

322日,辉县南关市场,粮价暴涨。党和政府组织商业部门,采取紧急措施:一、严禁哄抬物价。二、一律现款交易。三、国营粮店投入市场14万斤粮。终于稳定了粮价。

328日,中共辉县县委书记郭廷俊在全县扩干会上,布置新区工作。要求继续发动群众,以肃清残匪为中心,结合减租、废除地富债务、废除保甲制度等工作,为以后土改创造有利条件。

3月至5月,新乡地区各县县委、县政府为支援四野大军过境南下,积极发动组织群众,设立兵站,筹运粮草。其中辉县支援粮食246万斤,柴草190万斤,以及大量的蔬菜、食油、木柴、谷草等。

4月,辉县政府教育科举办知识分子训练班。历时35天,毕业122名,100人由政府分配了工作。

54日,东北人民解放军四十七军主力部队3个师5万余人,进驻辉县城关一带,5日,驻新乡之国民党四十师,被迫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投降,新乡和平解放。

57日,原国民党四十师一个旅,奉命进驻辉县听候整编。

510日,辉县第三批共36个行政村(老区13个村、半老区23个村)结束土地改革。至此,全县已有152个行政村,结束土地改革。

511日,辉县六区孔庄、九区王放营发生雹灾,小麦遭灾面积3780亩,预计减产20%

512日,鉴于蝗灾严重,辉县剿蝗指挥部成立,指挥长史亚夫。

5月,在新乡战役中,辉县参战民兵、民工、车夫共1630名,大车80辆。

5月,太行区划调整,6个专区改为5个专区,原四专区改为新乡专区,辖新乡、辉县、获嘉、汲县、修武、博爱、武陟、沁阳、温县等9县和新乡、焦作二市,新乡地委书记刘刚,专员耿起昌。专区机关驻焦作。

64日,全县蝗区已发展到266个行政村,蝗虫面积达80530亩。全县组织了6.4万人投入剿蝗运动。

620日,全县久旱无雨,夏播困难。全县夏播任务65.6万亩,经多方努力,仍有34.7万亩无法下种。

77日,在县委与政府领导下,全县又抗旱下种17万亩。

725日,全县拥有357个行政村,农村党员发展到2936名。建立支部206个,占农村总数二分之一强。

88日,全县开展肃匪反霸斗争。

812日,中共辉县县委副书记杨志远在各区主干会上,要求加强对党员的前途教育。

816日,平原省在新乡成立,辉县划归平原省新乡专署(专员公署驻焦作)。

是月,严辛吾同志调离,冯秀夫同志任辉县县长。

93日,辉县指挥部着手解散国民党、三青团组织,摧毁特务组织和反动团体,搜缴武器弹药,建立人民治安组织。

97日,辉县政府于王村铺组织人民法庭,公审该村匪首范克荣、恶霸杨德胜。范克荣19512月被枪决,杨德胜被判刑。

920日,辉县政府对各村发生的严重虐待妇女现象发出通报,并要求严肃处理,同时对某些村干部存在的轻视妇女的封建思想进行了批评。

9月,在王村铺、孟庄、胡桥、城关等12个行政村开展肃匪反霸。

同月,辉县二区63个行政村掀起互助合作热潮。在一月时间内,群众自由结合组织了412个互助组,开展农副业生产。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