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定均在辉县
时间:2012/7/2 16:21:03

皮定均在辉县

 

郭宪温

 

197677日,为中华民族的翻身解放立下赫赫战功的皮定均将军,在飞往福建某地军事演习现场中不幸以身殉职。噩耗传来,辉县人民遥望南天,悲痛万分。

看过《平原游击队》的人想必都还记得,主人公李向阳进山找司令员接受任务,只见他健步如飞进入太行山谷。峰回路转,他急匆匆穿过一个村头的土地庙,沿一级又一级石阶迂回而上,终于见到了虎虎有生气的司令员。辉县人民都知道,李向阳的创作原型是郭兴,可司令员是谁呢?他就是威震敌胆的虎将皮定均。

皮定均将军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年了,可他的英雄业绩却历久弥新,时时辉映在辉县人民心头,这里辑录1943年至1944年,将军在辉县的几个历史片段,以飨读者。

 

一、带头开荒

 

1943年,从5月底开始,80多天没降过雨,辉县盘上的小麦几乎绝收。苦旱后阴雨连绵,谷子大部分倒青,秋庄稼平均收成还不到往年的两成。蝗灾也十分严重,蝗虫飞起来如狂风怒吼,遮天蔽日;蝗虫落地,大片大片的庄稼被吃光。除了天灾还有人祸,辉县人民遭受日伪顽烧杀淫掠,群众生活极端贫困。天灾和人祸,使盘上人民十室九空,人吃人的现象屡见不鲜。

面对这种情况,19439月,皮定均司令员作出决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减轻人民负担,部队要领导生产救荒,要千方百计地组织群众生产自救。”并要求:“军队驻地不准饿死一个人。”皮司令员还给部队指战员下达了开荒种地的具体任务。

一天清晨,天刚蒙蒙亮,起床号“滴滴嗒嗒”吹响了,分区机关和部分指战员都集合到村外河滩上出操。一天河边,大家全愣了,那是谁?司令员。只见皮定均带着参谋、警卫员、马夫正在那里一锹一镢地开荒种地,干得汗流浃背。带队出操的值班参谋跑去向他报告,他抹了下脸上的汗水,两脚沾着黄泥,快步走到队伍面前,说:“如今老百姓的日子太苦了!开荒种地减轻人民负担,是我们每个革命战士的职责。从今天起,人人都要开荒种地。这与打仗同样重要,谁也不能例外,就从我司令员做起!”在皮司令员带动下,生产自救的热潮很快掀起。皮司令员让军分区政治部搬到辉县后庄,一面开荒种地,一面就地办公,老三团也开进辉县,白天同敌人打仗、周旋,晚上开荒种地。种麦时节到了,皮司令员派人到潞城、陵川买来麦种,分给没有麦种的穷苦百姓。老三团的指战员在团长钟发生带领下,晚上顶着星星,帮助群众拉犁翻地(当时牲畜几乎宰杀净尽),种上了小麦,不少战士因为劳累过度,拉着拉着就昏倒在地里,这一年,七分区在辉县袁家关山、三郊口、孙石窑、松树凹、平甸沟、黄水口一带,开荒地数百亩,第二年,麦子和蔬菜都获得了好收成。老百姓踊跃交公粮,部队生活也大为改善。

 

二、巧割电线

 

 新区初创,我军的通讯设施远远跟不上去,分区只有一部电话,三区与分区联系很困难,怎么办?“没有吃,没有穿,自有那敌人送上前;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司令员哼着小曲,把割电线的任务交给了三团团长钟发生。限他20天割电线15000斤。

194310月中、上旬,三团指战员先后五次对敌平汉铁路汤阴至汲县的通讯设施进行破击战,超额完成了任务。

日寇为保障其侵略战争的需要,在平汉铁路两侧挖了两条封锁沟,在封锁沟的内侧,每隔500米至800米筑有碉堡,每个碉堡配备约一个班的兵力,日夜防守。在重要路口和车站,还驻有重兵。因此,三个团的破击行动必须隐蔽、突然和神速。为了不使敌人摸到三团的行动规律,三团的破击点忽南忽北,飘忽不定。每次出击,辉县县委都派出熟悉情况的同志和部队侦查员一起,摸敌情,选路线,出击时,从南、北寨出发,在夜色掩护下,踏着崎岖山路,向目的地急进,部队穿过日寇司寨至临淇的封锁线走出塔岗口,于夜半到达平汉路,越过封锁沟后,先卡住铁路两头,架好机枪,就开始向伪军喊话:“你们听着,我们是八路军,今天来割电线了,谁敢打枪,就把你们连碉堡一起端掉”,伪军大多是为了混口饭才来当兵的,谁肯给鬼子卖命?这样,三团指战员把线杆放倒,割电线(每根线杆上有60余条电话线),卷线盘,每个人割有四十来斤的时候,就背上往回走。临走时又大声告诉伪军:“我们完成任务了,等我们走远,你们可以打枪了,不然也不好向上司交待嘛!”伪军真乖,在三团远离铁路线时,他们果然向空中噼噼啪啪乱打一气,这样连续出击五次,超额完成了任务。三团六连的战士还编了快板,庆祝割电线的胜利:

剌菜稀饭人四碗,

夜行百里割电线。

我军行动如闪电,

卡住两头割中间。

割得快来卷得欢,

不多时间就割完。

告诉伪军可打枪,

欢送我们凯歌还!

电线割来了,辉县与分区的电话接通了,分区下达作战命令,工作指示,三团请示工作,再不用派人翻山越岭。敌人的通讯网被破坏,他们成了聋子、哑子,大大便利了我军。从此而后,在皮司令员领导下,分区部队和辉县地方武装联合作战100余次,打了不少漂亮仗,粉碎了敌人的“蚕食”、“扫荡”和破坏,大量地歼灭了敌人,壮大了抗日武装,保卫和发展了根据地。邓小平同志于19441225日在太行山杀敌劳动英雄大会上讲话时说:“太南、豫北和各边区地区的发展,成绩卓著,这是我们七、八分区和边沿地区军民结合努力的成果。”在这个成果中,皮司令员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三、北寨反偷袭

 

皮司令在打仗时,非常注意细致周密地分析研究敌情,做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我三团进驻北寨后,面对的主要敌人,就是司寨据点日伪军。

司寨据点驻有日军一个大队,大队长叫江田,其中有两个步兵中队和一个机枪中队,还有一个伪军大队,共约700多人。三团进驻北寨后,司寨日伪军经常出来骚扰百姓和袭击我军。皮司令员要求三团:要瞅准时机,狠狠打击一下它的反动气焰。三团制订了周密的反偷袭计划:全团随时保持一个连担任战备值班;在北寨东南分水岭一带,派一个排进行游动。在北寨东北约2公里的北山大庙一带,派一个便衣班为潜伏哨,担任报警任务;在北寨村边的虎头山上,夜间派一个排驻守,以控制全村的制高点,并经常派出便衣到司寨附近,侦察敌情。

194311月上旬的一天夜里,司寨之敌出动了日军一个加强中队和伪军整整一个大队,向北寨偷袭。凌晨4点,敌人进到分水岭,遭到我游动排的勇猛抗击。他们边打边往后撤,三团驻北寨、南寨的部队一听枪响,就迅速转移到雁翅口两侧的高地,布置反击阵地。

团直机关和村内的青壮年群众,在后勤管理主任户曙天的指挥下,转移到村西北的大沟里隐藏起来。村中群众热情帮助部队牵牲口、运物资,天一放亮,敌人进入北寨就扑了空,他们恼羞成怒,在猛烈的炮火掩护下,咬住我诱敌的小股部队不放,敌军追至村西的大山脚下时,三团各连背靠大山,居高临下,在统一号令下,各种火器突然爆响,密集的炮火把敌人压在山下抬不起头来。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趴在地上不知所措,一动也不敢动,日军中队长见事不妙,就站在北寨村边的小庙旁,拿起望远镜观察我军阵地,他身边站着五六个日本兵,这个情况,被我军三连连长孙占科发现,及时报告了团指挥所,团参谋长戴光,立即命令机炮连射击,炮排排长张培士,迅速将迫击炮前移了二三百米,选择好隐蔽阵地,怀着满腔仇恨,向日寇连发几炮,将那个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日军中队长击毙,还炸死炸伤了五六个日本兵,炸毁了报话机。日伪军失去了指挥,乱成一团,三团各连乘势发起反击,敌人兵败如山倒,我军又乘胜追击,打得敌人狼狈不堪。这次战斗,共毙伤日军20余人,伪军50余人。

北寨反偷袭的胜利,沉重打击了司寨日伪军的嚣张气焰,从此以后,他们再也没敢袭击三团。三团在盘上牢牢地扎下了根,使新区群众受到很大鼓舞,特别是击毙了挎东洋刀,平常不可一世的日军中队长,替人民群众报了大仇,老百姓奔走相告:“老八路个个都是神枪手。”“皮司令用兵如神。”

 

四、拔除司寨据点

 

北寨反偷袭之后,司寨敌人虽说再也不敢向我军进攻,但他们却不断四处骚扰,抢粮抢物,害得老百姓叫苦连天,为了保卫群众利益,皮司令员提出:“积极小打,主动歼敌,积小胜为大胜”的战术原则,他把这种战术通俗化,称为“敲牛皮糖”。他号召部队与辉县地方武装,广泛地训练神枪手、神炮手,组织突击队,发挥我军近战、夜战、孤胆作战的特长,狠狠打击敌人。这一战术十分奏效,司寨日伪常常被我冷枪冷炮打得心惊肉跳,三团指战员经常夜间派小股部队抵近司寨,向据点内打冷枪,袭扰得敌人日夜不安。薄壁歼敌之后,我三团移驻南平罗,距司寨只有二里多地,白天,在辉县抗日军民掩护下,我军在司寨周围进行游动,瞄准时机,就打他一个漂亮的埋伏,打得敌人鬼哭狼嚎。皮司令员还派出分区侦察队,经常到临淇—司寨—南村埋地雷,敌人出来抢粮扰民,经常被炸得血肉横飞,一次日寇从临淇开来两辆满载粮草辎重的汽车,被我六连截获,他们丢下物资仓皇逃跑,我部队满载而归。

由于八路军、辉县抗日武装和盘上群众密切配合,司寨敌人据点成了人民战争汪洋大海中的孤岛,敌人到处挨打,昼夜不安,补给困难。再加上日寇为了发动河南战役,也必须收缩其兵力,日寇只好于1944年2月撤出了司寨等据点,逃回辉县城。在敌人撤退时,我三团穷追猛打,一直撵到高庄才算罢休。

盘上全部光复了。我三团又组建了第九连,兵力也从700多人增加到900多人。辉县抗日政府,也从深山沟里的沙窑村移驻西平罗,扩大和巩固了抗日根据地,为打开平原丘陵地区局面提供了条件。1944年4月,我军又先后袭击了百泉和辉县西关的伪军据点,俘敌80多人,缴获步枪40余支,机枪一挺。这两次战斗,扩大了八路军的声威,鼓舞了辉县城的广大群众。他们说:“八路军敢打辉县城了,鬼子的日子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啦!”

 

五、深切怀念

 

皮定均在辉县的故事结束了,可很多读者还想知道以后的事情,这里再作简略介绍。

1944年7月,党中央决定,由太行军区组成一个八路军豫西抗日先遣支队,挺进嵩山地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皮定均任司令员,经过充分的准备工作,9月初,皮司令员率领部队在辉县老乡恋恋不舍夹道欢送中,满含热泪向辉县人民依依告别。后来他在豫西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使豫西10县都建立了抗日武装。1945年8月15日,终于迎来了日寇无条件投降。当豫西人民正在欢庆自己用鲜血换来的胜利时,蒋介石已派大批部队下山“摘桃子”。党中央为了避免内战,遂命皮定均率部队到豫南桐柏山与新四军会师。皮司令员带5000健儿被编为中原军区第一纵队第一旅,皮定均任旅长。蒋介石阴谋在1946年7月1日前夕发动总攻,妄图一举消灭中原革命武装,党中央洞察了蒋介石这一阴谋,6月23日电令中原局,要准备牺牲一部分兵力,迅速突围,救出大多数。中原局遂命皮定均担任这一艰巨任务,皮定均采取疑兵之计,创造了震惊中外的中原突围奇迹,历经24天,东进2000余里,光荣完成任务,而5000健儿依然健旺。保证了我中原主力向西疾进。蒋介石对中原军区“围剿”未能得逞,又集中50万大军,向华中解放区进攻。皮旅长又投入了华中保卫战,在涟水、莱芜、孟良崮等战役中,又立下卓著功勋。

全国解放后,美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朝战争。皮定均又奉命入朝参战,任24军军长。1952年12月底,朝鲜北部零下40度,冰封雪冻,皮定均秘率全军,向上甘岭地区急进7天7夜,接防东起牙沈里,西至栗木洞30公里的阵地防御,出击150余次,歼敌2000余名。1953年夏季,美伪被迫接受停战协定。这时皮定均已接到回国命令,但他十分关心抗美援朝的战争发展,与新任军长张震协同指挥作战,直到夏季攻势取得决定性胜利,才离开朝鲜回国,回国后,奉命到福建前线,负责东南沿海防务,1969年,调往西北前线,任兰州军区司令员。1974年又返福建,任福州军区司令员,为保卫边疆,呕心沥血,鞠躬尽瘁。

毛主席很看重这员虎将,1955年评军衔时,他大笔一挥,在受衔名单上批示:“定均有功,由少晋中”。1969年“九大”召开时,毛主席在讲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时对皮定均说:“如果怕苦怕死,革命是搞不出什么名堂来的,就要有你们中原突围那样冲锋陷阵的革命精神!”

皮定均身居高位,但念念不忘辉县人民,多次交待从辉县南下到福建工作的同志,回老家时要代他向辉县人民问好,并表示,一有闲暇,一定要来看望辉县的父老乡亲,只可惜,他走得太匆忙了,终生未遂此愿。皮司令员离我们远去了,可他那火一样的革命热情,坦荡无私的革命胸怀,一往无前的拼搏精神,将永远激励着辉县人民,成为辉县75万人民团结一致再创辉煌的巨大精神力量。

打印】【关闭